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弦音没有理秦羌,侧身将怀里的小家伙给卞惊寒抱着,腾手出来对着前方皇帝作揖一鞠:“皇上。”

    皇帝睇着她。

    心中对这个女人正意见大着呢。

    莫名其妙爬到他龙翔宫的屋顶上,还将他的屋顶弄出那么个大洞来,殿里也是弄得瓦砾狼藉一地,就算是寻常人家被弄成这样,也应该要先道歉吧?

    何况这里还是龙翔宫,他是当今天子,她不是更应该惶恐才对。

    可她不仅没有道歉,还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甚至连最基本的礼仪,拜见天子都没有做。

    这完全就是不将他堂堂午国皇帝放在眼里。

    若不是此次中毒事件,他午国理亏,上次秦心柔的事,还挂在那里没有处理,他才不会隐忍。

    所以,现在,是终于想起来要行礼了是吗?

    遂不冷不热“嗯”了一声。

    弦音唇角一勾,声音继续:“弦音斗胆,能否请皇上赐一滴指尖血?”

    说完,又想起什么,转眸问向秦羌:“一滴可以吗,还是要几滴?”

    全场震惊。

    包括皇帝。

    当然,他们震惊的不是一滴几滴的问题,而是震惊,竟然让皇帝赐指尖血!

    什么意思?

    皇帝跟药引有关?

    卞惊寒是皇帝之子?

    这肯定不可能。

    大家纷纷看向卞惊寒。

    卞惊寒疑惑看向弦音。

    弦音看着前方的皇帝。

    皇帝亦看着她,怀疑她是不是对卞惊寒说的,只是说的时候没有看卞惊寒,而是看着他而已,毕竟卞惊寒也是皇上。

    所以,他没有做声。

    见他如此,弦音便又再度对着他一鞠,开口道:“皇上贵为天子,龙血珍贵,弦音知道,但是,救人要紧,还请皇上应允,而且,此事本就是因为午国而起,午国理应解决好此事。”

    皇帝怔了怔。

    所以,听她这话,还的确是跟他说的,还真是让他赐指尖血?

    很懵,很莫名。

    微微一笑:“弦音姑娘,你是不是没有听明白药引是必须谁的指尖血,是要两代亲人长辈的血,而不是龙血。”

    “知道,所以才请皇上赐血。”

    皇帝一震。

    众人依旧一头雾水。

    皇帝便再度笑了,甚至笑着指了指卞惊寒:“你该不会说大楚陛下,是朕的儿子吧?”

    闻见皇帝调笑,大家都看向弦音。

    弦音也勾了勾唇角,只是带着几分冷意,“当然不是,方才太子殿下不是说,父母双方的长辈都可以吗?”

    众人一怔,皇帝唇角笑意一僵。

    什么意思?

    父母双方的长辈都可以!

    所以,不是父的长辈,那就是母的长辈?

    母的长辈......

    皇帝呼吸一滞,震惊错愕。

    全场众人亦是惊错,难以置信。

    尤其是卞惊寒、秦羌和厉竹,完全回不过神。

    所以,这个女人的意思,皇帝是她的长辈,是她的父亲?

    完全猝不及防、也完全不敢相信的皇帝更是直接问了出来:“你的意思,你是朕的女儿?”

    弦音没做声。

    亦表示默认。

    “不是,”皇帝觉得这件事有些可笑,“你确定自己没有在开玩笑吗?”

    “皇上觉得我会拿思涵的性命来开玩笑吗?”弦音接得也快,声音微冷。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