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帆酒楼,最高层。

    厉竹临窗而坐,怔怔望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失神了良久才缓缓收回思绪。

    咽下心中苦涩,她提壶倒酒,然后端起杯盏,一口饮尽。

    一股辛辣入喉,直直滑入腹中、撞进心里,她蹙眉咳了起来。

    外面骤然传来“嘭”的一声声响,她眸光一敛,循声望向窗外。

    远处的天空依稀可见星星点点璀璀璨璨散去。

    是烟火。

    虽然是白日,阳光太烈,不如夜里看得那般七彩绚烂,但还是能看得出是放的烟火。

    又是“嘭”的一声,第二枚绽开。

    紧接着便是第三枚、第四枚.....

    “嘭嘭”声不断,声声入耳。

    望着烟火绽放的远处,厉竹弯了弯唇。

    “弦音,祝福你,祝福你跟皇上白头偕老、恩爱不疑。”

    她知道,那是弦音跟卞惊寒大婚仪式结束,宫里燃放的礼花。

    她之所以选择这个酒楼,就是因为在这里,能看到大楚皇宫的上空。

    虽然,她没有参加弦音的大婚,但是,她依旧想在第一时间送上自己的祝福。

    弦音,你不会怪我的对吧?

    她并非有意不参加,而是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参加的好,有些人有些事,还是不见不想的好。

    弦音,你一定要幸福!

    想想,又觉得自己这个祝福有些多余,弦音的幸福是可以预见的,又何须要她操这个心?

    所有的绊脚石都没了,也无需再过掩掩藏藏的日子,有尊贵的出身,如今又有了尊贵的身份,最重要的,有个爱自己入骨的男人,而这个男人还是大楚之尊,想不幸福都难吧?

    想想自己。

    娘不是娘,爹不是爹,跟秦羌是兄妹,是乱.伦,跟秦羌不是兄妹,更是云泥之分不可能。

    收了视线,她垂眸弯唇。

    再次提壶将杯盏撞满,又是一口饮尽。

    “小二!”她朗声唤道。

    酒楼伙计闻声前来:“请问公子有何需要?”

    “有笔和纸吗?”

    伙计怔了怔,还以为唤他是要添酒加菜,没想到要这个,点点头:“有的,公子请稍候,小的这就去替公子取了来。”

    “有劳。”

    伙计不一会儿就拿了笔纸过来,还有墨。

    厉竹伸手接过,并示意伙计稍等。

    将纸铺于桌上,她执笔挥毫,洋洋洒洒在白纸上落下多味药名。

    “劳烦小哥去附近的药铺按照这药方帮我把药抓来,这是药金和跑腿费。”

    厉竹自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药方上。

    酬劳如此丰厚,伙计自是跑得飞快。

    “好,公子稍等,小的这就去。”

    厉竹继续喝酒。

    **

    酒楼对面的茶馆里,两个青衣素袍的男人对坐饮茶,不时抬眼看向酒楼的最高层。

    “她怎么吃个饭那么久?”

    “谁知道?反正人还坐在那里不是。”

    “难道她在那里吃一天,我们就坐在这里喝一天茶不成?”

    “那有什么办法?主人交代过,不能让人看出是他杀,必须让人觉得她是死于意外,那,我们就只能跟着她等机会了。”

    “可这样的机会要等到猴年马月?是等她出门被马车撞死?还是等她坐船被水淹死?又或者等她被雷劈死?”

    “急什么?总有机会的,没有机会,我们可以给她制造机会。”

    **

    因为药方上有两味药比较难买,伙计将药抓齐回来,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他来到七楼阁楼雅间的时候,厉竹已经醉了,且显然醉得不轻,趴伏在桌上,桌上横七竖八好几个空酒壶。

    他推了推厉竹的胳膊:“公子,公子......”

    厉竹已是烂醉如泥,人事不省。

    伙计便只得将抓回来的药放在桌上。

    **

    茶馆里,两青衣素袍的男人也是让小二添了好几次茶水。

    茶馆跟酒楼中间隔着一条街道,他们在一楼,厉竹在七楼,所以,以他们的位置,只能看到坐在窗边厉竹的头。

    其中一人一个抬眸忽然发现窗边没了人,连忙示意另一人。

    “看不到脑袋了,应该结束了要下来了。”

    “终于吃好了,她吃了将近两个时辰。”

    两人让小二结账。

    然,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厉竹从酒楼出来。

    两人疑惑,面面相觑。

    “都那么久了,就算下个七楼,也应该早下来了呀。”

    “是啊,不会发现我们跟踪,从哪里偷偷跑了吧?”

    “走,去看看!”

    酒楼里,生意兴隆得很,就算已经过了饭点,大厅里几乎还是座无虚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见他们两人进来,忙得晕头转向的小二迎了过来:“二位客官......”

    “我们来见朋友,在四楼包间,我们自己上去。”

    见他们这样说,小二自是求之不得,对着他们朝楼梯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去忙去了。

    两人上楼。

    楼梯上亦是人来人往,也无人注意他们,他们径直上了七楼雅阁。

    雅阁里酒气熏天,厉竹趴伏在桌上一动不动,两青衣男人对视了一眼。

    难怪等半天不见人下去,原来在上面喝醉睡着了。

    其中一人上前轻轻推了推厉竹,见她毫无反应,眸光一喜:“天助我们也!”

    “如何?”

    “原本还担心,虽然她不会武功,但毕竟是神医,使毒使得出神入化,我们难以近身,如今醉得如此不省人事,岂不是任由我们想如何便如何?”

    “那大哥想如何?”

    此人便环顾雅阁内,拾步走到窗前,探头看了看外面,唇角一勾:“现在可是七楼,你说,如果一人喝醉,将窗当成门,一脚踏空,摔死于街,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意外?”

    “还是大哥聪明,喝醉酒的人什么事做不出,就算官府查,她醉酒是事实,也不可能别人给她灌醉,这意外毫无漏洞。”

    “嗯,那就快,趁现在客人多,一会儿好脱身。”

    两人一左一右拉起厉竹,起先还有些顾忌,看她竟然这样的动静都没有醒,两人便放开了手脚,直接将她抬起。

    **

    长长的街道上,秦羌和侍卫雷尘打马疾行。

    秦羌在前,衣发翻飞,一袭银白色华服,在夏日的阳光下刺目得很,他抿着薄唇、面无表情,心里面却是活动得紧。

    那个女人竟然没来参加今日大婚的观礼,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因为,以她跟卞惊寒和聂弦音的关系,不可能不参加他们的大婚,平时但凡卞惊寒或者聂弦音屁大点小事,她都会不远万里,屁颠屁颠从午国赶往大楚,何况这次两人的如此盛事。

    可她就是没来。

    是怕触景伤情,怕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娶别的女人、封别的女人为后,心里难过是吗?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理由。

    偏生,他派去一直跟着她的人又跟丢了她。

    所以,大婚仪式和封后大典一结束,他便以有公务要忙为由跟卞惊寒提出了告辞,让其他人去驿站等他,他则是带着雷尘来到了这条阜城街。

    因为他的人说是在这附近跟丢了她。

    另外,他听说,这条街上,有个宏帆酒楼,高七层,位置正好可以遥望到大楚皇宫,很多人因此而来,宏帆酒楼也因此生意异常兴隆。

    他其实就是那么一猜,因为难过,她没亲临大婚现场,却又因为放不下,在另一个地方关注着这场婚礼。

    心里特别迫切地想要验证自己猜测得对不对,所以,他来了这条街。

    不远处豪华雅致的高楼入眼,他眸光微微敛了敛,高楼的顶上“宏帆酒楼”四字大招牌醒目招摇,他拉了缰绳,刚准备放慢速度,忽然就见顶楼的窗口有人越窗而出。

    可下一瞬,他就意识到不是越窗而出,而是从窗口坠落,因为从直直坠下的状态看得出,此人并未提一丝轻功,甚至......

    几乎就在同一瞬,他觉得那身影如此熟悉,瞳孔剧烈一缩,他本能地就做出了反应。

    起身脚尖在马背上一点,飞身而起,身轻如燕,快如闪电,在那人眼见着就要重重砸在地上之前,伸手一捞,将她接住,因为自己疾驰的惯性,以及对方坠落的冲力,他抱着对方旋了好几圈,才堪堪站住。

    熟悉的面容入眼,秦羌心口一撞。

    果然是这个女人!

    从七楼的窗口这样下来,他的第一反应,是她在寻死。

    心里的那团火噌的就往上一冒,刚准备嫌恶地放开她,蓦地发现她双目紧闭,毫无反应,他的手便没有松开。

    再下一瞬,他就知道她是醉过去了,因为酒气实在太大太熏人。

    “殿下!”

    雷尘也已赶到,从马上跃下,急急过来。

    秦羌没有理他,脸色很难看,俊眉皱在一起,抬头看了看酒楼顶层,忽的提起内力和轻功,抱着怀中人飞身而起,衣袂簌簌,几个纵跃,在中间楼层稍微借了两次力,便翩然飞上七楼的窗口。

    雅阁内,没有人,酒气熏天。

    秦羌俊眉又紧了几分,薄唇越抿越紧,尤其是看到桌上横七竖八的那些酒壶以后。

    酗酒?自尽?

    秦羌冷笑,将怀中人扔在了桌边的椅子上。

    饶是这样的动静,厉竹还是没有醒。

    目光落在桌上的一提药包上,他眸光微敛,伸手拿起,药包上还有药方。

    他取下打开,熟悉的字迹入眼,一味一味药入眼,他脸色铁青,一掌将药方拍在桌上。

    失忆药!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