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弦音就因为呼吸受阻醒了,迷迷糊糊,见到是他,哼哼唧唧的,半推半就。

    说实在的,曾经看到他府中既无王妃,又无夫人,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而且那样一副生人勿近、任何人不能触碰,哪怕触碰他的袍子都不行的高冷做派,她真的觉得他特别特别禁欲,甚至还怀疑过他是不是这方面有问题。

    谁知道跟了他之后才发现,狗屁的禁欲,不喜人触碰那也是针对别人,在她面前,他简直就不是人,那方面的需求大得很,动不动就拉着她做,而且,每次都将她榨得干干净净。

    毕竟是自己爱的男人,其实,她也喜欢被他要、被他占有、与他水乳相融的那种感觉。

    两人又是好一番纠缠。

    情动处,她抱着他的头娇喘连连地叫着,拼命地攀上他的背,情难自禁地咬上他的肩膀。

    借着几分亢奋、几分意乱情迷、几分情绪失控,她亲着他的喉结,咬着他的耳朵,气喘吁吁问他:“卞惊寒.....你......你这方面的需求那么大,我觉得......我觉得我一个人太累了,根本满足不了你,要不......要不你再找一两个女人?”

    男人没有回答,精壮的腰身一挺,深猛一袭,弦音被撞击“啊”地大叫一声,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差点都被他给撞了出去。

    全身一阵颤抖,那里更是一阵痉挛涟漪,还未缓过来,他的第二下又来了,又强又猛,攻城略地,弦音毫无招架之力,脑子里哪里还能再去想其他,一片一片的白,直到她在他的身下彻底绽放。

    **

    离登基大典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皇帝也从龙吟宫里搬了出去,搬去了凌波宫。

    龙吟宫里的物件摆设全部换成了新的,从外殿到内殿,也都重新装饰一新,大到橱子、龙榻、小到灯座、灯盏,全部都是新添置的。

    皇宫里四处也是各种布置,处处张灯结彩,六局二十四司只要跟登基有关的,都是全力以赴做着充足的准备。

    随处可见忙碌的宫人,到处都是一派喜气景象。

    史馆里面也是一片忙碌。

    每逢换年号,史官们虽称不上是最忙的,却也一定是特别忙的人之一。

    因为换了年号,就等于一段历史做了一个小结,史官们需将换年号之前的所有史记史料史录全部整理好、确认好、存档,然后开始新年号的记录。

    大部分皇帝在位时期就用一个年号,也有少数皇帝一生用过几个年号,这个就根据皇帝自己意愿,但,旧帝退位、新帝登基,是绝对要换年号的。

    “宋蓉,前太子、前右相,李襄韵的那些记录整理好了吗?”

    “马上就好。”

    “你快点,这都搞了几日了,这些都是要给皇上看过后归档存起来的,马上就新帝登基了,不能再拖了。”

    “嗯,知道的,正在赶着呢。”

    “快,要快!”

    “是。”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新帝登基之日。

    弦音其实早就醒了,但是,她依旧阖着眼睛,一动不动,佯装还在睡着。

    她清晰地感觉到身边的男人醒来,感觉到他的视线凝落在她的脸上,感觉到他蜻蜓点水一般在她的眉心落下轻浅一吻,感觉到他将她的头轻轻抬起,抽走枕在她头下的手臂,感觉到他起身下榻,感觉到窸窸窣窣他在穿衣......

    她始终没有睁眼。

    那夜她那样问他,他就只是狠狠要她,也没有回答她,她就再也没有问过这方面的问题。

    她不问,他也只字不提。

    今日他都要离开三王府进宫登基了,登基大典之后,他就住在皇宫、睡在龙吟宫里了,他都不跟她说点什么吗?

    其实忍住这么久不问,真不是她的性格,她真的是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给他压力。

    而忍住这么久什么都不说,也不是他的性格呀,他又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说了怕她失望,怕她伤心?

    但是,但是,至少今日应该带她进宫参加他的登基大典吧?

    这是他一生最光鲜、最荣耀的时刻,她想亲眼见证,他应该也想让她亲眼见证吧?

    不以他的女人出席,就以一个普通的观礼者参加就好了呀。

    可是......

    恐他是因为见她熟睡,不想吵醒她,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她故意翻了个身,且还动静弄得不小。

    谁知,他依旧没有说话,微微眯开的一点视线,她看到他在躬身拔鞋。

    尼玛,几个意思啊?

    心里一阵失望,她索性醒了。

    只手撑着身子仰起头,另只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她瓮声问他:“起那么早?对了,今日是不是登基大典?”

    男人转过身,弯腰亲了一口她的脸蛋,“嗯”了一声。

    然后直起腰身系腰间的锦带。

    就一个嗯,没了?

    弦音汗。

    她都问得这么直白了好吗?

    心里好难过,终于再也忍不住,她问出了口:“卞惊寒......”

    可还未问完,就被男人打断:“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说完,都未等她反应,就拾步出了内室的门,留下弦音一人傻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

    靠!

    弦音倒头躺在床上。

    越想越不爽,越想越郁闷,也越想越生气,哪里还睡得着?

    干脆起了身。

    待她面容惨淡、生无可恋地穿好衣服、洗完脸,外面就传来管深的声音:“姑娘,早膳已经准备好了,在外房的桌上。”

    弦音哪里还有胃口?

    扒拉了两口稀饭就推了碗筷。

    刚准备出门去乳娘那里看思涵,管深正好过来。

    “姑娘吃好了吗?若吃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出发?

    弦音一怔。

    “去哪里?”

    “进宫参加王爷的登基大典呀。”

    弦音又是怔了又怔。

    所以,让她参加了是吗?

    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她撇嘴一叹:“吃好了,走吧。”

    府门口,两辆马车已经准备好。

    弦音发现一辆就是寻常一马一车的那种马车,一辆却是四马拉的那种超级大马车。

    管深指了指那辆大的:“姑娘坐那辆。”

    “怎么要那么大的马车?”心中疑惑,弦音拾阶而下。

    “王爷马上就是大楚的新帝了,排场总归要大点。”管深回道。

    弦音汗。

    好吧。

    完全就是浪费。

    她踩着踏脚凳躬身上了马车。

    **

    【今天更新毕,过年素子在老家巨忙,初四之前每天四千字哈,初五开始加更,请大家理解包容哈,谢谢,爱你们~~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