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纷纷跪地。

    山呼的声音响起:“恭迎太上皇———”

    今日的太上皇依旧一袭五爪龙袍加身,只不过不是明黄,而是藏青,踏着入口处的红毯信步而来,身后跟着如清,以及好几个太监宫女。

    也不知是因为退为太上皇的缘故,还是因为没有着明黄的缘故,今日的他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平素的凌厉,多了几分难得的温润。

    礼台的右手边龙座华盖已专门为其摆好,他脚步未停,径直走过去坐下,才扬袖,朗声:“都起吧。”

    “谢太上皇!”

    大家相继起身。

    太上皇也是掐着时辰来的,所以,他落座后不久,入口处太监抑扬顿挫、中气十足的唱喏声就又响了起来:“皇上驾到———”

    全场静谧,循声望去。

    一袭红衣的男人走入大家的视线。

    众人一怔,尤其是百官。

    红衣?

    新帝登基不穿明黄龙袍?

    大家第一反应都是诧异。

    可很快又发现,虽是红衣,也是龙袍呢。

    红衣胸口的位置,那金丝蚕线绣的五爪蟠龙栩栩如生、腾云驾雾,似是要飞出来一般,特别打眼,想不看到都难。

    男人沿着大红地毯阔步走过来,稳健从容、步履翩跹,红衣似火动。

    虽然这个男人一向以墨袍示人,但是,在场的不少人是见过他穿红衣的,这是第二次,只是这两次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具体是哪里不同,却又说不上来,因为此次是龙袍,所以气场不同?好像不是,这个男人一向自带气场,就算只是王爷,也气势慑人得很。因为此次心情好,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风姿阔绰、器宇轩昂?似乎也不是,第一次他也丝毫未表现出不悦呀。

    男人快步从分列两旁的众人面前经过,一直走上礼台,先对着华盖下龙座上的太上皇恭敬一鞠:“父皇。”

    太上皇微微颔首:“嗯。”

    男人这才直起腰身,转身面向众人,大红袍角因为他旋身的动作簌簌甩开,划出完美的弧线,英姿飒爽、霸气尽显。

    众人跪。

    礼仪官朗声宣读太上皇下的退位诏书,以及新帝的继位诏书。

    诏书宣读完毕。

    众人山呼声响起,直冲云霄。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卞惊寒扬目看着场下,什么动作都未做,那份尊贵威严就像是与生俱来。

    礼仪官的声音再度响起:“祭告天地———”

    边上的一太监躬身上前,将一把已经点好的香恭敬呈上。

    卞惊寒接过,转身,来到摆着祭祀三牲的神坛前,一撩龙袍袍角,跪于蒲团上,举香而拜,拜完起身,将香插于神坛前的香炉里。

    再度转身面向场下。

    黑眸如曜,映着阳光万丈,他薄唇轻启,声如洪钟,朗朗响起。

    “蒙太上皇抬爱和信任,朕,即日起,登皇帝位,朕深知肩上责任,定当谨记太上皇教诲,修身正己、心怀天下、勤政爱民,望,百官们扶持,亦望百官们督正!愿,大楚国运亨通,亦愿黎民百姓安居乐业!朕,定不让大家失望!”

    场下众人的山呼声再度响彻云霄。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卞惊寒扬袖,“平身———”

    “谢皇上!”

    待大家全都站起后,礼仪官继续走程序:“礼花贺———”

    司仪局的礼官们纷纷将手中准备好的礼花燃放,一时间噼里啪啦声此起彼伏,一朵一朵的礼花在天空中炸响炸开,饶是青天白日,亦是璀璨了半边天。

    礼花燃放了好一会儿才止,喧嚣归于宁静。

    礼仪官再度开口,众人以为他是要宣布登基大典到此全部礼毕,却听得他说的是:“新娘子入场!”

    众人一怔。

    新娘子?

    正诧异处,丝竹弦乐声起,大家纷纷看向奏喜乐的司乐坊众人,却又听得有人低呼:“快看快看,新娘子......”。

    大家又齐刷刷看向入口处。

    在红毯的那一头,一大红身影在两个嬷嬷的搀扶和一堆宫女的簇拥下,缓缓走入所有人的视线。

    还真有新娘子!

    大家甚是意外。

    在场众人,尤其是百官,都只知道今日是新帝登基大典,却不知还同时是大婚仪式。

    难怪新帝会一身红装。

    选在登基大典这一日大婚,如此盛大的排场,也不知是哪一家的女子?

    百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同列的其他文武官员,想看看是谁家女儿,想看看是谁竟然瞒得这么深,却丝毫线索都没有。

    女子被大红头盖所掩,看不到脸,只看其身形,已是婀娜娉婷。

    众人心中疑惑更甚。

    红衣女子一行踏着红毯、伴随着喜乐,缓缓走来,走过众人跟前,走向那长身玉立在神坛前的新帝。

    神坛需拾阶上去,女子一行走到台阶下便停了下来。

    一手执明黄卷轴的太监上前。

    女子一行跪了下去,两嬷嬷小心翼翼搀扶着女子。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聂家有女,聪慧灵秀、贤良淑德,甚得朕心,着即册封为良妃,赐居含音宫,钦此———”

    所有人怔住。

    聂家有女?

    哪个聂家?

    满朝文武无聂姓,能想到的名门望族亦无聂姓......

    众人纷纷想到一人。

    聂弦音?!

    就在大家猜测之际,女子也开了口:“臣妾谢主隆恩,也恭贺皇上荣登大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清润如珠,婉转动听,如糯如莺。

    在场众人基本上没有听到过这声音,就算少数人听过,比如太上皇,又比如史官里的人,也都没有听出什么问题来,因为弦音是刻意捏了几分嗓子,让自己柔得不能再柔说出这句话的,说完,她自己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百官们又都愣住。

    不是聂弦音?

    聂弦音不缩骨不是哑巴么。

    新帝唇角一勾,什么都未说,也未让女子平身,而是快步拾阶而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来到女子面前,伸手亲自将女子扶了起来。

    因女子头上戴的凤冠较大,红盖头本就盖得不牢,抬头起身之际,又恰逢一阵清风拂过,女子头上的红盖被风吹下。

    **

    【孩纸们除夕快乐,除夕快乐,除夕快乐哦,还有一更五点来刷,大家莫急哈,为何暂时封妃不是后,下章解释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