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可谱儿还没摆出来,卞惊寒就已经倾身在她的小嘴上啄了一下,“奖赏已给,说吧。”

    弦音:“......”

    卞惊寒挑眉:“不够?要方才那般深入的?”

    深入个头啊!

    剜了他一眼,弦音抬起手背特嫌弃地揩了一下自己的唇,才开口。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应该还是跟那幅画有关,就是那副大典上,画师画的,我的背影,你题字大楚第一妃的那张,你知道吗?曾经我在我的那个时空看到过这幅画,所以大典上看到这张的时候,我才那么震惊,当时你问我怎么了,我见众目睽睽,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准备事后跟你说的,谁知道机会都没有,直接就穿走了,而此次穿回来也是在有这幅画的神婆店里。”

    弦音微微顿了顿,又接着道:“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穿越,但是,我感觉,那幅画应该是入口,感觉哈。”

    “那回去后便将那幅画烧了。”

    **

    大楚,凌波宫

    太史令胡安行完礼起身,恭敬立于殿中,微微鞠身:“启禀太上皇,那本史书的录入者已经查出来了。”

    太上皇眸光一敛,放下手中杯盏:“是谁?”

    “回太上皇,是女史官宋蓉。”

    宋蓉?

    太上皇微微眯了凤目,似是在想此人是谁。

    “启禀太上皇,宋蓉乃定远大将军宋将军之女,所以,微臣也不敢贸然处置,微臣调查的时候也是秘密进行的,如今也未声张,特先来请示太上皇。”

    “宋彪的女儿......”太上皇喃喃。

    蓦地眸光一凛:“抓人!如此诋毁当今太上皇、皇上,乃大不敬之罪,不仅如此,还擅自载入史册,污我们百世千年万年之名,君心叵测、罪大恶极,当诛九族才对,让中书舍拟旨,擒宋蓉、抓宋彪,收其兵权、封其府邸,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胡安惊骇。

    虽然知道宋蓉此次犯了大事,也知必难逃死罪,更知其会连累家人,但,毕竟宋彪是有军功之人,这也是他有所顾虑的地方,实在没想到太上皇会如此雷厉风行。

    见胡安怔在那里没反应,太上皇眉心一蹙:“没听到?”

    胡安回过神,连忙回道:“微臣遵旨。”

    太上皇瞥了他一眼,他当然知道他怔什么,怔他如此毫不留情的处置是吗?

    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他就等这样的机会。

    皇后被打入冷宫之后,他就已经在宋彪身边提了副将,并派他去驻守偏远之地。

    卸他的兵权本就是势在必行的事,就差良机。

    见胡安出门,他又叮嘱了一句:“速度要快!”

    胡安怔了一下,当即明白他的意思,颔首:“是!”

    毕竟人家有兵权在握,这种事情必须出其不意、速战速决,不能给对方任何反应之机。

    胡安刚走到内殿门口,就迎面碰上一脸急色快步进来的禁卫统领。

    “太上皇,不好了,宋将军带人劫狱!”

    胡安脚步一滞,太上皇更是脸色大变。

    **

    午国这厢,一行人回到太子府后,秦羌将众人迎进了花厅。

    乳娘去花厅的耳屋给思涵喂奶。

    弦音则是去客房收拾了一下自己,洗了把脸,简单盘了发,将身上的“奇装异服”换了下来,穿上跟秦羌拿的衣裙。

    穿上衣裙,弦音对着铜镜照了照,想起方才秦羌给她衣服时,厉竹脸上微末不自然的表情。

    也是,这太子府没有女主人,女性不是嬷嬷,便是婢女,就算有女式衣裙,也应该只有婢女服,怎会有这般衣料上乘、做工精良、款式雅致的女人衣裙?

    梳妆完毕,她又将换下来的现代装折起来,这可是带过来的唯一东西,也是唯一的念想,她得保留好。

    那件喜服和那些首饰她都没有带回来,就只是带回了耳朵上的这幅四叶草的耳环,其余的都留在了现代。

    她是特意留的,既留给绵绵做个念想,更留给她的父母,不管怎么说,那些都是真金真银,都是古董罕物,若遇到了什么难处,也不会去愁没钱。

    叠着叠着,她感觉到卫衣外套的里侧口袋里似是有什么硬硬的东西,心中疑惑,她伸手一掏。

    赫然是那张她和爸妈在黄山迎客松前的全家福合照。

    她怔了怔,眼窝一热。

    是绵绵放的吧?

    这家伙几时放的,她竟不知道。

    心细如此,体贴如此,她如何能不感动?

    看着那张全家福,她一一摸过三人的脸,瞬时就红了眼。

    “爸、妈,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还有绵绵,你一定要幸福......”

    敛了思绪,将照片放回到口袋里,她将衣服折好,抱着衣服就出了客房,前去花厅。

    花厅里的气氛很微妙,应该说是很尴尬。

    大家都在喝茶,又都互相谁也不搭理谁,谁也不轻易开口,都很沉默。

    见她这般进来,秦羌让人给她准备了一个包袱。

    乳娘抱着思涵从耳屋出来,吃饱了的小家伙元气明显得到了恢复,气色好了许多,也精神了许多。

    卞惊寒当即起身,从乳娘手里将小家伙接过来自己抱着。

    这时,太子府的管家快步进来,说宫里来人了,皇上请大家去宫里赴午宴。

    秦羌看看卞惊寒。

    卞惊寒回绝:“皇上好意朕心领了,朕已出来多日,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这就启程回大楚了。”

    管家见秦羌没说什么,便回复去了。

    卞惊寒也提出了告辞。

    秦羌并未挽留。

    一行人出了太子府,弦音问厉竹的打算,厉竹说,寒毒的解药还没有眉目,她还得继续去找她娘。

    弦音本想说不用找了,找也是找不到的,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说。

    各自告辞,各自准备上马车,忽然听到有人唤:“绵绵!”

    弦音一怔。

    秦义?

    她回头,果然看到一袭天蓝色华服的男人从路的对面走过来,可不就是秦义!

    卞惊寒转身将怀里的小家伙交给乳娘,一副戒备和要跟人动手的模样。

    弦音轻轻拉了拉他的袖襟,侧首快速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低道:“淡定,人家找的是绵绵,所做一切情有可原,以后跟你细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