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婆占卜馆

    望着头上的牌匾,弦音跟绵绵对视了一眼,总算找到了。

    弦音记得自己那一次来,就找了很久,还迷路了。

    忽的想起绵绵说,她穿过来也是在这里,便忍不住好奇:“这里这么不好找,当初你刚穿过来的时候,更是人生地不熟,你如何回家的?”

    “神婆用你身上的手机,拨给你爸妈,让他们来接的。”

    “哦,难怪。”

    刚准备抬手敲门,突然“哗啦”一声门自己开了。

    弦音跟绵绵皆吓了一大跳。

    “艾玛,我忘了她这门是自动感应门。”弦音捂着心口。

    上次,她也是吓得不轻。

    屋里没有人,亮着一盏灯,光线很弱,是那种节能灯,目测只有五瓦的样子。

    用那么高级的门,怎么可能会是舍不得用电,明显的噱头,故意营造那种神秘阴森的气氛吧。

    借着并不强的光,两人环顾屋内,弦音觉得似是一切都没怎么变。

    屋子很小,布置很紧凑,摆设装饰都很陈旧,前方供着有佛,案桌上有香炉,有竹筒竹签,有占卜用的羊角卦,还有塔罗牌,墙上挂着有画......

    画!对,弦音快步上前。

    那幅画果然还在。

    弦音心跳踉跄,凑过去细看。

    当初她就是瞅了半天才认出前面五个字,大楚第一妃,后面的名字还没有来得及看就眼前一黑穿越了。

    此刻,熟悉的字迹入眼,她眸光一敛。

    果然是卞惊寒的字迹。

    果然大楚第一妃后面是她聂弦音的名字。

    还有作画画师的印鉴。

    “绵绵,就是这幅画。”弦音特别激动。

    回头看绵绵的瞬间,一人骤然入眼,她再次吓了一跳。

    是个中年妇女,站在通往里屋的门口,一动不动,看着她。

    可不就是神婆。

    见到是她,弦音眸光一喜,就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般,“婆婆,婆婆还记得我吗?我一年前来过的。”

    “当时,当时我是她。”她指了指绵绵,然后又指了指墙上的那幅画,“现在,我是她,哎呀,我好像有些说不清楚,就是我当时因为一直被一个噩梦所缠,所以过来找婆婆的,然后,看到了婆婆墙上的这幅画,我就穿越了,穿越在了现在的这个身体上,画上的这个人就是我,不知何故,我现在又穿回来了,且带着身子一起穿回来的,我今日来找婆婆,就是想问婆婆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再穿回去?”

    弦音激动地一口气说完。

    神婆这才慢悠悠走出来。

    “我是占卜算卦的,又不是神仙,办不到。”她摇头。

    弦音不信:“婆婆神通广大,一定可以办到,只要婆婆帮我这个忙,我一定会报答婆婆的,婆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如果要钱,她还有那么多价值连城的首饰不是。

    “姑娘,你太抬举我了,我说了,我是人,不是神,最多也就只能占卜算卦窥得天机一二,这种上天入地之事我如何有能力办到?”

    “真的不可以吗?”弦音幽幽道。

    “嗯,真的不可以,没骗你。”

    弦音原本激动高涨的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