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在场下所有人的注视下,卞惊寒带着弦音徐徐转身。

    女子熟悉的倾城眉目入眼,众人一震。

    还真是聂弦音!

    她的失语好了吗?

    她一个通房丫头出身,怎么能......

    而且,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先跟群臣商量一下吗?

    至少事先应该让百官们知道吧?

    大家都下意识的看向礼台右方的太上皇。

    只见其面色沉静、眸色无波,一副闲适之姿看着这一切。

    其实想想也是,新帝定然是经过这个男人同意的,不然,这一切也不可能能顺利进行到现在。

    既然这个男人都首肯了,而且,册封的也不是皇后,连贵妃都不是,最重要的,如今已经礼成、木已成舟,他们还能有什么话讲?

    难怪口风瞒得那么紧,难怪他们都不知道登基大典上会有大婚这么一出,这父子二人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想要这样的结果吧。

    所有人都看着高台上的那一双男女。

    其实,撇开身份,论样貌,两人还是很配的,男的龙章凤姿,女的倾国倾城,一对璧人大抵就是形容他们这种的。

    云妃,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云太妃,也在观礼的太妃人群中。

    看着高台上携手并肩的两人,她垂眸弯了弯唇,心中早已滋味不明。

    说不羡慕,说不失落,那肯定是骗人的,可再羡慕又能怎样,再失落又能如何,她,终究是没有这个福分。

    想当初收到卞惊寒的那张字条,她还真是激动了好久。

    可最后卞惊寒跟她说,那字条不是他写的,是有人从中作梗,她又失望了好久。

    其实,她自己本就有些怀疑字条的真实性,毕竟,太不符合卞惊寒的性子了,不像他的所作所为。

    而不顾及她一个女子的面子,也不顾及她会不会难过,会不会难堪,会不会尴尬,就主动跟她讲,字条不是他写的,他对她没有这方面的意思,请她不要误会,这才像是他的风格,像他的做派。

    可就是这样的他,才让她觉得越发难能可贵。

    从不利用别人的感情,也从不出卖自己的感情,不欺骗、不暧昧、不将就!

    与此同时,心里风起云涌的,又何止云妃一人?

    还有站在人群后的女史官宋蓉。

    今日不是她当值,所以,她不用记录,只是观礼。

    看着高台上两人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她尤为心绪难平。

    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场面、这样的排场,她幻想过无数次,在梦里也出现过无数次,只不过,男的,从来都是卞惊卓,女的,从来都是她。

    谁知道造化弄人,一夜之间,卞惊卓竟然从高高在上的一国太子,变成了险险才保住脑袋的阶下囚。

    不,不是造化弄人!

    一切都是人为,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这刺眼的男人和女人。

    就在大家各人眉眼、各种心情的同时,这厢,四位画师纷纷拿了做好的画起身,行至高台的下方,一字排开,将手里的画展开举着,请新帝过目。

    **

    【素子实在是太忙了,只能更这么多,请孩纸们原谅,么么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