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

    人呢?

    大家震惊又惶然,慌错四顾,又难以置信。

    虽然,方才有强光乍起,刺眼了一瞬,但是,大家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高台啊,一个人就这样突然不见了,这、这......

    比大家更震惊的,是卞惊寒,他还站在那里,保持着举杯的动作,笑意僵硬在脸上,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敛去,面白如纸,连薄唇都血色全无。

    有那么一瞬,他的脑中是空白的,忘了动,忘了反应,直到耳边嗡鸣,眉心一痛,他才回过神来,慌乱四寻。

    聂弦音!

    台下,左右,身后......

    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他在高台上无措转身、再转身,遍寻、再寻。

    聂弦音!

    没有。

    都没有。

    哪儿哪儿都没有,都没有她的身影。

    “聂弦音.......”他又慌又怕地唤出声来。

    “聂弦音......”他拔高音量,声音苍哑得厉害。

    一声一声唤着聂弦音的名字,他在高台上辗转四寻。

    高台上视野开阔,能看到很远。

    若是被人所擒,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就看不到了,他想到一种可能。

    他最担心的一种可能,也最怕的一种可能。

    其实,此时此刻,他心里很清楚,这已不是可能,而是肯定。

    她肯定回去了,肯定穿回去了。

    因为方才他们两人喝合卺酒的时候,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脸,他一直看着她,他看着她准备承接他递给她的茶水,也看着她突然不见。

    对,他就是眼睁睁看着她在他面前消失不见的。

    就像突然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的。

    一颗心慌惧不堪,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裹得死紧,让他透不过气来,呼吸越来越困难。

    如果是这样,如果是这样,他......他要怎么办?

    怔怔垂眸,看向自己的脚边。

    脚边的地毯上,一枚杯盏横陈,杯盏里的酒水撒泼出来,将大红地毯打湿了一块。

    是她方才端着递到他唇边的那枚酒盏。

    他又仰头望天。

    天空湛蓝、白云飘飘、微风徐徐......

    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就像......

    他又茫然转眸,怔怔看向右侧华盖下的太上皇。

    “父皇......”

    太上皇一震,被他那苍哑破碎、慌乱无助的一声父皇撼到,也被他眼中的赤红血色吓到。

    方才的一幕,他自是也跟众人一样,都看在眼里。

    与众人不同的是,大家可能还在慌错地做着种种猜测,他与面前的这个儿子一样,已然猜到了发生了何事。

    那丫头回去了,回她那个人间去了是么。

    他不甚明白的是,为何原主的身子也不见了?

    微微抿了唇,他自位子上起身,举步走到这个第一次如此不知所措向他求助的儿子面前,伸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转眸,他看向场下。

    场下众人还在哗然、唏嘘和议论纷纷。

    虽然大家都压抑了声音,可站在高台上的他,还是能听到些许。

    说前太子卞惊卓所言非虚,聂弦音果然是妖女。

    他面色一寒,朗声道:“方才有强光刺眼,很显然是有奸人作祟,竟然有人胆敢在我大楚皇宫、在我们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将人掳走,可见此人手段绝非一般,方才那强光不是法术,就一定是蛊术、或者迷幻术,来人!”

    场下四寂。

    禁卫上前。

    “立即封锁宫门,搜人,再派一拨人出宫去追,切记,要确保良妃的安全。”

    **

    【素子准备出发回苏州了,白天都在路上,晚上十点有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