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女人很快就将保洁服拿了回来。

    弦音说自己的手机落在车上了,让她写个联系方式给她,女人说,没有凑手的笔和纸,让她将她的联系方式报给她,她留也可以。

    弦音汗。

    想了想,便将自己以前用的手机号码报给了她。

    谁知对方摁完键,就拨了过去,“我嘟你一下,你回去存。”

    弦音瞬时就拧起了一颗心。

    她都离开这里一年多了,也不知道那手机是停机状态,还是已经是空号了。

    紧张地看着对方,对方将手机自耳朵旁拿下来,按下挂断键,“通了,好了。”

    通了?

    弦音怔了怔,有些意外,与此同时,也暗暗吁了一口气。

    女人离开工作去了,她快速换衣。

    将喜袍换下,三下两下穿上保洁服,虽然有些大,却也没有大到离谱,还好。

    而且裤管大又比较长,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将她穿的一双大红绣花鞋遮住。

    换好衣服,她再将发饰拆掉,只留了一枚简单的发簪,将头发盘了一个丸子髻。

    本想就任由头发披着的,可这古代女子的头发实在太长,都垂到了腰下,又因为原本盘了复杂的发髻,如今拆掉,头发弯弯曲曲凌乱得厉害,披着就像个疯子,才不得不如此。

    快速做完这一切,再用喜袍将一众首饰包好,她拿着便出了厕所。

    径直出了玻璃大门,她回头看门头上方的铸金大字。

    “野史馆”三字入眼,她将视线收回。

    果然不出所料,就是一图书馆。

    刚准备拾步,她又蓦地将脚顿住。

    野史馆?

    野史!

    在她学过的历史里,中国上下五千年,并没有大楚、午国这些国家,而在她的认知里,野史便是类似传闻、传奇、传说,或者史书上不曾记载的历史。

    所以......

    她眸光一敛,转身又推开玻璃大门走了回去。

    见书架众多、书也众多,她便直接来到了服务台前,询问工作人员:“请问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有没有关于大楚的书?”

    工作人员热情礼貌:“请稍等,我这就查。”

    “有劳。”

    “不客气。”

    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做了漂亮美甲的纤纤玉指在电脑键盘上一阵敲击,鼠标又一阵点点点,便笑回向她。

    “按照关键词‘大楚’来搜索,有一本,名叫《大楚建隆十四年录》。”

    建隆?

    弦音呼吸一滞,还真有!

    眸光一亮。

    建隆可不就是卞惊寒的父亲,也就是老皇帝的年号。

    如果不是禅位给了卞惊寒,今年正好便是建隆十四年。

    欣喜如狂,甚至都忘了自己身无分文,她急急道:“能帮我看一下在哪个书架吗?我想租它。”

    “不好意思,这本书昨日已被人借走了。”女工作人员微笑抱歉道。

    借走了?

    弦音一愣。

    这么不巧?

    见她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女工作人员又笑着继续道:“如果你想借,可以大后天来,因为馆里是有规定的,外借只能三天,租借者三天就会还过来的。”

    “哦。”弦音点点头。

    心里依旧很失望。

    还要到大后天,她已是迫不及待、心急如焚,一天都觉得等不住。

    刚准备转身离开,她又忽然想起一件事。

    既然大楚是历史上不曾出现过的国家,只存在于野史中,那怎么会有人对这段野史感兴趣,换句话说,怎么会有人借这本书?

    心中疑惑,她又回了身。

    “能不能帮我查查,此书被何人所借?”

    女工作人员看了看她,似是有些忍俊不禁的意味,弦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太古,何人所借就这么习惯性地脱口而出了,应该问,是谁借走了才对。

    “不好意思,我们是不能透露租借者个人信息的,你还是大后天再来吧。”

    弦音有些英雄气短。

    尼玛,这是读心术不能用,若是能用,她又何须如此?分分钟就能从对方的眼里知道答案。

    好吧。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办法。

    “谢谢。”只得转身离开。

    出了野史馆,她茫然四顾。

    也不知道,此地是不是她家的那座城市,就算是,她已经离开一年多了,变化肯定大,何况,她本来就是个宅女,一直宅在家里写文,鲜少出门。

    好在不远处就有个路牌。

    她走过去看了看。

    兴通路。

    这路她听说过,而且,她也看到了远处的一处标志性建筑。

    是她S市,是她的那座城市。

    她松了一口气,凭着记忆和感觉往前走。

    如果她没有记错,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东城,而她家,在西城。

    **

    大楚,皇宫

    卞惊寒红衣似火,走在前面,身后跟着管深,和刚被提起来做龙吟宫新帝随侍大太监的圆禄。

    走到含音宫前面,卞惊寒停了下来,扬目看着宫门头顶上的“含音宫”三字牌匾。

    管深自身后看着他。

    看着他长身玉立、也茕茕孑立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不知道一个人的命运怎么可以多舛至此,印象中,自认识聂弦音以来,她就没有过过多少太平日子,跟面前的这个男人更是波折不断,一直在分分合合。

    此次更是,消失得让人费解、让人匪夷所思。

    说实在的,连他都怀疑她是不是不是人,也难怪其他人会乱猜乱想。

    这世上真的有人既会缩骨,又会读心,还能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吗?他真的表示怀疑。

    当然,他也只是,且只能暗自怀疑,不敢瞎说。

    卞惊寒站在那里静默了一会儿,拾步进了含音宫。

    含音宫的院子里宫女们正在七嘴八舌说大殿上发生的那件奇事,突见新帝进来,一个一个吓得不轻,赶紧跪地接驾。

    “参见皇上。”

    卞惊寒没有理会跪了一片的众人,继续脚步不停,径直入了里面内殿。

    内殿里的梳妆台上,方才化妆用的胭脂香粉唇脂还摆在那里,他缓步走过去,大手拿起那些小瓶瓶罐罐,一瓶一瓶攥在手里摩挲、细看。

    梳妆台旁边的衣架上,还挂着她穿喜袍时换下来的衣裙。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