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看到了自家的“左岸丽榭”小区,弦音一颗心激动又紧张起来。

    激动的是,终于回家,终于可以看到爸爸妈妈了,而紧张的是,该如何回家,如何见自己爸爸妈妈?

    她虽是聂弦音,却已不是聂弦音,她是顶着别人的身体,她要如何跟她的爸妈讲这段离奇又让人匪夷所思的经历,他们会信吗?

    其实这个问题她想了一路,该如何跟他们讲,才能让他们既能听懂,也能接受,她爸还好,她妈心脏不好,她就怕她受刺激。

    可想来想去,除了实话实说,她别无它路。

    毕竟这不像别的什么事,撒个谎就可以,她现在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简单糊弄过去。

    进了小区,满满的都是熟悉,熟悉的花坛、熟悉的绿化、熟悉的停车库,甚至连垃圾桶的摆放位置,都未变。

    可来到她家楼下,她又没了勇气。

    她家在二楼,她仰脸望着,她家阳台上的两盆吊篮还在,那是她种的。

    她踯躅、徘徊,始终不敢上楼。

    她甚至想,要不要先不要告诉他们真相,找个机会接近他们,跟他们成为朋友,让他们对自己产生感情,然后再跟他们坦白。

    可是很快又被她否定。

    不行不行,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她还要想办法回大楚。

    闭眼,深深的呼吸。

    终于鼓足勇气,她头皮一硬,噔噔噔上楼,抬手敲门,一鼓作气。

    然后就心跳突突地等着。

    等着她爸,或者她妈来开门。

    然,让她意外的是,半响没有任何动静。

    没人?

    她抬手再敲。

    依旧没有反应。

    不应该啊,方才在路上她看到时代广场外面的巨幅液晶屏上显示,今日是周日呀,她爸她妈应该在家的。

    去买菜去了?

    平时去买菜不是她妈一人去吗?她爸基本不做这事,大概都不知道菜场的门朝哪儿开。

    她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未等到人,就下了楼,准备在楼下等。

    刚从楼道里出来,就蓦地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今天这蓝莓挺新鲜的,又在打折,应该多买一些的。”

    弦音呼吸一滞。

    这大嗓门.....是她妈!

    心跳踉跄地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中年卷发女人拧着两个超市马夹袋从小区停着的一排小汽车后面走出来,走进她的视线。

    可不就是她妈。

    后面跟着一戴着眼镜的儒雅的中年男人,一手拧着一袋米,一手拧着一提卷筒纸。

    “你呀,买的时候,嫌这贵嫌那贵,说这个不好放,那个容易坏,现在又说买少了,能怪谁呢?”

    爸爸。

    弦音眸光一喜。

    “我又没说怪你,我只是在后悔。”大嗓门继续。

    “你每天后悔的事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吧?”

    弦音弯唇,这两人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提着手里的喜服,她拾步走了过去,刚准备开口唤他们,蓦地看到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身影。

    当那个身影入眼,她脚步陡然一滞,差点栽扑下去,手里的喜服却还是没拿住,跌落在地。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