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蹙眉:“发生了何......”

    回头,见来的人是思懿宫的小太监,卞惊寒脸色一变:“怎么了?”

    “小公主......小公主她突然......”

    小太监还在说,就见眼前明黄一晃,待他将“突然晕了过去”几字说完,卞惊寒早已风一般出了门。

    思懿宫里已经乱作一团,乳娘抱着小家伙手臂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就怕给晕在自己怀里的小公主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边上围着宫女太监,皆是一副慌乱惊怕的模样。

    见卞惊寒进来,众宫女太监连忙行礼,乳娘还是不敢妄动,苍白着脸,站在那里。

    “请太医了吗?”卞惊寒跨步过去。

    大宫女春兰连忙回道:“回皇上,冬梅已经去了。”

    见小家伙躺在乳娘的怀中,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卞惊寒呼吸紧窒,脚下更是踉跄一步,好在被他及时稳住。

    快速伸手探上小家伙的脉搏。

    瞳孔一敛,他震惊错愕。

    中毒?

    犹不相信,他指尖颤抖,再探。

    是中毒。

    他又探向小家伙耳后的脉门。

    确定是中毒之象无疑。

    而且,还是中毒很久,平素与常人无异,不会显现,今日毒发才显现出来的那种脉象。

    怎会中毒?

    怎会中毒很久?

    什么毒?

    一时间脑子里嗡嗡嗡个不停,一颗心又慌又惧,连乳娘在禀报着事情的经过,他也没听进去。

    “刚刚小公主还好好的,大家都在逗她玩,她突然眼睛一闭就晕在了奴婢怀里......”

    乳娘脸上血色全无,同样吓得不轻,也同样紧张得不行。

    太医院的韩太医随冬梅一起急急而来,见到卞惊寒刚作势要行礼,就被卞惊寒止了:“快看公主!”

    韩太医领旨,一刻也不敢耽搁,快步上前,并示意乳娘先将人放到榻上平躺着。

    凝神探脉,韩太医面色一白。

    “如何?”卞惊寒一颗心捏得死紧,急急相问。

    就算他也是医者,哪怕他已经探出了结果,可他还是心存着一丝幻想,幻想着韩太医能得出他不一样的结论。

    韩太医再探,然后慌乱跪地:“启......启禀皇上,小公主是中毒了。”

    卞惊寒身子一晃。

    果然没有奇迹。

    乳娘和一众宫女太监大骇不已。

    中毒?

    谁下的毒?

    一个一个苍白着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难以置信,更人人自危。

    “可知什么毒?”卞惊寒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韩太医汗透衣衫,摇摇头:“臣无能,探不出何毒,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应......应该是从母体里带.....带出来的。”

    母体里带出来的?

    一众宫女太监皆心口微微一松。

    那......那是不是表示至少他们不会被怀疑,因为他们都未伺候过小公主的母妃良妃。

    卞惊寒没做声,脸色有些发白,就显得眼里的血色特别浓郁。

    这个结论,他方才也已经探出来了。

    其实,他心里也已经知道了是什么毒。

    三月离?!

    聂弦音食三月离解药的时候,思涵已经怀了两个月了。

    他曾经不是没担心过这个问题,但是,他太想要这个孩子。

    薄唇紧紧抿起,他凤眸一眯,眸中寒芒一闪。

    秦羌!

    **

    【嘤嘤嘤,了解传说素的孩纸应该已经自动在素子说的见面日期上+1了,对吧?明天一定见,一定见哈,就一天的偏差,求原谅嘤嘤嘤,顶着锅盖遁走~~】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