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洁山地处京师城郊,山并不高,却常年人迹罕至,因为山上树多林深,一年四季都有瘴气,曾有打猎之人上山,再没回来,后来,就没人敢进山了。

    自袖中掏出一粒药丸送入口中,秦义打马穿林而行。

    一直行至密林深处,一农家小院入眼,他才缰绳一拉,从马背上跃下。

    推了院门进入,院中一切映入眼帘,他心头一阵失望。

    还是没有奇迹。

    院中一片荒芜,石桌上灰尘厚积、屋檐下窗台上蜘蛛网密布,一看便知长时间没人住,也无人来过。

    师傅,你到底在哪里?到底是生是死?

    拾步走进院中,他缓缓环顾。

    这里是他曾经每日偷偷过来一个时辰的地方,是他曾经跟师傅练功的地方,是他曾经跟绵绵共处的地方,是承载了他太多欢乐和希翼的地方。

    时光翩擦、景转物移,他似是又回到了那些欢声笑语的日子。

    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院子后面种了吃也吃不完的青菜,院中鸡鸭觅食,屋顶白鸽咕咕。

    那时候练功也不觉得苦,那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每日一个时辰,似乎才刚刚来,就要马上走。

    那时候,他以为他、师傅、还有绵绵,他们三人会一直一直走下去。

    直到那日,他无意间看到了有人给他师傅的飞鸽传书,那封绵绵的母亲约他师傅见面的飞鸽传书,他将这一切告诉了绵绵,并给绵绵出谋划策,自己拖住师傅,绵绵先去会她母亲。

    就是那一日,就好像时光颠倒了乾坤一般,一切突然都变了。

    绵绵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师傅也去了,也再也没有回来。

    他到现在想起,还觉得像是做梦一般,还无法接受这一切事实。

    第二天,他就去打听了,得知画舫爆炸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天似乎也塌了。

    他不知道,画舫为何会爆炸,如何爆炸的?也不知道,打捞起来的那具被炸得面目全非、性别都辨不出的尸体是谁的,是他师傅的,还是绵绵母亲的,他只知道,是他害了绵绵。

    若不是他告诉绵绵飞鸽传书的内容,若不是他让绵绵去见她母亲,若不是......

    他很自责,也很难过。

    这件事一直盘亘在他的脑中心里,让他无法释怀。

    这也是他一直想要让聂弦音变成绵绵的原因。

    可天不遂人愿,他没有做到。

    就连生孩子都没能让她成为绵绵。

    他不得不怀疑,绵绵是不是已经死了?

    也不得不接受,不管绵绵有没有死,她的这幅身体已然属于别的男人这个事实。

    如今,更不得不接受,他与她是亲兄妹这个事实。

    **

    夜。

    干了一日的活,其实很累,沐浴完厉竹就爬上了榻,可是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就是没有一丝睡意。

    她本就有失眠的毛病,如今又换了个新环境新榻,更是难以入眠。

    隔壁床上的童雯早已睡得香甜。

    可她越睡人越清醒,越睡心里越烦闷,干脆起了身,披衣下床。

    拉开门,一阵夜风迎面吹过来,差点吹掉了她肩头搭的衣服,她索性将衣服穿好。

    外面繁星满天、月色皎洁、凉风习习,她犹豫了一下,拾步走了出去。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