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是父皇?”卞惊寒再次意外了,“那是......”

    如果不是他父皇,云妃做什么又要往深宫那个大火坑里跳?

    按理说,当初是他父皇对她赶尽杀绝,她应该最恨他父皇才对,怎么又可能入宫为妃,做他的女人?

    如果是为了寻仇也说得过去,可是也没有啊。

    而且,这些年也看得出来,她并不是贪恋富贵、爱慕虚荣之人,因为她几乎都不去争宠,有什么抛头露面、各展芳华的活动,她也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

    现在想来,她鲜少在大家露面的原因,除了本身自己性格使然,还因为尽量不跟卞惊平碰面吧?

    弦音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想了想,“我还是从头跟你说吧,这些也是我问绵绵身世的时候,绵绵告诉我的。”

    “嗯。”卞惊寒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弦音看着他,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他听完自己接下来说的,会是什么反应。

    可是,对他,她又不想有任何隐瞒。

    微微清了清嗓子,她才开口。

    “绵绵说,她从记事起,就没有爹,也没有娘,只有一个师傅,师傅姓蔡,是个男人,他们住在山里面,师傅叫她绵绵,她没有姓,师傅跟她说,她是他捡回来的孤儿。师傅教她琴棋书画、教她读心缩骨,她每日每日要做的事情,就是练习这些东西。他们几乎不跟外界打交道,每月只有唯一的一次下山赶集的机会,而他们还不是为了赶集,只是练习和考验她的读心,因为赶集的人多,形形色色,师傅就让她读那些人的心里。”

    “七岁的时候,师傅从外面带回来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就是秦义,跟她一起学本领,不过,跟她不同的是,秦义只是每日过来学一个时辰,秦义跟她说,自己是皇子,是偷偷过来学艺的,不能让人知道,也不能逗留太久。”

    “不知是因为本身资质的原因,还是错过了最佳学习的年纪,秦义怎么也学不会读心术,学了很多年,就是读不出来,只会缩骨。”

    卞惊寒微微震惊。

    秦义也会缩骨?

    弦音知道他震惊什么,当时听到绵绵说这个的时候,她也是震惊的。

    弦音继续:“绵绵说,秦义对她很好,经常带好吃的和好玩的给她,给她讲宫里的故事,外面的故事,她很羡慕,羡慕秦义有爹有娘,有兄弟有姐妹,秦义学不会读心,曾一度很焦躁崩溃,是她一直安慰秦义,秦义才慢慢释然。”

    “一晃十几年过去,她知道,这些年她师傅一直在用飞鸽跟外面联系的,只不过,她从未关心过他联系的是谁,直到有一日,也就是一年前,秦义特别兴奋地偷偷跟她说,自己不小心看到了有人飞鸽传书给师傅的字条,并将字条上的内容告诉了她。”

    “上面写的是:【这么多年幸亏有蔡兄替我将绵绵照顾得那么好,不然,我这个做娘的日后还真不知该如何面对她,真心感激不尽。我们也好久未见了,明日能否见上一面,我有事情找蔡兄商量,明日巳时,依旧是午楚河边那个挂绿灯笼的画舫上。】”

    “秦义是好心,知道这些年她特别羡慕别人有爹有娘,得知她也有娘,自然是很兴奋地跑来告诉她,她也很激动,她想见她娘,她想知道她娘是谁,想知道她娘为什么这么多年丢下她不管,也从不来看她。秦义就帮她想办法,秦义说,明日他想办法尽量拖住师傅一些时间,她先去见她娘,反正时间也知道,巳时,地点也知道,午楚河边挂绿色灯笼的画舫。她觉得此法可行,便这样做了。”

    “然后便见到了老厉神医?”卞惊寒问。

    弦音抿了抿唇,“然后,绵绵就去了,她去的早,那条画舫上还没有人,她就缩骨躲在画舫外边观光走廊上面的一根梁柱上,只有那里可以藏住她,而且下面就是窗,方便看到和听到里面的一切。”

    “不多时,就来了两个女人,一起来的。”

    说到这里,弦音顿了顿,看了看卞惊寒才继续接着讲。

    “因为同时来了两人,且年纪相仿,绵绵不知道哪一个是,所以也不敢贸然出来,就在那里听着。两个女人在画舫里坐下聊天,一人着青衣,一人着黑衣,黑衣女人说:我们有一年多未见了吧?青衣女人说:是啊,没想到能遇到你,刚刚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黑衣女人笑,又说:你跟人家见面,我跟着一起好吗?要不,我回避一下。青衣女人说:不用,你是我好友,他也是我好友,等会儿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你们以后就也可以是好友。”

    “等待的间隙,两人又开始聊别的,黑衣女人说:你自己的女儿放着不养,去养别人的女儿,说真的,我还真佩服你。青衣女人说:有什么佩服的,我这样做,跟你当初诈死还不是一样,你为你儿子好,我为我女儿好,心,都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弦音又看了看卞惊寒,然后就回忆绵绵的话,尽量按照她的原话,一字不漏说出来。

    也就是到今日,她才发现,自己的记忆力真是好。

    当然,也或者是因为内容太震撼,又或许是这幅身子经历的,所以,绵绵说的她才记忆得如此深刻?

    “黑衣女人闻言就感叹:是啊,谁让我们都遇到了这天下最尊贵、也最薄情的男人,最是无情是皇家,自古哪个帝王有真爱?青衣女人也是叹息:你还好,你至少是他的妃子,他给了你名分,也给了你宠爱,不像我,秦立川就是一混蛋,他用最卑鄙的手段得到了我,却又不想负责任,得知我怀孕,竟然对我偷偷用滑胎的药,也不想想我厉初云最擅长的是什么,竟然对我用药。你说我还能将这个女儿带在身边养吗?他那样的人,难保不会觉得绵绵的存在是对他的威胁,会让他被人诟病,从而对绵绵下手,而且,皇室风云诡谲,皇位之争从未止息,不管怎么说,绵绵是个公主,也难保不被那些有心者觊觎、利用、和做文章,所以啊,安全第一,还是给别人养好,自己养个厉竹在身边,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让他们查不到绵绵。”

    卞惊寒怔了怔:“所以,厉竹只是你娘的养女,跟你并非姐妹。”

    其实,方才在龙翔宫的时候,他就怀疑是这样的,因为,她说,厉竹是她的妹妹,可怎么看,厉竹都不像比她小的样子。

    “嗯,”弦音点头,“我怕厉竹不好想,怕她难过。”

    卞惊寒微微一叹。

    “你继续。”

    “然后就是黑衣女人说:嗯,想想我们还真是用心良苦啊。青衣女人说:你比我狠,你都不惜给自己下寒毒,给你儿子下寒毒,这种置之死地的事我做不出来。”

    弦音边说,边睨着卞惊寒反应,果然就见他面色一白,愕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黑衣女人说,我那也是没有办法,右相权氏一族权势实在是太大了,连皇帝他们都敢下蛊谋害,我也是权衡了很久,犹豫了很久,不置之死地而后生,就只有死路一条,反正是死,不如赌一把。青衣女人说:所以才说你厉害,还将自己一双胳膊咬成那样,还诈死!黑衣女人说:这些苦肉计还不是想让皇帝觉得心中亏欠,以此来补偿寒儿......”

    “你是说,我的母妃还活着?”卞惊寒终于出声将她的话打断。

    见他胸口起伏得厉害,声音也哑得不行,深知他心中激动,弦音上前,握了他的手,没有正面回答他:“听我讲完。”

    卞惊寒微微喘息,反手将她的手握住,没有做声。

    弦音继续:“然后青衣女人问黑衣女人:上次你让我帮你换脸的那个女人成功进宫了吗?黑衣女人说:早进了,已经是云妃了,毕竟是顶着中书之女的身份,皇帝最看重这些东西,而且,还蛮听话,在暗中帮寒儿。”

    “青衣女人说:上次换脸的时候,她在场,我也不方便问你,她是谁啊?怎么会甘愿换脸,又怎会如此听你的话?黑衣女人说:此事说来话长,她本是二王爷卞惊平爱得死去活来的一个女人,因为出身不好,遭到了皇帝的强烈反对,皇帝甚至派人暗杀她,是我救了她的命,好死不如赖活嘛,她深知,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换脸,而且,我是她的救命恩人,没有我,她早就死了,报答我也应该。青衣女人笑她:你倒是运筹帷幄、下得一盘好棋。”

    弦音说完,又补了一句:“我尽量还原绵绵说的每一句话哈,可能稍有遗漏,但是,重要的,应该都在。”

    “我母妃现在在哪里?”卞惊寒五指一收,攥紧了弦音的手。

    弦音痛得瞳孔一敛,“她......她已经不在了。”

    见她小脸痛苦的模样,卞惊寒才意识过来自己有些失控,连忙松了手中的力道:“不在?不在是什么意思?已经死了?”

    弦音咬唇,艰难地点了点头。

    **

    【本章三千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