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卞惊寒一行回朝是四日后,太上皇甚至还亲自带着文武百官们去宫门口迎接。

    他们人还未到,关于聂弦音是午国公主的消息就已在大楚传开了。

    说是她从小流落民间,午国皇帝一直在派人寻找她,那日大典之上,她凭空消失,就是午国的人用障眼法将其带走了。

    新帝卞惊寒就是知道了这件事,此番才会去午国的,除了给小公主寻厉神医解毒之外,也是去午国寻她。

    而且,此次前太子卞惊卓和宋彪谋反,午国皇帝派了大军支援,皆是因为她的关系。

    午国皇帝还提出,要重新以嫁公主之仪,将她嫁给他们的新帝。

    因此,她是妖女等各种传闻也是不攻自破,百官们对她的各种猜忌也彻底打消,那些曾经对她只是一个下人嗤之以鼻的人,更是被打脸打得无话可说。

    **

    回宫以后,太上皇就跟卞惊寒交接了一下朝中之事,尤其是此次宋彪劫狱谋反之事。

    太上皇说,自己无意中发现宋蓉颠倒黑白,将他们载入史册,污他们英明,本想就此扳掉宋彪,却没想到对方先动手了。

    听到这里,弦音甚是意外,没想到太上皇也已发现了此事。

    太上皇还特别感慨地说,那本史书他重新让人写了,因为不知道如何写她在大典上突然消失那段,就随便扯了个谎,说她是被人用了障眼法带走了,去了午国,没想到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她还真在午国。

    弦音听后震惊不已,蓦然意识到,这本史书可能才是导致她穿越回来的原因。

    尤其是跟太上皇确认了归档时间后,她更加觉得是这样。

    归档的时间,跟她穿越回来的时间,正是同一时。

    所以,是因为史书记载,她还在这个时空,并没有从这个时空消失,人在午国,于是,为了跟史书上记载的历史事实吻合,她就穿回来了,并穿在了午国是吗?

    这些是因,而神婆店里的那幅画则是入口,也就是现代人所说的虫洞,是吗?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一个天文和物理渣渣,能想到的就是这些。

    **

    卞惊寒和弦音来到天牢的时候,卞惊卓跟宋彪正在争吵。

    那架势,若不是两人关在相邻的两间牢房里,怕是都要打起来。

    卞惊卓怪宋彪投降,说当时午国大军又还未到,应该坚持作战到底,早知道他如此没有骨气,自己就不应该那般信任于他。

    宋彪则不这样认为,觉得大局已定,就算午国大军未到,他们暂时险胜,却也一定伤亡惨重,而且,午国大军很快就到,还是难逃落败,还不如识时务,早些做出决断,反正新帝已经放话,只要确保太上皇无恙,便可饶他们性命。

    他甚至还怪卞惊卓,说是卞惊卓连累了他,若不是为了帮他,自己这个时候,还是定远大将军呢,就算被削弱势力、卸了兵权,至少还能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激烈,以致于卞惊寒和弦音来了,他们都没发现,还是天牢里的狱卒跪地行礼,两人才意识到。

    看到卞惊卓,两人当即做出了反应,只不过,不同的是,宋彪是连忙跪地,而卞惊卓则是愤恨地盯着他,一副见到仇人红了眼的模样。

    宋彪磕头求饶:“皇上,微臣都是受卞惊卓指使,才铸下如此大错,微臣知错了,微臣也悔不当初,求皇上开恩。”

    而卞惊卓则是笑,冷笑,红着眼睛冷笑。

    “卞惊寒,胜者王、败者寇,你杀了我吧!”

    睨着两人,卞惊寒轻嗤:“放心,朕既然承诺,只要太上皇无恙,便放你们一条生路,自然会说到做到,不取你们性命。”

    宋彪磕头谢恩。

    卞惊卓依旧求死:“不取我们性命,将我们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一辈子,跟取我们性命有什么两样?卞惊寒,杀了我吧,你若不杀,他日我只要有机会,还是会夺你江山......”

    “你此生再无机会。”卞惊寒唇角轻弯,带着弦音离开。

    弦音走了几步回头,就看到卞惊卓一脸灰败地滑坐到地上的情景。

    心中不免生出几分唏嘘。

    当初兵变那般求生怕死的一人,甚至都主动爆出给太上皇下蛊一事,就是恐自己被杀,如今,却是主动求死,真是让人不得不感慨。

    看来,是真的心灰意冷了,也看来,根本不需要卞惊寒提醒,他自己也已经意识到了,此生,他再无机会。

    出了牢房,弦音想起宋蓉,因为卞惊寒的承诺里面,只有卞惊卓和宋彪,不包括宋蓉,所以,宋蓉自然是被判了死罪。

    弦音让卞惊寒先回龙吟宫了,自己则是又回了天牢。

    当初宋蓉颠倒黑白,将她和卞惊寒写得如此不堪,她的气到现在还没消呢,她就是要去告诉宋蓉,如今她宋蓉才是被载入史册最不堪的那人,她已经亲自监督史馆里的史官写好了。

    因为宋蓉是马上就要被执行死刑的死囚,所以是关在另一个地方。

    见到宋蓉的那一刻,弦音呼吸一滞,震惊到不行。

    宋蓉是在凤栖宫被擒,而当时身上的凤冠霞帔都未褪,所以,就直接这个样子被打进了天牢。

    弦音来到门口的时候,宋蓉正站在牢房里面,背对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从弦音的这个角度看过去,看过去......

    背影赫然、赫然跟她大典那日一模一样!

    无论是喜袍的颜色、喜袍的款式、喜袍的腰带、喜袍袍边的刺绣和点缀都一模一样,还有凤冠,凤冠的样式、珠翠也都是一样。

    又加上身形也几乎相仿,以致于有种蓦地看到自己的错觉。

    若不是知道自己的那套喜服和凤冠被留在了现代,她差点以为她就是偷了她的来穿来戴。

    她震惊失神的间隙,宋蓉也转过身来,见到她,就像看到了有血海深仇的仇敌一般,扑了过来。

    所幸,她在牢外,宋蓉关在牢内。

    “你这个妖女,都是你,我今日落到这样的下场,都是你造成的,都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宋蓉声嘶力竭的声音入耳,弦音脑中嗡嗡作响,一瞬间有什么东西轰然跃出水面。

    是她!

    是宋蓉!

    在现代一直入梦纠缠她的那个红衣女人是宋蓉!

    是她搞错了,她一直以为梦里的那个红衣女人就是大楚第一妃那张画上的那个女人,其实,梦里的那人从未说过自己是大楚第一妃,只是自称本宫,是她想当然地将两人划了等号,所以,她才会以为是绵绵。

    其实这次穿回去,跟绵绵相处,她也发现,虽然绵绵因为宋蓉写的那本史书怪她,但是,也不至于恨她恨到入梦纠缠她的境地。

    原来,是宋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