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为什么?她不是诈死吗?不是没有死吗?她怎么......”卞惊寒有些激动。

    弦音反握了他的手:“后来,后来......绵绵的师傅来了,绵绵说,起先她特别奇怪,她师傅没有走河边,也没有走正路以及甲板上画舫,而是从边上的另一艘静置的画舫里出来,且还是用轻功跃到她们这艘画舫顶上的,一丝声响都没有,她还以为师傅要给她娘惊喜,她探头一看才发现不对。”

    “她师傅正在吹火折子,而在她师傅的脚边,也就是画舫顶上的木雕槽里摆的赫然都是火药,她当即意识过来什么,她师傅这是要炸死她娘,她本来就在檐边上,立马爬上去想要抢下师傅手中的火折子,并且大喊:快跑,快跑,可是根本没来得及,在争抢的时候,她师傅手中的火折子掉了下来,落在了火药上,然后,然后......就爆炸了。”

    卞惊寒面白如纸。

    弦音低低叹。

    “所以,绵绵应该是那时落到了水里,然后被水流冲到了大楚,我穿越过来,就是在大楚的桥洞里,而且是缩骨的状态,听说那条午楚河就是经过午国,流向大楚的,因此才叫午楚河。”

    “当初秦义囚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对绵绵有种深深的歉疚,还跟我说对不起,能不能原谅他的话,当时,我就觉得绵绵的死一定跟他有关,就算不是他直接造成,也一定是间接造成的,或许,他就是觉得,如果不是他告诉绵绵那张飞鸽传书的内容,不是他让她去见她娘,或许,不会发生后面的变故吧。”

    卞惊寒似乎还在她前面说的内容里没有缓过神来。

    “所以,我母妃,绵绵的娘,绵绵的师傅,都在那场爆炸中丧生了?”

    弦音抿了唇,更紧地握了他的手。

    “我想......如果你母妃还在,就算以前这些年,她一直没有露面,在暗处关注着你,你登基为皇了,她也夙愿以偿了,应该会出现的吧?你说呢?可是她并没有出现。”

    弦音没有正面回答他,虽然意思是一样的。

    卞惊寒没做声。

    “换句话说,按照你母妃的筹谋能力,今日你的皇位遇到这等危机,她可能早就让云妃去找二王爷了,还轮不到我想到,对吧?总之,肯定不可能坐视不管,毕竟,她一生谋划,就是为了你坐上那个皇位。”

    卞惊寒依旧没吭声,面部线条绷得紧紧的。

    弦音又垂眸道:“还有绵绵的娘,也就是厉竹的娘,厉竹都这样找她,都没能找到她的人,不是吗?如果她还在,就算能放下厉竹,也一定放不下绵绵对吧?我都在午国和大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尤其是在大楚,我都成祸国妖女了,她也没有找过我,这不正常吧。绵绵的师傅也一样,若他还活着,他不可能不找我的,就算怪绵绵坏了他的事,也会来找我算账不是,都没有。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都不在了。”

    “为何?你师傅.....绵绵的师傅为何要炸死她们?”卞惊寒问。

    弦音摇头,“不知道,绵绵也说自己不知道,明明他们是好友,他还替她娘将她养大成人、教她本领,不知为何就起了杀心?”

    卞惊寒微微眯了眸子:“主动杀人通常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有仇怨,另一种,杀人灭口,像这种原本是好友的,就只可能是第二种情况,也就是绵绵的师傅,要灭绵绵娘的口,换句话说,可能绵绵她娘知道了绵绵师傅的什么秘密。”

    弦音摇头微叹:“谁知道呢?这个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当时,她听绵绵讲完,她也是唏嘘不已,她想过无数次,这幅身子的主人是如何死的情形,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见卞惊寒似乎还沉浸在那份情绪中,弦音轻轻拍了拍了他的手背:“卞惊寒,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是,现在,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要解眼前的危机,你要解大楚之困,所有人都等着你,所有人都指望着你,其他的事不要去想太多。”

    这也是她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这些的原因,说到云妃头上了,才不得不将这些讲出来,她不想告诉他,就是怕他多想。

    得而复失,比已然失去更让人难以接受。

    卞惊寒没有做声。

    垂眸静默了片刻,才道:“我们出去吧。”

    弦音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对了,秦义学艺以及会缩骨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不许跟任何人说哈,因为绵绵让我做了保证,不可以告诉别人,怕传出去对秦义不利。”

    卞惊寒微微挑了挑眉:“看来,绵绵对秦义不错。”

    见他那样,弦音笑:“你想哪儿去了,他们亲兄妹呢。”

    “是吗?在绵绵去画舫之前,绵绵知道他们是兄妹吗?还有,若今日你不在龙翔宫说出自己跟午国皇帝的关系,秦义知道他们是兄妹吗?”

    弦音觉得自己好像被他绕进去了,想了想,“反正以后他们都知道彼此是兄妹就对了。”

    卞惊寒看了她一眼,转身拉开了门。

    两人一起出去。

    外面,众人还在一片焦灼,见他们二人总算出来,都朝他们看过来。

    卞惊寒吩咐管深:“去找太子殿下拿一张地图来。”

    管深领命去了。

    卞惊寒和弦音各自回到位子上坐下。

    地图很快就拿来了。

    “殿下问是大楚地图,还是午国地图,奴才才想起忘了跟皇上确认清楚,于是,殿下就让奴才将大楚和午国地图各拿了一张来。”

    卞惊寒两张都接过,展于面前的茶案上细看。

    半响之后,长指指了指地图上的某处:“午国的此处频临大楚边界,一般边关之地,肯定是有重兵把守,而离此处不远便是午楚河。”

    说到这里,他还抬头看了一眼弦音,道:“还是你方才的话提醒了我。”

    弦音怔了怔,没太跟上他的思维。

    他又接着道:“此时正值夏季,虽然只是夏初,但是前段时间雨水也不少,水位正好上涨,适合行船,而且,午国是上游,大楚是下游。”

    话落,他又转眸看了看窗外,“今日正好刮的又是东南风,如果乘船自午楚河,至大楚,既顺流,又顺风,速度极快,若是从此地发兵......”

    长指又敲击了几下地图上他指的那个地方:“从此地发兵到大楚最多两日,应该两日都不要,一日多就可以,所以......”

    “所以要跟午国借兵?”薛富接道。

    卞惊寒点点头,“嗯,这样就可以双保险。”

    “可是午国愿意借吗?”管深表示怀疑。

    弦音起身:“我去试试。”

    卞惊寒看了看她,稍作犹豫,终是应允。

    “行,让薛富陪你一起进宫,如果午国皇帝懂得权衡利弊,应该会同意。就算他不想认你这个女儿,但现如今,你的身份可是摆在那里,你是大楚帝王的女人,他应该清楚,认你跟不认,给你人情,跟不给人情,他是有利,还是无利。再说了,前有秦心柔的事挂在那里还未处理,后有思涵中毒他们理亏,若非思涵出事,我们又怎么会离宫来这里?宫里又怎么会发生变故。所以,他应该知道怎么做,我们跟他借兵,倒是给了个台阶给他,给了个了却这一切恩怨旧账的机会给他。而且,从他让人过来邀请我们去参加午宴,就可以看出,他是想缓和矛盾的。”

    “嗯,”弦音也深以为然,“那我去了。”

    “先去找太子殿下,让他带你进宫,不然你怎么进去?”

    “知道。”

    **

    果然如卞惊寒所料,皇帝爽快地就答应了,立马让人飞鸽传书给那处边关的统领,命其带兵走水路,去大楚应援。

    弦音带着这个好消息回到太子府的时候,隐卫也正好带来二王爷卞惊平愿意出兵相助的好消息,以及常将军军营那边中毒者的症状。

    卞惊寒吩咐韩太医:“你速速跟厉神医一起研究军士们是中的什么毒?”

    韩太医领命。

    卞惊寒又指挥隐卫:“速飞鸽传书回去,告诉毛天,让他赶快对接二王爷以及我们的那几个头领,将两方力量进行一个整合,整合完毕就立马出兵,速度要快,要出其不意,不可打草惊蛇。”

    “另外,午国已出兵支援,最多一日半即可抵达这件事,也让毛天告诉二王爷和几个头领,这样他们的士气和信心都会大增,还有,派我们的人在午楚河颜波码头那里等着,准备接应午国大军,毕竟对方只是支援,详细情况还得我们这边跟对方统领讲清楚。”

    “另外......因为十一跟朕的关系,估计十一已经进不了宫了,说不定已经被软禁了也未定,这样,让云妃联系八公主卞鸾,让卞鸾去告诉那几个禁卫副将,他们的家人已经被我们秘密救出来了,朕记得,禁卫里有个姓何的副将,是不是?”

    薛富回道:“是的。”

    “嗯,如果朕没记错,此人应该甚是喜欢八公主,八公主的话他应该会信,而且,八公主天真单纯,又从不管这些事,卞惊卓和宋将军对她应该不设防。”

    “还有,不可伤卞惊卓和宋彪性命,当然,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太上皇必须无恙,这个条件,在两军交战之时就散布出去,只要太上皇无恙,便留他们一条活路,就说是朕的承诺。一旦散播得众所周知了,他们就不用担心朕会说话不算话了,定然会认真考虑权衡的。”

    “是!”

    隐卫领命而去。

    看着这一切,弦音忽然想到了一句话: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

    【本章依旧3000字,今天更新毕,明天见,再次祝孩纸们元宵快乐,团团圆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