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不已,她再次仰头,望向上方吊顶上的白炽灯。

    对,是电灯无疑。

    所以,她这是......回到了现代?连带着这幅身子一起,回到了现代?

    不,不可能。

    呼吸骤紧,她难以置信,刚想从地上爬起,一个转眸,透过书架的空隙看到几排外的远处,有三两人走过,皆是现代装束,她脑子里一嗡,又跌坐了回去。

    一颗心慌乱到了极致,她张着嘴喘息,犹不相信。

    是梦,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她掐自己手背,用力掐,痛得自己瞳孔一敛松了手,她都还不敢相信。

    扶了身边的书架,她吃力爬起来,又弯腰拾起地上的凤冠,拿在手里,她脚步虚浮地穿过排排书架,慌错地找着出口。

    迎面碰到几个人,都驻足惊讶地看着她,她也顾不上,一直来到透明玻璃的大门前,看着门外街道上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她目眦欲裂、脸色煞白。

    是汽车,不是马车。

    男男女女皆是现代装扮,不是繁复的古衣古袍。

    所以,她是真的回来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她千方百计想回来的时候,回不来,她不想回来的时候,却给她突然来这样的晴天霹雳!

    玻璃门外又有一群人似是要进来,她扭头看到边上有个WC卫生间,便快速进去,找了一间无人在用的推门而入,手抖心抖地栓上门,“啪”的一声放下坐便式的马桶盖,一屁股跌坐在上面,整个人还在恍惚。

    门板后锃亮的不锈钢扶手,映出她眉目如画的容颜。

    若不是这张脸,若不是这身大红喜服,若不是手里的这顶凤冠......

    好在有这些,好在有这些,她才不至于怀疑,她在大楚经历的一切只是她的一场梦,她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实存在过,是她真切经历过的。

    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一定乱做一团了吧?

    卞惊寒一定吓坏了吧?也一定急坏了吧?

    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在他的面前,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就这样消失不见了,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她很庆幸已跟卞惊寒说过,自己是穿越,遇到此情此景,他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他不知道如何来找她,她也不知道如何穿回去,但是,至少,不用担心她是被坏人所擒,不用担心她的人身安全。

    头很疼,她抬手捏眉心,心里其实很想不通。

    非常想不通。

    她穿去古代,是因为梦里的那个红衣女人,因为那副大楚第一妃的画,这她能理解。

    她不能理解,为何自己会是那个红衣女人,为何自己会是那个大楚第一妃?

    换句话说,她不能理解为何自己托噩梦自己,还咒骂自己?

    还有,穿越过去是有原因的,那穿越回来呢?

    她穿回来的原因是什么?

    也是因为那幅画吗?

    画只是媒介,原因呢?

    因为她弄清楚了梦里的那个红衣女人是谁,弄清楚了大楚第一妃是谁,所以,就穿回来了吗?

    那为何又是身穿?不是应该魂穿吗?不是应该回到现代自己的身子上吗?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很乱。

    心乱如麻。

    她必须想办法再穿回去。

    那里有她的男人,有她的孩子。

    所以,现在......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去看看她的父母。

    那么久没见,也不知道他们还好不好?她甚至不知道,在大楚的一年多,在这里是不是也是一年多,或者更久,又或者才几日。

    自马桶上起身,一阵环佩叮当,她循声看向自己身上。

    她穿成这样,如何出去?

    虽然可以装自己是拍戏的,来不及换掉戏服,但是,这一身装扮,实在是打眼得很,一出门,绝对是全场焦点,这并不是她想看到的。

    方才碰到的几人,已经驻足跟她行注目礼了。

    可是,现在又没有凑手的衣服,而且,她身无分文。

    想想方才看到的种种,她觉得此处不是一书店,就是一图书馆。

    应该是后者,因为她看到书架上有不少陈旧的书,书店一般都卖新书,只有图书馆租借的旧书才多。

    她再次整个看了一圈身上,她身上值钱的东西很多,簪花、金步摇、耳环、镯子,别说凤冠一定价值连城,就连身上的这件喜袍,肯定都价值不菲,因为统统都是古董。

    拿一样送人,让对方去帮自己弄一套衣服,对方肯定乐意。

    只是,她舍不得,舍不得将其送人或者变卖,哪怕是一枚簪花都舍不得,因为这些都是卞惊寒给她的,也是她在那个时空活过的痕迹和见证。

    她如何能送人?

    怎么办?

    咬唇思忖,蓦地听到边上传来抽水马桶放水的“哗啦”声,她连忙将门打开,探头。

    看到一中年女人开门走出,她眉眼一弯道:“阿姨阿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中年女人疑惑看向她。

    她赶紧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演员,在拍一段历史戏,为了钻研角色,特意来这里查找一些资料,因为赶时间,戏服都没换,可是我的司机刚刚被公司紧急调去有事了,让我自己回去,我穿成这样在大街上,肯定会被当成异类,我就是想问问阿姨,能不能帮我弄一套衣服,随便什么衣服都行,阿姨放心,阿姨留个联系方式,我一定会还给阿姨,并会重谢的。”

    弦音边说,边从门后走出,让自己的一身装扮整个呈现在中年女人面前。

    女人看着她。

    弦音也当即凝眸,望进女人的眼睛,却震惊地发现,她读不出对方的心里。

    所以,穿到现代,她的读心术不能用了吗?

    好在女人看她衣袍华丽、发饰精致,妆容也一丝不苟,不像是撒谎,犹豫了一下便开了口:“我是这里的保洁员,现成的保洁服倒是有一套,只是不知你......”

    “挺好的挺好的,保洁服就挺好的,能借给我吗?”见她如此说,弦音自是迫不及待。

    女人点点头,“你等一下。”

    说完,便往外走。

    “谢谢阿姨。”

    **

    【继续翻页,下一更一起更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