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沐浴完,在卫生间里用吹风机吹好头发回来,发现绵绵已经躺在床上了,阖着眼睛,一动不动,似是已经睡着了。

    只不过,原本只有一条薄被的床上此刻铺了两条,绵绵自己盖一条,睡在里面,另一条铺在外面,还多加了一个枕头。

    弦音抿唇笑了笑。

    其实,她已经做好了睡沙发的心里准备。

    轻轻带上门,也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走过去,掀被上床,躺好后,顺手关掉了床头的台灯。

    黑暗中,她闭上眼睛。

    躺了好一会儿,却是没有一丝睡意,明明今天走了那么多路已经累得不行,明明这床比古代的床不知舒服多少倍。

    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一会儿卞惊寒,一会儿小思涵,一会儿她爸妈,一会儿绵绵......

    人越睡越新鲜,越睡越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突然响起绵绵的声音:“你是怎样穿回来的?”

    弦音一怔。

    原来,失眠的不是她一人呀,这问题,这清爽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定然是一直没有睡着。

    弦音便将大典上的事从头至尾讲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穿回来了,感觉应该跟那副画有关,可是关联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一定要找出来,我必须想办法回去。”

    说到这里,弦音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翻了个身面对着绵绵,“你想回去吗?”

    问完,她又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废话嘛,怎么可能不想回去?

    她若不是因为卞惊寒,还不是一直惦记着回来,在那边,也有她的亲人朋友吧。

    而且,她一个现代人,穿越到古代,很容易适应,而她一个古人,穿越到现代,从落后到高科技文明,要想适应,很难,很多事不会,事事都要学习,她怎么可能不想回去?

    然而,没有得到绵绵的正面回应,没做声。

    房里的光线很暗,绵绵又躺在床里侧的位置,她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半响之后,才听到她开口,却是问她另外的问题。

    “既然你说那本史书上的记载都不是事实,那事实是怎样的?”

    弦音弯了弯唇,还以为她真不关心她在那边发生的事呢,原来也想知道啊。

    好,那她就从穿越起,到穿回来,将中间所有经历的事一五一十、原原本本都告诉她,彻底解除她的心结。

    **

    龙吟宫

    大太监圆禄不知第几次看向殿中的时漏,又偷偷抬眼看向坐在龙案后一直研究一幅画的新帝,很想提醒他时辰不早了,该就寝了,却又不敢贸然打扰。

    毕竟才刚刚伺候这个主子,还没有摸清这个主子的性情,何况伴君如伴虎,他不得不提着小心。

    要是管深在就好了,管深在,这些事就不用他操心了,可问题是,如今管深不在,晚膳的时候,这个男人派管深去办什么事去了,还未回,所以只得他自己面对。

    看了看殿中的时漏,他微微清了清嗓子,手执拂尘躬身上前:“启禀皇上,已经亥时末了,明日还要早朝,奴才伺候皇上歇着吧。”

    男人抬眸瞥了他一眼,只一眼,又继续垂眸看向手中的那幅画,没做声。

    圆禄汗哒哒,也不敢再多言,只得退至到一旁,继续守着。

    他就搞不懂了,若说这个男人是因为思念大典上突然消失的良妃,那应该看正面画才对,可他拿在手里盯着看的,却是一副看不到脸的背影画,且,一看看两三个时辰不释手。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到男人将手里的画朝龙案上一放,深深叹出一口气,身子朝龙椅的后背上颓然一靠,抬手捏眉心,一副甚是疲惫之态。

    捏完眉心,手放下,男人也没有坐起来,就靠在那里微微阖上了眼睛。

    见他似是睡了过去,圆禄蹙眉,不知道是应该拿条毯子来给他盖上,还是该唤醒他,让他去龙榻上睡。

    想了想,不敢贸然打扰,还是去取了薄毯过来,正欲给男人盖上,男人却是陡然睁开了眼睛。

    “去给朕备辆马车。”男人蓦地开口。

    圆禄吓了一跳,不仅因为他突然出声,也因为他眼中蜘蛛网一般密布的血丝。

    “请......请问现在吗?”

    “嗯。”

    圆禄怔了怔,都这么晚了呢。

    “皇上这是要去.....”

    “回三王府。”

    又回三王府?

    白日里不是刚回去过吗?

    当然,主子吩咐,当奴才的只管照办便是,圆禄领命而去。

    卞惊寒坐起身,缓缓将龙案上的画收起来。

    龙吟宫里一点她的影子、一点她的气息都没有,清冷清冷的,他要回三王府去睡,他和她最美好的回忆都在那里,那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到处都是她的气息。

    尤其是被褥床单软枕之间,睡于其中,或许,或许可以有种她从未离开的错觉吧,也或许,她会入他梦来。

    **

    翌日清晨

    聂妈推开门,发现床上两丫头竟然还在呼呼大睡,顿时大嗓门就扯开了。

    “都几点了还在睡!快起来,跟平时一样,起来到小区里跑一圈,回来吃早餐。”

    边说,边走到窗边,“哗啦”一声打开窗帘。

    强光透窗而入,投在床上,弦音最先做出了反应,眼睛未睁、眉头一皱,不满地翻了个身,鼻音浓重地嘟囔:“哎呀,妈,困死了,就不能再让我多睡会儿?”

    “早睡早起是必须养成也必须坚持的好习惯......”

    聂妈当即回道,话还未说完,就蓦地顿住,因为她意识过来,说话的不是她家弦音,而是弦音的朋友。

    弦音迷迷糊糊间也惊觉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一个激灵睁开眼,见她妈正笑看着她。

    “阿姨.....”她慌乱地坐起身。

    “是不是睡糊涂以为在自己家了?”

    闻见她如此问,弦音心口一松,挠挠头:“是啊,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聂妈连连摆手,完全不以为意,末了还跟她解释,“是阿姨吵醒你了,我家弦音呀,以前写文整天坐电脑前不出门,这一年不写文了,也宅在家里不出门,太缺少锻炼了,我就强行要求她,每天必须早睡早起,早上起来绕小区跑一圈。”

    弦音还未做出反应,边上的绵绵迷迷糊糊、惺惺忪忪、边揉着眼睛边打着呵欠摇摇晃晃坐起身,“怎么这么快天就亮啦?”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