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画师左右手各举一副,总共八幅画。

    其中新帝四张,正面一张、背影一张,以及左侧影右侧影各一张。

    不愧是名画师,画得那叫一个栩栩如生,那被风吹起的衣袂和发丝,那举止神情,就像是新帝要从画中走出来了一般,尤其是那王者的气质透过宣纸尽显无遗。

    两张弦音的,两张他们夫妻二人的。

    夫妻二人的是一张正面,一张斜侧方视角看过来画的夫妻行大礼时跪拜神坛天地的情形。

    真真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佳偶天成,完全一对璧人。

    而弦音的两幅,一副也是正面,另一幅是背影。

    背影那副尤为画得好,那凤冠上的珠翠,霞帔上的凤纹都画得一丝不苟、分毫不差,饶是看不到脸,却比能看到脸的那副正面画像更加的有神韵、有气质。

    只是......

    卞惊寒眸光微微一敛,觉得有些熟悉。

    他拾步下了几个台阶,近前了一些距离看。

    蓦地想起,曾经在三王府的致远院里,也出现过类似的这么一幅画。

    之所以说类似,是因为那幅画的具体细节他已记不清了,而且,画工不是一个级别,肯定也不会一模一样,他印象深刻的就是这样一个宫廷女人的红衣背影,以及画上的字。

    【好运接力,传给你拿到此画后第一个看到的人,你就会好运连连,噩运消散。】

    当时,他跟云妃正被他父皇误会,而且他父皇特别信鬼神乱力,所以,他的第一反应以为是他父皇的人,故意拿如此一幅画来试探他,或者是其他宫的人,别有用心。

    直到后来,在午国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幅画是他身后的这个女人画的,她似乎是......想要找什么人?

    后来她跟他一起了,他也将这件事给忘了。

    现在想想,应该是自己猜错了,她从异世而来,大楚毫无亲人朋友,怎么可能找什么人,或许只是她随手一画而已,毕竟凤冠霞帔是每个女人大婚时都会有的装扮,也没什么稀奇,又或许那幅画根本就不是她所画。

    当然,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唇角一勾,他再度拾阶而下,一直走到那幅画的跟前。

    “拿笔来!”

    一太监立即拿了笔上前,双手呈上。

    卞惊寒接过,大手执笔,微微倾身,略一沉吟,提笔于那张画上,袍袖轻动、潇洒挥毫,龙飞凤舞的字落于那个背影的边上。

    【大楚第一妃聂弦音】

    既然凤冠霞帔是每个女人大婚时都有的装扮,这幅画又看不到脸,为了不让别人再有他方才的那种误会,他就明明白白地写出来,这幅画上画的是谁。

    执画的画师也一字一字念出来:“大、楚、第、一、妃......”

    然后就止了,弦音的名字他自是不敢念,毕竟已经贵为娘娘,名讳又岂是他们能直呼的?

    在场众人就将这五字都听得真切,不少人心里又是一阵激荡。

    “一会儿将这些画都送去龙吟宫,各位画师皆有重赏!”

    四名画师谢恩。

    卞惊寒将手中毛笔交于边上太监,微笑回头,却见高台上的女子神色不对,面色发白,满脸满眼都是震惊。

    **

    【一早起来赶着码的,又要出门各种跑,接下来的还是晚上十点哈,谢谢大家包容。】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