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凉亭里

    秦义将一朱漆小木匣放在石桌上,推到秦羌面前。

    “送给二哥。”

    秦羌瞥了木匣一眼,“什么?”

    “千年雪莲。”

    秦羌微微一怔:“作何送本宫这个?”

    “感谢二哥,感谢二哥在我被贬为庶人的这段时间里对我的照拂,也为这些时日我做的一些错事给二哥道歉,前段时间得此千年雪莲时,我就在想,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此物我留着并无多大用处,而二哥是医者,惜药爱药,想必会喜欢。”

    秦羌不意他如此,轻轻挑了挑眉,伸手打开木匣,看了一眼里面,复又“啪”的一声将木匣盖上。

    也不跟他客气:“那本宫就悦而纳之了,谢了。”

    秦义笑:“那我就当二哥不计较我犯过的错了。”

    “搬回八王府了吗?”

    “还没,明日搬。”

    **

    秦义告辞后,秦羌一人在凉亭里又独坐了一会儿,才起身,拾起桌上的小木匣举步下了凉亭,递给守在凉亭下面的雷尘:“放到药房去。”

    “是!”雷尘双手接过。

    这厢,厉竹低垂着眉眼跪在那里,背脊挺得笔直,强自坚持着。

    所跪之处又是空地,无任何遮阳之物,夏日的太阳就这样兜头照下来,正常人都会受不了,何况她一个病人,本身正发着热。

    而且,脸上还贴着面皮,热不透气,真的很难受,她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恨不得一把将面皮给撕下来。

    银耳远远地看着,看着他们的太子殿下,带着雷尘走入视线,衣袂翩跹,渐行渐近。

    今日的他上完朝回来,就将朝服换了,着一袭月白色软袍,纤尘不染,走在白得有些透明的阳光下,耀眼得直晃人目,如谪仙,如神砥,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飘逸。

    银耳隐于花树下,攥紧了手中的帕子,猜想着这个男人可能会有的种种反应。

    比如,脚步一停,比如,面色一变,又比如......至少眼波要动一动吧。

    然,什么都没有。

    男人面色沉静如水,步履从容不迫,就好似平时看到哪个婢女家丁受罚一样,毫不入眼,全无反应。

    她以为男人可能还没有发现是那个女人跪在那里。

    毕竟女人是背对着路边而跪的,而身上穿的又是所有婢女都会穿的婢女服,平素婢女受罚是常事,所以,一时没认出来也正常得很。

    心中略一计较,她从花树后走出,拾步迎了上去。

    “殿下。”

    秦羌这才停了下来,“何事?”

    银耳行了个礼之后,指了指不远处的厉竹:“柳绿跟奴婢说了贱心没按殿下吩咐,泡茶泡错的事,贱心昨日才入府,对府中一切还未习惯和适应,才会犯下如此过错,奴婢已让她罚跪反省了,还请殿下不要再为此事生气。”

    秦羌这才扬目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银耳略略抬起眼梢,偷睨他脸上神色。

    见他就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面色如常地将视线收了回来:“几时责罚一个下人也要跟本宫禀报了?”

    银耳小脸微微一滞。

    男人已拾步,从她面前经过,继续往前走。

    雷尘看了看不远处的厉竹,又看了看银耳,轻轻抿了唇,拾步跟上男人。

    主仆二人从厉竹边上经过。

    本就没离得多远,厉竹自是将他们的对话听在耳里,心中也越发肯定秦羌就是故意在整她,不让她好过,越发将背脊挺直了几分。

    主仆二人径直往前。

    走了一段路,秦羌忽然脚步一停。

    身后紧跟着的雷尘猝不及防,差点就撞了上去,好在雷尘眼疾脚快,紧急刹住。

    秦羌转过身,看向厉竹。

    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厉竹的正面,虽然她低垂着眉目。

    “银耳!”秦羌忽的开口。

    银耳还在原地发愣呢,闻见男人叫他,回过神,连忙小跑上去。

    “殿下。”

    “前段时间药房柜子倒掉,不是很多药都混在一起还搁在那里吗?让她去,”秦羌扬袖指了指厉竹,“让她去分,今日之内,必须将所有药都分开,不得有任何差错,若做不到,便让她滚出太子府。”

    银耳一震。

    不意他会如此。

    之所以不意,是因为这个男人明显出了一个难题。

    今日之内。

    今日之内如何能做得到?

    药房里倒掉的那只柜子可是百格柜,也就是混在一起的有一百种药,有些是草药,有些是药丸,且不说不少风干的草药长得很类似,单说药丸就很难区分吧,颜色接近,大小接近,如何辨别?

    这也是那些药一直放在那里没有处理的原因,因为实在不好分。

    而这个男人说,若做不到,就让滚出太子府。

    丝毫情面不讲。

    那昨夜,昨夜,他们两人.......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她多心了,两人其实并无任何关系,昨夜就是两人偶遇到了,然后,见她要栽下水了,出于人本能地一个反应,他伸手托住了她的额救了她而已?

    不然,不会现在这般反应。

    想想也是,他堂堂一太子,如此尊贵,如此优秀,连当初大楚的公主,他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可能会跟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下人有何关系。

    的确是她想多了。

    见男人已然走远,她也彻底释怀。

    转身,吩咐厉竹:“贱心,走吧。”

    **

    银耳将厉竹带到药房,指了指摆在墙角落里的几个箩筐。

    “混掉的药都在那里了,你将它们一一分出来,摆在那个药柜格子里。”

    交代完,银耳就留下她一人离开了。

    实在有些站立不住了,厉竹先在桌边坐了一会儿。

    虽然她知道秦羌是在变着法子地为难她,但是,她还是有几分自嘲的庆幸。

    至少,这里不用暴晒,不用罚跪,还可以坐着,最主要的,她应该可以弄到治风寒的药。

    这般想着,她便起身去寻。

    凭她对各种药的熟悉和敏感程度,自是毫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找到了好几味治风寒的药,没地儿煎,她就直接塞到了嘴里,咀嚼。

    服了药,又休息了一会儿,她再将箩筐的药倒在桌上,开始挑选。

    **

    【孩纸们莫急哈,两人感情即将有个进展,应该就在下章】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