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一怔:“谁?”

    对卞惊平,他比她了解,平素卞惊平也跟她没有什么交集,若真有这样的人存在,不可能她知道,他都不知道。

    众人也都是好奇得很,目光齐刷刷落在弦音身上。

    弦音抿了唇,犹豫了一下,指了指耳屋。

    此事不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出来。

    卞惊寒自是明白她的意思,当即就起了身。

    两人一前一后,在大家的注视下进了耳屋,关了门。

    如今是争分夺秒之际,弦音也不敢耽搁一分一毫,所以也不废话,直接说事:“云妃,也就是现在的云太妃,派她去,一定成。”

    卞惊寒很是意外。

    “她?”

    “嗯,”弦音点头,“她是你的人,你让她去她应该会去吧?”

    “既然是我的人,二哥又岂会听命于她?”卞惊寒一脸疑惑。

    “时间紧迫,这件事一句话说不清楚,外面那个隐卫还在等着你的指示,去发飞鸽传书,我们要争取时间,你先将此事交代他去办了,然后再听我慢慢说给你听。”

    卞惊寒依旧一副不放心的样子。

    弦音推了推他:“快呀,我难道还害你不成?我就算害我自己,也绝对不会害你。”

    见她这般说,卞惊寒这才伸手拉门。

    说云妃能说服卞惊平他不信,但她的这句话他信。

    外面几人也在焦灼地讨论着形势和对策,见卞惊寒出来,立马噤了声。

    卞惊寒示意那个黑衣隐卫:“进来一下。”

    隐卫领命前来。

    两人入了耳屋,卞惊寒便吩咐他:“速飞鸽传书回去,记住,用速度最快的凛鸽,一,找云太妃,就说是朕的意思,让她去找二王爷,说服二王爷出兵,与朕的三王府旧部一起,对付卞惊卓和宋将军,助太上皇、助朕度过此次危机,二,让常将军那边速描述清楚中毒者的症状、越详细越好,飞鸽传书给朕。”

    看到隐卫领命快速而去,弦音真是不得不再次感叹这古代的落后。

    若是在现代,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在这里通讯如此困难。

    “说吧。”卞惊寒关了门,就靠在门板后面看着她。

    弦音知道他还是不放心,也是,现在情况如此危机,时间又这般紧迫,他们每走一步都必须是正确和有效的才行。

    “还记得那时你跟我说过,二王爷喜欢上民间的一个贫民之女,因为身份悬殊,太上皇不同意,后来,太上皇出手,那个女的就从此在这世上消失了,尸骨未存这件事吗?”

    “当然记得,”卞惊寒点点头,到底是敏感睿智之人,忽的就反应过来,愕然抬眸:“你的意思是......”

    知道他已经猜到了,弦音也点头“嗯,云妃就是她。”

    “这怎么可能?”卞惊寒难以置信,“这些年她可是一直在帮我,跟二哥几乎没有任何来往,而且,二哥怎么可能没认出她?”

    “她整容换脸了,又深居后宫,二王爷没认出来也正常。”

    “是父皇吗?是父皇这么做的吗?”

    “不是。”弦音摇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