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厢,宋蓉走得极快,回了史馆。

    史官的公务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急急走到自己平素公务的那张桌旁,自袖中掏出一卷书卷,快速翻开。

    执笔、蘸墨、挥毫。

    飞快地自书卷上写下几行字后,就丢了笔,将书卷执起,一边快速浏览了一遍,一边吹了吹上面的墨迹。

    一刻也不敢耽搁,又快速合上,拢进袖中,出了史官公务处,去了隔壁的史料阁。

    史料阁里,掌事正在将长长的木梯搭于快高至屋顶的书架上。

    宋蓉眸光一动,含笑走过去:“靳掌事,怎么没去看大典?”

    靳掌事闻声回头。

    因为同馆共事,两人早已熟络得很,平素开开玩笑什么的都是常事,见到是她,靳掌事当即就抱怨道:“还不是你,你的那本关于前太子和前右相的记录才交上来,我还哪有时间去看大典?你又不是不知道,按照规定,这新帝都登基了,要开启新的历史篇章了,太上皇建隆年间的所有史书史料就必须全部归档存放好。”

    宋蓉也不生气,抿嘴笑。

    “也不能全怪我吧?胡大人呈上去给太上皇过目,太上皇也花了大半日呢,对吧?”

    “你还好意思说太上皇花了大半日,你自己花了多少时日?你要是早点搞好,莫说太上皇确认花半日,就算花一日也......”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若是被人知道我们私下妄议太上皇,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我知道给您添麻烦了,这不是专程过来给您道歉来了吗?”宋蓉嗔道。

    靳掌事笑:“这还差不多。”

    说完,便抱着一捆史书,顺梯而上,宋蓉连忙伸手替他扶好梯子。

    见所有建隆年间的史书史料都在梯子旁边,她提议道:“你在上面放吧,我一捆一捆递给你,这样快。”

    “你不去看大典吗?”

    “我这不是将功折罪吗?再说,大典我刚刚已看过了。”

    靳掌事便没再说什么,继续上梯子。

    宋蓉看了看他,弯腰拾起一捆,不动声色,目光快速搜寻。

    一捆一捆都是按照时间来打包的,五年一捆。

    终于寻到了自己的那本关于前太子和前右相的记录,她又抬头看了看靳掌事,见对方在上面正专心摆放,她连忙快速将那一本抽了出来,拢进袖中,又将袖中准备好的那一本拿出来填进去。

    上方靳掌事已摆好一捆,下梯,她便将手里的那一捆举起来递给他。

    **

    奉天殿外,卞惊寒和弦音牵手并肩而立。

    端茶水的小太监拾阶而上的时候,大概是太过紧张,脚下绊了一下,手里的托盘没拿稳,一个倾斜,托盘里的茶盏跌落下来,滚了好几个台阶。

    台阶上铺了厚厚的红毯,茶盏没破,但是里面的茶水尽数撒泼了干净。

    啊!

    场下众人一阵低呼。

    合卺酒洒掉可不吉利啊。

    小太监吓得面白如纸、魂飞魄散,当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一个劲磕头告饶:“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

    【嘤嘤嘤,一千字真写不了什么,可又实在木时间,真心对不起大家,谢谢大家包容,依旧是晚上十点还有更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