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要怎么做?”眸光凌厉一转,卞惊寒问向韩太医。

    见卞惊寒眸色猩红,似乎有血要滴出来,韩太医浑身一颤,俯首于地:“微臣......微臣无能,微臣能做的,只......只能是用药,以及银针刺穴,暂时护住小公主的心脉......”

    “几日?”卞惊寒面若寒霜。

    韩太医自是知道他问的是,能护住心脉多久。

    头也不敢抬:“回......回皇上,大.......大概五......五六日......”

    卞惊寒没做声,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

    他也是医者,其实所有的答案他都心中有数。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吩咐韩太医:“施针。”

    末了,又转眸吩咐乳娘:“收拾一下,一会儿随朕去午国。”

    紧接着又吩咐大宫女春兰:“另再安排两个平素照顾公主的宫女随行。”

    说完,又加了一句:“韩太医也一起。”

    吩咐完,就大步往外走,出了门,正好看到前来的管深,当即又吩咐他:“速速飞鸽传书给薛富,他跟神医在一起,让他告诉神医,公主三月离余毒发作,我们正前来午国找秦羌。”

    管深一震。

    三月离余毒发作?

    还未回过神做出反应,卞惊寒已经大步朝凌波宫的方向走,“朕现在去禀报太上皇,你也收拾一下,随朕同行,还有,让圆禄速速准备马车。”

    “是!”见他如此急切,管深也不敢有片刻耽搁,飞快领命而去。

    **

    没多久,一行人便出发了。

    总共四辆马车。

    因为不放心,也为了随时关注小思涵的情况,卞惊寒提出,小思涵和他一车,乳娘和两个宫女一车,管深和韩太医一车,还有两个车夫一车。

    之所以会带上两个备用的车夫,是因为要日夜兼程,四辆马车,六个车夫轮流休息、轮流赶车。

    当然,四辆马车是明面上的,还有隐卫。

    马车里,卞惊寒抱着小家伙,不敢撒手。

    其实小家伙已经完全陷入昏迷,放在马车里的软垫上躺着即可,但他怕,他很担心,只有抱在怀里,时时刻刻看着,他才放心。

    毕竟她那么小那么小,连百日都没满。

    竟然就要受毒的摧残。

    垂眸看着她,看着她小到都没有他一个巴掌大的小脸。

    原本粉雕玉琢,脸蛋总是红扑扑的,此刻却白得有些透明,平素滴溜溜直转的小眼睛微微阖着,浓密纤长的睫毛颤也不颤一下,小嘴的嘴唇也有些白,整个人一动不动,生气全无。

    那样弱小,那样让人心疼。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低头,将自己的脸贴上小家伙的小脸颊,他心疼到颤抖。

    思涵,你一定要挺住,一定要好好的,一定不能有事,你娘亲不回来,你若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爹爹怎么办?

    每隔不久,他都会给小家伙探一次脉。

    从大楚到午国,昼夜赶路四日可达。

    他撩开门幔,吩咐前面的车夫:“再快点!”

    他必须为小家伙争取时间。

    **

    虽然朝中对外宣布的是,新帝有要事,出宫微服私访几日,但,毕竟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宫里很快就有不少人知道了,其实是小公主中毒,新帝亲自带小公主去午国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