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一,万里无云,天气晴朗,一丝风儿都没有。

    本是热得人不想出门的夏日,可是大楚京师却万人空巷,全部挤在了宫门外,顶着日头,晒得冒油,都热情不减、兴奋不断。

    只因今日是大楚新帝迎娶午国公主的日子。

    大楚这边数天前就开始布置,百姓们无法进宫去看宫里的怎样,但是,看宫门外必经的街道全部红花红绸红灯笼、十里红妆,就能猜到宫里的布置会有多好。

    不仅仅大楚这边风光大娶,听说,午国那边也是风光大嫁,光送亲队伍就五百人,由午国太子亲自带领,一直送到大楚。

    关于大楚新帝和午国公主这一对人的传奇佳话早已在民间传开,大家都想前来一睹二人的绝世风采,也想前来一睹二人的盛世大婚。

    然,大家终是没能看到那个集荣宠于一身的新娘子,因为四马超级豪华大花车直接驶入了宫门。

    按照规矩,车马是不可入宫的,所有王侯将相,到了宫门口,都得下车下马,步行入宫,而后宫嫔妃,则可以乘坐轿抬,反正是不可以有车马入内的,此次也是开了先河,可见此女人荣宠之盛。

    好在新帝亲自到宫门口迎接的,所以,就算大家没看到新娘,也看到了新郎,一睹了新帝的旷世龙颜,见识了新帝的绝世风采。

    **

    含音宫里,弦音已经红衣加身、凤冠戴顶、妆容画得精致无暇、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连身上的霞帔都被打理得一个褶皱都没有,只等吉时到。

    是的,她没在午国的那辆花车里面。

    花车里面根本没人,那不过是午国那边坚持要这样走的形式。

    她没有回午国,她可不愿意去,卞惊寒也不让她去,因为不放心。

    而午国皇帝则表示,自己已经说过要风光大嫁,自然就要兑现承诺,于是两国商量,最后就给世人做出这样一副,她是从午国嫁过来的样子。

    估摸着时辰,午国送亲队伍应该要到了吧。

    弦音屏退了内殿里的宫人,自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匣子,打开小匣子,里面放的是那张她在现代跟父母的合照。

    “爸、妈,女儿今天要嫁人了,你们会祝福女儿吧!”

    “你们要保重身体,一定要保重身体,是女儿不孝,没能陪在你们身边,你们都要好好的......”

    话还未说完,一只毛茸茸的爪子骤然入眼,紧接着手里一轻,照片就被那爪子给抢了去。

    **

    如上次一样,大典在奉天殿前面的广场举行。

    所不同的是,上次是新帝登基大典和大婚典礼,而这次是大婚典礼以及封后大典,所以,这次主基调少了一些象征天子地位的明黄色,而更多了一些喜庆的大红色和五彩色,豪华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参加人员也是比上次多了不少,不仅文武百官、王爷公孙、公主太妃们都尽数到齐,新帝还让可以带上家眷,甚至还让原三王府的所有家丁下人,全员参加观礼。

    这次连小公主都参加了,仪式还未开始前,坐在礼台右侧华盖下的太上皇一直抱在怀里逗弄着玩。

    另外,这次还多了午国的送亲团。

    所以,饶是奉天殿前那般空旷广袤,依旧是满满当当、乌泱乌泱都是人。

    新帝一身红衣似火,龙章凤姿、气宇轩昂,俊美的唇边始终一抹弧光浅浅,看得出来心情很不错。

    眼见着吉时将至,新帝刚准备让宫人去含音宫接弦音,却见管深面色凝重地急急前来。

    “怎么了?”新帝拧眉。

    管深快速凑到他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含音宫的宫人说,娘娘不见了。”

    新帝浑身一震。

    不见了?

    管深刚准备再说,就只见眼前红衣一晃,新帝已经大步往含音宫的方向而去。

    见新帝进来,含音宫的宫人跪倒一片。

    新帝步履慌急,径直入了内殿。

    两个负责随侍的宫女和两个喜娘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胆战心惊地跟了过去。

    内殿里果然没有人,新帝脸色变得很难看。

    “启禀皇上,方.....方才娘.......娘娘梳妆完毕,便让奴......奴婢们都退了出去,然后......然后,奴婢们见吉时快到了,就......就说进来给娘娘盖.......盖红盖,做好准备,谁知就......就发现不见娘娘的人了。”

    “奴婢们一直......一直守在门口,也并未见娘娘出门......娘娘就在内殿里就这样不见了......”

    新帝薄唇紧抿,一声未吭,环顾屋内,满脸满眼都是毫不掩饰的慌乱和紧张。

    这种感觉是那样熟悉,他经历过一次,就不想此生再经历第二次。

    可是,命运就是这般捉弄于他,再次在这样的日子里,在这样的时刻,又一次让历史重演。

    是又穿回去了么。

    明明那幅画不是已经烧掉了吗?

    所以,真正导致她穿回去的原因,是大婚是吗?

    每次都是大婚出事,每次都是这样猝不及防。

    “聂弦音......”

    他喃喃唤着,脸色苍白如纸,胸口起伏得厉害。

    饶是这种情形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他依旧脑中空白、不知所措。

    宫人们都被他的样子吓住,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人人自危。

    直到一抹大红出现在窗口,宫人们惊喜大叫:“娘娘,娘娘!”

    新帝才浑身一震,循着宫人们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弦音正从窗户爬入。

    因为外面光线强,屋里光线暗,视线不明,又加上屋里雅雀无声,所以,弦音也没注意屋里有没有人,就只想着原路出,原路回便是,谁知被宫人们一阵大叫“娘娘”,吓得她差点从窗台上跌下去。

    好在她手滑的瞬间,有一只有力的大手紧急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住。

    抬头一看,是卞惊寒。

    她眸光一喜:“你怎么来了?”

    卞惊寒的脸色却极其难看,长臂一捞,将她从窗台上抱下来,放在地上,一双大手攥住她的肩:“你去哪里了?”

    “我......”双肩被他抓握得都有些疼,弦音蹙眉。

    抬头望他,见他铁青着一张脸,弦音有些莫名,“你生气了?我......我应该没有误吉时吧?”

    说完,她扭头看了看屋里的时漏。

    没有错过呀。

    她伸手指了指时漏,刚准备说话,男人骤然沉声:“我问你去哪里了?”

    弦音吓了一跳。

    人就是这样,太久没被他这样对待过了,突然被这样吼一声,她都觉得有些受不住。

    长睫颤了又颤,她开口解释道:“方才......方才,‘姐姐’突然进来,抢走了我的东西,我去将东西追回来。”

    她没有撒谎,的确是姐姐那只调皮的顽猴将她的照片抢走了,她追姐姐要照片去了。

    那只猴子自被老将军带出去游山玩水一番、且产下一小猴后,再度见她,几乎就不认识她这个主人了。

    当然,如果放在身边养养也是可以让它变回以前一样听话的,只是,考虑到它现在有家有口的,不忍拆散它们,她就还是让其留在了冯老将军身边。

    今日应该是随冯老将军一起进宫来的。

    照片又不是别的东西,那可是关于她爸妈的唯一念想了,若弄坏了,或是丢了,就再也没有了。

    而且,照片这种东西,这个时空的人也未见过,以免被人看到引起什么纠复,所以,她只得去追。

    见她边说,边瘪瘪小嘴,小脸满是委屈的样子,卞惊寒又有些不忍了。

    心中无声一叹,双手松了她的肩,长臂一捞,将她揽进怀里,双臂裹住。

    “你知不知道我方才经历了什么?我以为你又走了,我以为你又回去了!”

    弦音被他紧紧箍在怀中都有些呼吸困难,听到他有些激动的声音响在头顶上方,她怔了怔,这才明白过来他为何会如此生气。

    心里的委屈和不快瞬间一扫而光,小脸贴在他的胸口,她瓮声道:“敢情以后都不能离开你的视线,你干脆将我栓你腰带上,随身携带好了。”

    “若你是个物件,我早这样做了。”卞惊寒回得也快。

    弦音汗。

    “东西追回来了吗?”卞惊寒又问。

    “嗯,追回来了。”

    “什么东西让你那么紧张宝贝的?”

    “不告诉你。”

    卞惊寒就伸手去掏她袖袋,被她笑着避开。

    见两人这般旁若无人的打闹,一旁的宫人都红了脸,喜娘看了看时漏,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道:“皇上,娘娘,吉时就要到了。”

    两人这才停了下来。

    喜娘拿了红盖头过来给弦音戴上。

    卞惊寒先行,去奉天殿前等着迎接,弦音随后再在喜娘的搀扶以及宫人们的簇拥下前去。

    **

    又是拜堂,又是封后,所有的流程走下来,弦音已是累得够呛。

    主要是凤冠太沉、喜袍太厚,大热的天,又在奉天殿前面暴晒,还顶着喜盖,她真是差点没中暑晕倒。

    好在作为新娘子的她,程序走完,就被送了洞房,不需要再去招呼客人之类的。

    回到含音宫,殿里面阴凉,又放有冰块,对她来说,简直是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一入内殿,她就屏退了宫人,将红盖扯了,凤冠摘了,喜袍脱了,鞋子扔了,四脚朝天躺在地毯上挺尸,躺好久才缓过来。

    她也没有立即起来,就躺在那里,静静地躺在那里,望着内殿上方的雕梁画栋,她觉得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竟然跑到这个王朝来当皇后了。

    卞惊寒说,历来皇后都是住凤栖宫的,打算将里面重新装饰一番,让她住进去的,她不愿意。

    凤栖宫的设计风格她一点都不喜欢,而且,想着卞惊卓他娘在里面住过,她心里就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还有宋蓉,宋蓉都将里面重新布置过的,现在的凤栖宫,前皇后的东西几乎没有了,全部是宋蓉的东西。

    想起那个梦里纠缠她的红衣女人是宋蓉,她的心里就有些瘆。

    她觉得含音宫挺好的,她已经住习惯了,也很喜欢。

    而且,这宫殿的名字里还有她的音字呢,多好。

    **

    卞惊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

    此时,弦音自是早已经穿好喜袍、戴好凤冠、盖好红盖、整整齐齐地坐在凤榻边上。

    “等急了吧?”卞惊寒进门就问。

    他已争取在最早的时辰过来。

    宾客还未散呢。

    “急不急,就是饿。”红盖下面,弦音如实回道。

    她是真的饿,一天没吃东西啊,梳妆、走流程,又都是消耗体力的活。

    让宫女拿点吃食给她吧,宫女说,不可以,必须等到夜里跟夫君喝合卺酒的时候,才能吃东西,这是规矩。

    弦音简直要骂人了,这是什么破规矩嘛?

    这是虐待啊!

    若不是她耐力好,说真的,她差点又准备爬窗出去偷东西吃了。

    卞惊寒回头示意宫女。

    宫女端了喜秤上来。

    卞惊寒接过,喜娘的吉祥话也当即响起。

    “左一挑吉祥富贵。”

    卞惊寒便用秤杆挑了挑她盖头的左边。

    “右一挑称心如意!”

    秤杆又挑了挑盖头的右边。

    “中间一挑挑出个金玉满堂!”

    这一次秤杆才将盖头彻底掀起来。

    两人四目相对,弦音羞红了脸,一颗心也是怦怦直跳。

    明明跟他连孩子都生了,也算得上老夫老妻了,可面对他的时候,她依旧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悸动。

    卞惊寒伸出没有拿秤的左手,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调侃道:“哎唷,饿得这张小脸更小了,受苦了受苦了,饮了合卺酒就可以吃东西了。”

    说完,便示意宫人上合卺酒。

    “你说,老祖宗定这样的规矩,难道就不担心喜事变丧事,新娘大婚当日饿晕过去,或者饿死过去吗?”弦音突然问。

    卞惊寒:“......”

    宫人和喜娘:“......”

    一手端起一杯杯盏,卞惊寒示意宫人和喜娘都退下。

    将其中一杯递给弦音:“跟上次一样,我喝酒,你喝茶。”

    弦音接过杯盏,又忍不住嘀咕道:“还说古人最懂养生,空了一天腹,喝酒是大忌,喝茶也伤身啊。”

    卞惊寒:“......”

    “所以,这规矩得改。”弦音又自言自语道。

    末了,才举杯:“来吧。”

    **

    【两章并一章四千字更新毕,明天见哈~~便便和音音的就明天后天两天可以结束,大后天开始神医番外,放心哈,两人也是神医番外的重要配角,另外,求神医番外名,求小可爱们赐番外名,哈哈,先谢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