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卞惊寒面色不善地睇着小太监。

    太上皇边上的如清连忙上前躬身:“皇上,奴才马上再去准备一杯。”

    卞惊寒没做声,转眸看了看弦音。

    弦音还有些在方才的那份震惊中没有回过神,不过,却也不是完全不知道面前发生了何事。

    反正心里各种滋味不明。

    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大楚第一妃竟然是自己!

    红盖头还没等卞惊寒掀就被风吹掉了。

    如今合卺酒又出了问题......

    见卞惊寒没做声,如清征询的目光看向自己的主子太上皇。

    一直沉默不语看着这一切的太上皇终于出了声,扬袖指了指自己面前小案桌上的一杯茶水。

    “吉时不能耽搁,这杯茶水朕还没动,暂且拿去用吧。”

    如清颔首领命:“是!”

    场下众人甚是震惊。

    震惊这个男人会如此做。

    若是常人,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寻常举措,可他不是常人,是太上皇,此等行为就是赐,就是赏。

    且赏赐的还不是寻常物,是自己的茶水,可见他并没有将被赏之人当外人,也足见被赏之人在其心目中的地位。

    大家都是明白人,自是都懂了。

    这个男人不仅救了急,还以此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表明了自己承认并支持这个叫聂弦音的女人被册立为妃的立场。

    既然他都如此了,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还能说什么?

    “谢父皇。”卞惊寒鞠身。

    大家都懂的道理,他又岂会看不破?

    心中些些意外,也甚是感激。

    对他来说,自是很乐意如此。

    不仅仅因为他此举明显提高了聂弦音的地位,更因为他的茶水他放心。

    在他的眼里,没有什么比面前这个女人的安全更重要。

    而这个男人的茶水正好是经过层层把关、试喝试毒过的。

    除了宫人例行的确认检查,他觉得这个男人定然也以自己的方式确认过茶水,不然,不会众目睽睽之下,将其赐给聂弦音,毕竟,若聂弦音出了什么事,他便是最直接的嫌疑人,他如此精明谨慎,绝不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如清端了那杯茶盏,来到帝妃二人面前,双手呈给新帝卞惊寒:“皇上,请!”

    不同于有些边国合卺酒是夫妻二人挽着胳膊喝,在大楚,合卺酒的喝法是夫妻双方互喂。

    所以,茶水是新妃喝的,那便是新帝执杯。

    卞惊寒伸臂自如清手中将茶盏接过。

    见弦音未动,卞惊寒攥住她小手的另一只手五指用力收了收,示意她接酒,弦音才回过神。

    也未说什么,她伸手端起小太监托盘里的酒盏,整个人其实还有些恍惚。

    心里很乱。

    卞惊寒朝她微微一笑,举杯,恐她不会,示意她:“将你的内腕跟我的内腕相贴。”

    弦音依言照做。

    两人腕心相贴,他举杯递到她面前,她同样举杯递到他唇边。

    卞惊寒唇角弧度又大了几分,连眼角眉梢都是绵长的笑意,他略一轻凑,便衔住了她手里的酒盏盏口,黑眸如曜,深凝着她,一瞬不瞬。

    弦音亦看着他,看着他漆黑如墨的深瞳里,自己红衣似火的身影,也略一启唇,准备承接他手中茶盏的盏口。

    所有人都看着高台上的二人。

    忽然,一道强光乍亮,似两人手中杯盏的反光,又似晴空中突然而起的一道闪电,刺得在场的众人眼睛一痛,再下一瞬,众人便惊错地发现,高台上只剩下了新帝一人。

    **

    【孩纸们莫担心着急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