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馆

    弦音将那套保洁服还给张阿姨后回来,绵绵还在办还书手续。

    因为馆里规定借书只能最多三天,她逾期了几天,所以被罚了款,还得学习《好市民新规》。

    等她的间隙,弦音忽的想起什么,问工作人员:“请问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有没有关于午国的书?中午的午,谢谢。”

    她记得那日她只是问有没有关于大楚的,工作人员说按照关键词“大楚”搜索,只有现在绵绵还的这一本,那午国的呢?

    “我查一下,请稍等。”

    工作人员在电脑上一搜索,微笑回道:“有一本,不过已经残缺不全了。”

    弦音眸色一喜:“麻烦帮我看一下在哪个书架?”

    有就好,有就可以看看,说不定有所收获。

    “不好意思,这种已经残破的书我们不外借的,只能在馆内看,位置就在那边的一排专门放残缺书的玻璃橱内M的位置。”

    “好的,谢谢。”弦音朝工作人员所指的方向快步而去。

    在M区,弦音很快就找到了那本书,的确够残破,都没剩几页了,最多十来页的样子吧。

    弦音快速拿出来翻了翻,都是些歌功颂德、华而不实的内容,而且,她对午国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就跑马观花地看。

    一丁点她想看到的东西都没有,她正准备合上放弃,蓦地瞧见最后一页一个熟悉的名字入眼,她眸光一敛。

    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卞惊寒。

    瞬时紧窒了呼吸,她连忙细看。

    只有一句话。

    那一句话入眼,弦音霎时苍白了脸。

    【维贞二十一年,五月二十,大楚新帝卞惊寒带着其中毒之女,直接找上太子府......】

    就这一句,这是这本书的最后一句,很显然,接下来肯定还有的,只是,经过了岁月漫长的时间,已经缺失了。

    弦音慌乱得不行,也忧急得不行。

    虽然只这一句,但是,上面的信息很明显。

    思涵中毒了!

    小家伙中毒了!

    卞惊寒带着她去找秦羌了!

    中的什么毒?为何要去找秦羌?

    她想到一种可能,呼吸一滞。

    三月离?!

    她怀小家伙的时候,身上中着三月离,虽然后来食了解药,但是胎儿何其脆弱,而且当时是最关键、最重要的胎儿成形的头三个月。

    染上余毒完全有可能。

    不然,若是中了其他的毒,应该去找神医才对,不会去找秦羌。

    古人过阴历,五月二十,刚好是今日?

    怎么办?

    后面的记录又丢失了,内容不知道,小思涵会没事吗?会不会有事?

    她记得秦羌跟她说过,三月离必须不能等其发作再食解药,必须先食,否则,一旦发作,就只有惨烈地死掉。

    不知道他当时是危言耸听吓她的,还是的确如此,若的确如此,若的确如此......

    她不敢想。

    怎么办啊?

    她急得都快要哭了。

    **

    事实上,她也的确哭了,只不过是再次来到神婆占卜馆,求神婆的时候。

    看着她哭着求自己帮忙,神婆表示很无奈。

    她是真的爱莫能助,如果穿越那么容易,如果她有那个能力,她早就自己穿过去了。

    可弦音不这样认为,当初她就是在她这里穿越的,她的店里还有她的大楚第一妃的画,她觉得若真能再穿,还是在这里穿走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然,她会这样觉得,也是因为除此之外,她再无别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她,只能求她相助。

    **

    这厢,厉竹和薛富前脚刚赶回神医府,卞惊寒一行后脚就到了。

    厉竹微微松了一口气,薛富告诉她这个消息,她当即就跟薛富往回赶,也是不眠不休。

    一来,她想给小思涵争取时间,二来,她想赶在卞惊寒找秦羌之前赶回来。

    当然,她并不是想要阻止卞惊寒去找秦羌,她也阻止不了,她只是想尽可能地将所有人的伤害降到最低,将这场大矛盾尽可能地化小。

    不然,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你死我活收场。

    弦音大婚当天当众消失的事她都听说了,卞惊寒有多在意这个女人,她比谁都清楚。

    而小思涵又是弦音留给他唯一的女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死我活是轻的,更惨烈的都有可能。

    她想着,最好的是,她这边就能将小思涵身上的毒解掉。

    然,当她探完小家伙的脉,她也只能得出跟韩太医一样的结论,甚至是不是三月离的余毒,她都不能确定。

    只能去找秦羌。

    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奔太子府。

    厉竹一路都拧着一颗心,现在只希望秦羌能将小思涵的毒解掉。

    应该能吧?

    别也不能,那就彻底完了。

    太子府门口,一下马车,卞惊寒就怀抱着小思涵,快步拾阶而上,面若寒霜,甚至都没让门口的府卫去通禀,径直往里闯。

    府卫掏了兵器阻拦,管深和薛富就也拔剑相迎,二人紧随卞惊寒左右,替他开路。

    厉竹、韩太医、乳娘还有宫女跟在后面,都吓得不轻。

    厉竹蹙眉,此番情景其实意料之中,也是她不愿看到的,可她又没有劝人家不要如此的理由和立场。

    一切本就都是秦羌的错!

    院子里秦羌正往外走准备出门,蓦地听到打斗声,他快行几步,便看到了门口情形,凤眸眸光微微一敛,尤其是看到卞惊寒,面色微愕之后,瞳孔更又敛了几分。

    “怎么回事?”

    府卫闻声,便收了手中动作,停了打斗。

    对方罢手了,管深和薛富自是也停了。

    厉竹呼吸骤紧,头皮一硬,未等众人做出回应,特别是卞惊寒做出回应,她就猛地拔腿朝秦羌冲过去。

    然后,扬手,重重甩了秦羌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清脆,大概是她太过用力,也可能是秦羌猝不及防,秦羌被她扇得不止脸一偏,甚至还往后踉跄了一步。

    所有人都震住。

    秦羌更是满眼莫名、满眼复杂地看向她。

    卞惊寒冷眸中也掠过一丝讶异,不过很快就被一抹了然替代,他微微敛了眸光。

    **

    【放心,今天素子加更也会让他们见面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