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自家主人堂堂一太子,竟然被人找上门来掌掴,回过神来的府卫赶紧举了刀剑上前,横在了厉竹的脖子上。

    秦羌原本白皙的脸颊上,一个红巴掌印明显,他也未抬手去抚,更未问厉竹为何打他,只俊脸一拉,面色变得冷且难看。

    冰冷的目光触及到府卫架在厉竹脖子上的刀剑,他也未让他们撤开,就任由了他们去,徐徐转眸瞥向卞惊寒,薄唇轻启。

    “三王爷,哦,不对,现在应该称陛下了。”

    卞惊寒未做声,唇瓣始终是一条冰冷的直线,凤眸微微一眯,眸中寒芒万丈。

    “不知陛下......”

    秦羌还在不知所谓的继续,不徐不疾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厉竹冷声打断:“秦羌,你知不知道当初你给弦音下的三月离,被小思涵染上了,她现在毒发昏迷,废话少说,赶紧救人!”

    秦羌一怔。

    三月离?

    目光落在卞惊寒怀里的襁褓上,有些难以置信,转眸看看一脸忧色的厉竹,又转回来看看一脸寒霜的卞惊寒。

    “不可能!别什么毒都赖在本宫的头上。”

    厉竹很无语。

    也很心寒。

    卞惊寒启唇,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先救人!恩怨,后面朕再跟你慢慢清算!”

    这是他进门后第一次出声,声音不大,却是气场全开,带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强势,也渗着让人背脊一凉的寒意。

    所有人一震。

    这世上竟然有人明明受制于人、明明有求于人,却还能如此霸道逼人的命令之态?

    其实,饶是如此,厉竹还是有些意外的。

    她以为这两个男人一见面定然会有一场恶战,至少,卞惊寒不会放过秦羌,从在神医府,提到秦羌时,这个男人的眼神,她就知道,他是恨不得将秦羌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的人。

    这也是为何她要赶在前面甩秦羌那一巴掌的原因。

    她先将气发出来,他心里的恶气就会少一点,她替他动手,远比他出手,后果要轻得多。

    他是识破了她的动机,给她几分情面,所以没有再动手,还是因为的确救人要紧,其余的事情都往后靠?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他没对秦羌动手,真的是在强忍,真的难为了他。

    秦羌哪知这些,只觉厉竹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带着别的男人前来兴师问罪,甚至为了别的男人扇他耳光,胸腔里的那道肝火就嗞嗞嗞往外冒。

    “毒不是本宫所下,本宫如何救人?你们若是上门做客,本宫欢迎,可若是故意找本宫的不痛快,那就休怪本宫无礼下逐客令......”

    刚准备吩咐府卫,厉竹冷然出声:“秦羌,做人就要敢作敢当,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任,小思涵还那么小,百日都未满,你觉得自己还是个人吗?”

    秦羌怔了怔,忽的就笑了,冷笑。

    “小思涵小思涵,人家的爹不是在这儿吗,几时轮到你在那里一直义愤填膺地质问本宫?你到底是想表现给谁看?讨好男人也不是你这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人家的娘呢......”

    厉竹脸色一白。

    乳娘、韩太医和两个宫女,以及府卫都汗哒哒。

    娘?

    这比方打得......

    明明一男人,如何能说是小公主的娘呢?

    “秦羌!”卞惊寒再度出声。

    “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最后几字几乎是从牙缝里出来。

    秦羌轻嗤。

    厉竹蹙眉,以为他要反讥回去,毕竟他的性子就是如此,谁知他嗤完,竟是只垂眸弯唇,并未做声。

    嘴角嗜血的冷笑愈发扩大,他静默了片刻,忽然吩咐其中的一个府卫:“去书房将本宫书桌抽屉里的一个灰色布袋拿来。”

    “是!”府卫领命而去。

    众人等待。

    等待的间隙,无人做声。

    府卫很快就将布袋取来了,众人以为布袋里装的是解药之类的,谁知,他从布袋里拿出一摞纸,然后翻找了几次,从中抽出一张,朝厉竹扬了扬。

    “你是神医,这是三月离之毒的配方,你看看,食了此毒会不会传给腹中胎儿?”

    冷冷说完,他扬手一掷,将那张纸直直扔在厉竹的脸上。

    虽然只是一张纸,砸在脸上厉竹却生生感觉到了痛意,可见他用了多大的狠劲。

    因为脖子上横着长剑,厉竹没法动,所以也没有接住,那张纸就掉在了地上。

    秦羌扬袖示意府卫将刀剑拿开,厉竹这才弯腰将纸张拾起。

    拿在手上,凝眸看去,待各种配方药名看完,她眸光一敛,很是意外。

    按照这个配方,三月离只要没发作,就根本不是毒,只要没发作,也根本不会传给任何人,哪怕是腹中胎儿。

    厉竹看向卞惊寒。

    其实卞惊寒已从她的神色里看了出来。

    所以......

    厉竹刚想走过去将药方给他看,秦羌已先她一步来到卞惊寒的面前。

    “可以探探公主的脉吗?”

    卞惊寒瞥了他一眼,微微撩起一点思涵的小袖管。

    秦羌凝神静探。

    蓦地脸色一变,满眼难以置信。

    他的反应自是尽数落入卞惊寒的眼,“如何?”卞惊寒微微眯了凤眸。

    秦羌怔怔的,似是在那份震惊中还没回过神,又似是在考虑思忖什么,片刻之后,也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回头问向身后的厉竹。

    “三月离的解药配方你还在吗?给本宫看看。”

    厉竹一怔,不明所以。

    怎么这个时候问她三月离的解药配方?当时她给弦音配好解药就将配方收起来放好了,在神医府。

    “我没带在身上,不过,我记得都有些什么药。”

    “说来听听。”

    厉竹便凭着记忆,将那配方背了一遍。

    厉竹说完,秦羌眸光一敛:“果然。”

    “什么?”厉竹没懂,不仅她,卞惊寒也没明白怎么回事。

    秦羌拢眉:“配方有问题。”

    厉竹和卞惊寒皆是一震,难以置信。

    尤其是厉竹,“这配方不是你的吗?不是你放在你父皇的龙枕里头的吗?你现在跟我说配方有问题,你......”

    厉竹很是激动,忽的意识过来什么,“被皇上换了?”

    秦羌点点头。

    厉竹和卞惊寒再度震惊。

    秦羌继续道:“你的这个配方是一种毒的配方,叫‘岁岁枯’,此毒也是出自本宫之手,是本宫无意中研制出来的,之所以说无意,是因为本宫原本是在研制三月离的解药的,偶然发现,解药里面只要加一味药,虽同样可以解了三月离,但是却也成为了另一种毒,此毒其实有些类似三月离,所不同的是,它发作的时间更长,是一年,也就是一岁,故本宫叫它岁岁枯,而且此毒比三月离毒性重,所以,才会让公主也染上,本宫若没记错,聂弦音服药到现在,应该还没有一年,公主提前发作,想来是婴孩体质弱、抵抗力弱的缘故。”

    厉竹和卞惊寒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

    特别是厉竹,根本接受不过来。

    也就是说,当日秦羌偷偷将解药配方放在皇帝的龙枕里,皇帝发现了,然后,并未动任何声色,却将配方换了一张,这两张配方的区别,只是一张多了一味药?

    厉竹摇头苦笑。

    而卞惊寒此时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如此说来,聂弦音身上岂不是也中着岁岁枯?

    那一年至,毒发作怎么办?她在她的那个人间,她要怎么办?谁能给她解毒?谁能救她?

    呼吸骤紧,他微微喘息,血色也爬上眼眸。

    所以,要赶紧、要尽快、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快点回来。

    厉竹率先回过神:“既然也是出自你之手,那你肯定有解药,快,快给小思涵解毒。”

    秦羌面色微黯,摇摇头,“解药在父皇那里,当时父皇似乎要对付什么人,在找一种毒,一种服下之时无任何症状,发作时间长的毒,正好本宫研制出了此毒,本宫便将配方献给了父皇,当然,本宫说是别人研制的,本宫只是辗转所得,解药当时本也没有几粒,便一同都给了他。”

    厉竹汗。

    “那你赶快重新配置。”

    秦羌摇头,“来不及的,解药很难配,至少需半月时间,公主等不了那么久。”

    “那怎么办?”

    “进宫!”

    说话之人是卞惊寒。

    既然始作俑者是午国皇帝,午国皇帝也有解药,那便进宫索药。

    厉竹闻言,看了看秦羌。

    还以为秦羌会犹豫,毕竟对方是他的父亲,更是一国天子,哪有带着外人前来兴师问罪的道理?

    谁知他当即就吩咐府卫:“准备马车,进宫!”

    既然他那个父皇无情,就休怪他这个儿子无义。

    他要问问他父皇,什么意思,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看到他放在龙枕里的那个药方,他父皇绝对会猜到是他放的,因为那个药方,跟他献给他的岁岁枯的配方,只少一味药。

    是因为知道来取的人是厉竹吗?

    毕竟他那个父皇想要厉竹死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当然,也可能不知道,不管知不知道是谁来取,既然知道药方是他所放,却还是偷偷换了,他就是在害他,就是陷他于不仁不义之地。**

    【本章三千字,素子继续码,零点左右还有更,会一直写到两人见面作罢哈,哪怕熬夜,哈哈~~孩纸们先睡,明天早上看哈,还有,关于秦羌将药方放皇帝的龙枕那个伏笔大家没忘吧,素子也没时间回去找在哪一章,等整个更新完了,再帮大家找哈,么么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