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拾步上前,静静看着,缓缓伸手,将那柔软的衣料捏在手中。

    明明滑凉得很,他却觉得似乎她的体温犹在,眸色一痛,他垂下眉眼,长指轻轻捻动。

    好半响,他才徐徐转身,环顾殿内。

    聂弦音,我要如何做才能让你回来?

    心底深处的那种无助和绝望又一点一点泛出来,将他整个人裹得死紧,这种感觉比得知她被秦义掳走时更甚,曾经只有过一次,仅仅一次。

    就是以为她被大火烧死了的那次。

    那次,他以为他们从此生死相隔、阴阳两地,这一次,虽然知道她性命无忧,却还是同样让他生出那种永世再也见不到的绝望。

    “你就告诉我,你若像穿到那个兰婕妤身上的人一样,又穿走了,我去哪里找你?”

    “如果那样,你就真的找不到我了。”

    真的找不到了吗?

    不,他不信。

    既然能穿一次来,为何就不能再穿第二次来?

    他一定要寻到导致她离开的原因,一定要。

    “思涵进宫了吗?”转眸,他问向立在门口没有进来的管深。

    “回王......皇上,小郡主,不对,请皇上恕罪,奴才一时还未习惯改口,小公主已经进宫了,按照皇上吩咐,入住含音宫隔壁的长懿宫。”

    卞惊寒瞥了他一眼,没做声,拾步出门。

    管深跟圆禄继续跟在后面。

    含音宫的宫女们见状,又齐齐跪地恭送。

    长懿宫。

    小家伙睡饱刚醒,躺在摇篮里面,乳娘拿着拨浪鼓“咚咚咚、咚咚咚”边摇边说逗她玩,小家伙特别开心,嘴里也咿咿呀呀的,嘴角口水直流,一双小手小脚都扑腾个不停。

    卞惊寒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幅情景。

    因为方才他进来的时候,长懿宫的宫女想要跟他行礼,被他扬手止了,乳娘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以致于他站在不远处看了小家伙许久,乳娘都没发现他,无意中的一个抬眸才看到他。

    连忙跪地行礼:“参见皇上。”

    “起来吧。”卞惊寒举步走到摇篮边。

    小家伙依旧特别开心,双手双脚还在扑腾,见到他,更是小眉小眼一弯,咧着小嘴笑,嘴角晶莹的口水越发往外流。

    虽然小家伙眉眼都还没有长开,但是,也是一日一个样,眉眼之间越来越有弦音的影子。

    卞惊寒眸底划过一抹沉痛,他牵了牵唇,弯腰将小家伙抱起来,并拿自己大红龙袍的袍袖轻轻揩了揩小家伙的嘴角,将口水擦掉,动作有心而发、自然流畅,也不嫌脏。

    小家伙就顺势抓了他的袖襟。

    因为袖襟上有金线绣的龙纹,栩栩如生,小家伙就像是找到了一个玩具般,一只小手抓着,一只小手抠扯着。

    卞惊寒低头,将自己的脸颊贴上小家伙娇嫩的小脸,轻轻蹭,轻轻摩挲。

    思涵,你是不是能感受到这一切?你是不是也很想你娘亲?是不是也不想你娘亲离开?你能不能将你娘亲唤回来?都说母女连心,你如果唤,她肯定能感受到的,唤你娘亲回来好不好?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