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当年他是用了不光彩手段,才得到的厉初云,但是,厉初云已然是他的女人了,好女不侍二夫,何况他还是一国之君,怎么能再跟别的男人苟且,且还生下厉竹这个孽种呢?

    还有,从曾经厉竹答应跟他交易时说的一些话来看,厉初云肯定跟她说过,当日的种种,他讨厌那种自己不光彩的经历被人知道的感觉。

    如鲠在喉。

    “看来,太子的位置坐得太安逸了,才会有那么多闲心去儿女情长,是时候要给他一些压力了。”收起思绪,皇帝微微眯了眸子缓缓开口。

    胡公公心头一惊,以为他说的压力是要动秦羌的太子之位。

    “皇上,请恕奴才斗胆,殿下坐太子之位时间已然不短了,若突然出现什么变动,恐是不大好吧?”

    皇帝瞥胡公公一眼:“朕有说变动吗?朕只是说他太安逸了,你看早些年,太子之位空悬,他们几个皇子哪一个不是卯着劲地争表现、争作为,包括他。如今,也就剩下老四和老六还有些蠢蠢欲动,可也收敛了不少,其余皇子更是都已放手,这才使得太子觉得自己已然是稳坐泰山了,毫无危机感,才会这样胡作非为。”

    “皇上的意思是......”

    “朕要明里暗里给其他皇子一些曙光,让他们,也让太子明白,虽然太子之位已定,但随时都可能换人,让他们都争起来,这也是帝王之术中最重要的一术,制衡。”

    胡公公汗哒哒。

    果然他只是一介奴才,所以实难理解这天下帝王之术。

    前几年夺嫡之争不断,这两年朝局好不容易稍稍安定,这是又要掀起风云吗?

    “对了,”皇帝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老八这段时间在做什么?又忙着四处招摇撞骗吗?”

    “回皇上,听说八王爷前段时间大病了一场,这些时日在府中养病,鲜少出门。”

    “大病?”皇帝稍稍意外。

    “是,不过,皇上不用担心,听说已经大好了。”

    “嗯,”皇帝点点头,“将其贬为庶人,教训不轻,想必他也该长些记性了,让中书监拟旨,恢复其八王爷身份,准其搬回八王府。”

    胡公公一怔,不意这个男人这个时候做出这个决定。

    他记得曾经太后当着众臣的面提出恢复秦义王爷身份,被这个男人当场拒绝。

    怎么现在突然又......

    “是!”他颔首领命。

    “还有,”皇帝又接着吩咐道:“马上要六月半了,安排人去永贤庵将常姜那丫头接下山,就说,是朕的旨意,特召她进宫过六月半。”

    胡公公又愣了愣。

    “是!”

    **

    回到午国,是四日后。

    秦羌并没有直接将厉竹带去太子府,而是跟她说,太子府正在招婢女,让她自己应征进去。

    厉竹觉得这样也好,虽然戴了新的面皮,无人认识她,但是,若是被秦羌亲自带回,在众人眼里,依旧还是特殊。

    而通过应征进去,就没有这些担心了。

    应征的人还真不少,太子府门口都挤满了。

    站在人群中,厉竹面若秋水,平静得很,虽然招人的告示上写着只要两人,而应征的,至少有两百人。

    负责面试招人的是管家徐烈和大婢女银耳。

    因为应征人数太多,二人在外面凭眼缘就粗略地淘汰了一批。

    比如年纪太大的、太小的、长得太高的、太矮的、太胖的、太瘦的,以及有些什么身体上的缺陷的。

    一批刷下来,留下了几十人。

    几十人再被带到太子府的院子里,进行第二次挑选。

    首先是依次自报家门。

    这一项,不仅可以知道应征者的家世背景,也可以看出应征者的言语能力。

    外地带口音者,不要,口齿不清、说话不利索者,不要。

    一个挨着一个介绍,遇到不满意的,徐烈和银耳会交换一下意见,若达成一致,便当场让人离开,若未达成,便可暂留。

    轮到了厉竹。

    “我叫贱心,本地人氏,家住城西双庙村,已无亲人,孤身一人。”

    徐烈跟银耳对视一眼。

    百家姓中有姓jian的吗?

    隐姓埋名者,他们可是也不要。

    “哪个jian?”徐烈问。

    厉竹略一抿唇,回道:“贱买贱卖的贱。”

    话音一落,在场的不少人就笑了。

    贱买贱卖的贱?

    那岂不就是下贱贱人的贱?

    这姓,这名字,也是绝了。

    连徐烈跟银耳都有些忍俊不禁。

    “这世上有这个姓吗?”银耳笑着摇头。

    就算要隐姓埋名,胡编一个,也编一个能糊弄人的呀,这姓......不仅奇葩,还自骂,她也真真是头一回见。

    她甚至怀疑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藏风楼二楼,秦羌负手立于窗边,微微眯着眸子,扬目看着院中众人。

    因为离院中不远,自是将众人所言都听在耳中。

    听到厉竹如此讲,秦羌并无多大反应,可站于他身后的雷尘,却是差点喷了出来。

    “厉神医可真实在,念jian音的字那么多,她偏要如实说出来,完全可以说成别的字,比如看见的见,建立的建......”

    秦羌回头冷瞥了他一眼,吓得他话未说完连忙止了。

    再度转眸回去,秦羌继续看着院中,看着院中一片嗤笑下,依旧一脸淡然的女人。

    是实在吗?

    不是,她是犟。

    雷尘又忍不住表示出担心:“如此,怕是要被淘汰的吧?”

    果然,他的话音刚落,院子里徐烈和银耳就做出了决定,扬手示意厉竹:“你可以走了。”

    雷尘一急:“要不要属下去跟徐管家和银耳姑娘打声招呼?”

    秦羌还未回应,就听到厉竹的声音传来。

    “请问姑娘能否告知芳名?”

    厉竹问的是银耳。

    银耳一怔,不明其意,犹豫了一下,回道:“银耳。”

    “嗯,”厉竹点点头,“多谢姑娘告知,姑娘应该也不姓银吧?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名字应该是姑娘入了太子府之后重新得的名字,对吧?”

    银耳眸光微敛。

    因为是事实,故也没有否认。

    “所以,你的贱心亦是如此所得?”

    **

    哎,今天持续挂水中,这一章是手机码的,晚上还有一更,十点的样子哈,谢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爱你们~~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