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也就是到这时,弦音才彻底明白过来,绵绵对她的敌意来自哪里。

    她突然想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无辜躺枪”这些形容,也难怪绵绵的怨念那么深,难怪她对她这般仇视,难怪前面说她什么活得风生水起、青史垂名、流芳百世。

    原来问题的症结在这里。

    其实,与绵绵不同,她气的不仅仅是这上面将她写成了一个妖女,她更不能容忍的是,上面竟然这般写卞惊寒。

    完全将他写成了一个杀兄弑父的恶魔。

    是谁?

    到底是谁写的这些?是谁如此颠倒是非黑白、如此陷害他们?

    再次拾起那本书,端详。

    书的封面上印有大楚史馆的印,说明是出自史馆里的史官之手无疑。

    蓦地想起什么,她快速翻找。

    她做过见习史官,她知道,在大楚,每一本史书,是谁记录的、谁编撰的,都会有留名,不仅有记录编撰者的名字,还有审核者的印鉴,而这种皇室之争的史料,还必须是经过天子过目,才能入档。

    可是,这本没有。

    她整个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记录者的留名,也没有看到审核者的印鉴。

    想想也是,如此歪曲事实的史料记载怎么可能会留名,也不可能会通过审核,不过,此人也是能耐,竟然能让这书入档保存了下来,流传至今。

    待她穿回大楚,她一定要将此人揪出来,不然,比起她,卞惊寒一代帝王,不是更加遗臭万年吗?

    “这全部都不是真的,是有人故意抹黑陷害。”放下手中的书,她转眸看向坐在沙发椅上的绵绵。

    “我信你?”绵绵轻嗤。

    显然不信。

    弦音有些无奈,的确,仅凭她的一面之词,实难让人相信,可她现在又不可能找到其他证人。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这的确就不是事实,而且,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你的名字,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幅身子叫绵绵,在那边,我也一直用的是聂弦音的名字,没想到......对此,我深表抱歉,对不起。”

    绵绵看了她一眼,似是不意她如此,没做声。

    见她如此,弦音自桌边起身,走到她旁边的沙发椅上坐下。

    “其实吧,你也不用那么生气的,退一万步讲,就算用的是你绵绵这个名字,就算被历史这样黑化,但是,现在,你不是绵绵呀,你是聂弦音,对吧?而且,你现在是在中国,在中国的历史上,并没有大楚和午国这个朝代,这本书也称不上历史,只能存在在野史馆里,又有多少人能看到呢?就算看到,这世上同名同姓何其多,谁知道绵绵是谁?”

    “你的意思,我庸人自扰了?”绵绵没好气道。

    弦音也不以为意,甚至觉得她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很是可爱。

    艾玛,那可是她的身子,她竟然觉得自己气鼓鼓的样子可爱,这算不算自恋?

    弦音笑:“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只是觉得,生气归生气,不至于要怨念那么深,还入她梦来讨公道。

    当然,绵绵是一个古人,会如此反应,她也表示理解,古人迂腐,尤其在意清誉,特别是女子,将清誉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好在她如今也在现代生活了一年多,思想观念多少也应该有些改变吧,她再劝说劝说,应该能让她放下心结。

    “我不知道。”

    硬邦邦回了四字,绵绵起身,走到房中的橱子前,打开橱门,自里面拿出一套睡衣,也不看她,丢了一句:“我去洗澡了”,然后便拉门出去了。

    留下弦音一人坐在那里怔了怔,片刻之后又禁不住弯了弯唇。

    她算是看出来了,绵绵这厮也是个口是心非、嘴硬心软的主儿。

    明明是不忍心她挨饿,买东西给她吃吧,偏要说成是因为她的这幅身子是她的,不想这幅身子饿着、不想这幅身子遭遇不测。

    还有,说什么让她跟着她走,要给个东西她看,让她无法抵赖,实则就是不想她留宿街头,寻的借口将她带回家吧。

    不然,完全可以将这本史书带过去给她看,因为她记得,在肯德基里见面的第一句话,她就说了,要找她算账,既然专为此事而来,又岂会不将这本书带在身上?

    缓缓环顾房内,心里说出来的感觉,心情很复杂,也很微妙。

    视线落在书桌上竖着的一个相架上,相框里放的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她起身走过去。

    她记得那是前年,他们去黄山时拍的,他们的身后是迎客松,没想到绵绵竟也没有将这张照片换掉,或者将相框收起来。

    **

    卫生间的浴缸里,绵绵躺在里面,任满满一缸水温合适的热水将自己全身包裹,只留一颗脑袋露在外面。

    她轻轻阖着眼睛,感受着全身的每个毛细血管在热水的浸泡下舒缓、扩张、梳理,也感受着心里面翻涌的情绪,此起彼伏、潮起潮落。

    直到卫生间的门“叩叩叩”被人敲响,她才睁开眼睛。

    “弦音,你怎么洗个澡那么久啊?不会又睡着了吧?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那样,不能那样,水凉了很容易感冒的,你这孩子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聂妈大嗓门的唠叨声透门而入。

    绵绵自水里面坐起身,对着门口朗声回道:“没有睡着,一会儿就好了。”

    虽然从小不知道父爱母爱为何物的她,穿到现代适应了好久才适应突然多出来的爸妈,尤其是这个妈妈,这个数落她,或者数落她爸爸,可以从早上数落到晚上,还中气十足得很的妈妈,但是,很奇怪,她一点都不嫌她烦,甚至听到她的唠叨,她还会很开心。

    **

    绵绵洗完澡回房,弦音正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的夜景和灯火出神。

    绵绵看了她一眼,一边拿着干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走到衣橱前,拿了一套睡衣扔在边上的椅子上。

    “去洗吧,卫生间在哪里,你应该轻车熟路,不需要给你指路吧。”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