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禁卫领命而去。

    场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虽然觉得能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凭空消失的,这世上除了妖魔,就是鬼怪。

    但是听这个男人如此一说,又觉得他说的也并非不无可能。

    的确,有一道强光是事实。

    而且,如果那个女人是妖,她此时此刻突然消失的意义何在呢?换句话说,她为何要突然凭空消失了呢?

    被册立为妃、跟新帝大婚,她应该得偿所愿了才对啊,虽然没有做皇后,但是“大楚第一妃”的名号,却是前无古人,也可能后无来者,她为何要这个时候离开,还是这种方式离开?

    但是,如果是法术、蛊术,或者是迷幻术,那应该是会让人丧失意识的,或者是出现幻觉什么的,才能在他们眼皮底下将人掳走,可他们并没有这些症状啊,他们是一直都有意识,一直都很清醒地,亲眼看着那个女人就这样如同一团空气一般消失不见的。

    所以,众人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太上皇也没有给大家继续猜测下去的机会,见禁卫已经按照吩咐去办了,就又朗声开口:“今日大典到此结束!若大家有良妃的消息,务必第一时间前来禀报!”

    众人跪地,领旨和告退。

    太上皇扬袖。

    大家纷纷离开。

    不消片刻,原本乌泱乌泱都是人的奉天殿前,就只剩下了新帝、太上皇、如清,以及不远处的管深。

    早上他家王爷出门前,不对,现在应该说他家皇上了,自三王府出门前,跟他说了两件事。

    一件事便是让他巳时之前带聂弦音入宫,且将其带去含音宫,说自己要给她一个惊喜。

    另一件事是问他,愿不愿意进宫做他的御前侍卫,如果愿意,今日登基大典之后,他便会下一道圣旨给他,薛富亦是如此,只不过薛富护送厉神医回午国了,暂时不在,等其回来再说。

    宫里的管家有内务府,伺候的下人有太监,能带在身边,又不用行阉割的,只有御前侍卫。

    他自是愿意。

    他其实大概猜到了这个男人要给聂弦音的惊喜是什么,所以,跟那丫头一起进宫的时候,他都不敢看她,生怕被她读心术读出来。

    还以为一切顺风顺水,这个男人登基为皇了,聂弦音也不用掖掖藏藏了,所有的事情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谁知道,谁知道......

    其实他到现在也是凌乱的,一个大活人就这样突然不见了,他活这么大,还真真是第一次见。

    正心里活动得厉害,忽然听到高台上的男人哑声开了口。

    不是跟他说的,是跟太上皇。

    “父皇,她......她是不是回去了?”

    管深一怔。

    回去?

    回哪里去?

    回三王府吗?

    那他回府看一下便知。

    对着高台上的两人鞠了鞠身,他退了几步,转身快步离开。

    这厢,太上皇看了卞惊寒一眼,示意如清也退下。

    高台上便只剩下了他们父子二人。

    **

    【哎,一千字真心写不了什么,明天开始恢复更新哈,谢谢大家的包容和等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