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烈和银耳经过商量,最终,厉竹被留了下来。

    原因有三。

    一,老实。

    如此带侮辱性的一个字,换做常人,定然不会说,或者换一个谐音字,而她却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就这样说了,实属难得。

    二,忠心。

    听此名字便知定然是前主子所赐,既然此番来太子府应征,说明跟前主子已经脱离关系,她竟然还保留着前主子赐的名字,更是不易。

    三,聪明。

    在他们因为这个名字淘汰她,让她离开的时候,她既没有生气愠怒,也没有据理力争,而是,不急不躁巧借银耳的名字来解释自己名字的来历。

    这三点都是作为一个好的下人必须具备的。

    一般,老实的人不聪明,聪明的人又不老实,难得有人既老实,又聪明,且还怀着一颗赤诚之心,他们自是会录取。

    藏风楼二楼,秦羌转身,拾步下楼。

    雷尘跟在后面,还在感叹:“厉神医好聪明......”

    秦羌脚步一停,转身:“厉神医在本宫的太子府吗?”

    见他冷脸寒眸,声音就像是淬了冰,雷尘呼吸一颤。

    自是明白他那句话的意思。

    连忙回道:“属下该死,属下一时失言,说错话了,是贱.....贱心好聪明。”

    秦羌睇着他,一字一句,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你不是说自己该死吗?若下次再口无遮拦,本宫一定成全你!”

    雷尘脸色一变。

    秦羌转身下楼。

    **

    同厉竹一起被录取的另一个女子叫童雯,银耳首先给她们二人安排了住处,两人住一房。

    并给她们每人发了两套婢女服,让她们换上。

    然后,便是带她们熟悉太子府,并一一告诉她们哪些是每日份内必须要做的事,以及府中的禁忌。

    比如,哪些地方不能擅入,太子殿下有哪些喜恶。

    厉竹一直以为秦羌最爱食的水果是榴莲,不曾想,银耳说他最爱食的是梨,榴莲则是喜欢摆,摆在那里不吃。

    除此之外,厉竹意外的还有,银耳说,他最厌恶的是酒和赌,不仅自己无应酬不喝酒、从不入赌楼,还要求府中众人,除非过节,平素严禁饮酒,更不可涉赌。

    违规者杖毙。

    听到这里的时候,厉竹还忍不住在心里自嘲了一番。

    她不知道,是她从未真正了解过他,还是他这两年实在变得太多,关于他的这些喜恶,她竟然一个不知。

    她只知道,他讨厌的,正是她喜欢的。

    酒和赌,这两年已经成了她人生的全部。

    也难怪啊,难怪他对她这般嫌恶。

    他们两人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早已经渐行渐远。

    最后,银耳跟她们又强调了一遍府中规矩,并告诉她们,不守规矩者会被重责或被处死,所以一定要谨慎做事,做好分内事。

    交代完之后,银耳便给她们派了活,让她们跟几个下人一起清扫府里的九回长廊,并将廊柱和廊梁仔仔细细都擦拭干净,因为马上要六月半了,长廊上要张灯结彩。

    **

    【孩纸们莫急,故事在铺开哈,另外,风格不似正文哈,此番外主打虐恋情深,有孩纸问多少章,大概几十章吧,绝对不超过一百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