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是烫了吗?还是烧了?

    “没什么。”男人泰然自若,云淡风轻,还甚是自然地伸手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弦音皱眉摇了摇头。

    他是以为方才那么短的一瞬,她什么都没看到他手心是吗?

    所以现在还特意提壶倒水证明自己的手什么事都没有?

    眸色一痛,她直接跑过去就攥了他的手臂,并且将他手里准备端起来喝的杯盏一把接了下来,放在桌上。

    然后拉了他手想看,他握成了拳头不让她看。

    “真的没事。”他也蹙了眉。

    她不信。

    她已经看到了,怎么可能会相信没事?

    她执意要看,她非要看,不看她不放心,她开始掰他的指头,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用力去掰。

    男人很意外她会如此,眼波微微一漾。

    也很无奈,“你怎么那么倔?”

    换做常人,他只要一扬臂,就能将人甩飞,可面对的是她。

    当然,常人碰都不敢碰他,更别说这样吊在他手臂上掰他指头,也只有她,才敢如此放肆,才会犟得像头牛一样。

    见她小脸脸色很不好,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眸光敛了敛,索性五指一张,摊了手给她看。

    通红的掌心入眼,弦音瞳孔剧烈一缩,停了动作。

    掌心中央的皮整个都没有了,边缘稍微还有些,却不是被烫得焦了、就是起了卷、还有许多水泡,触目惊心。

    看完一只,她又去看他另一只。

    另一只更甚。

    弦音难以置信地看着,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将自己裹得死紧,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难怪,难怪她摔在地上,他站在她面前就是不去扶。

    难怪她走在他后面,他就将手拿到前面,她跟他并行,他就负手于身后。

    “怎么弄的?”

    话问出口,她已红了眼眶。

    她抬眼看向他,他将视线撇开,没做声。

    她以为他不愿意说,也不打算说的时候,他又开了口:“找吕言意弄的。”

    弦音一怔。

    男人的声音继续:“本王听手下负责找她的人说,在天泉茶楼看到她了,本王便赶去,因心中急切,不小心撞上一上茶的伙计,伙计托盘里端着的小茶炉和茶壶被本王撞掉,边上有一小娃儿,眼见着茶炉和茶壶要落在小娃儿身上,本王便徒手接住了,于是就.....”

    “你做什么非要找她!”男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弦音嘶吼一声打断,一直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也终于夺眶而出。

    这次轮到男人怔住。

    徐徐转眸看向她。

    一时间有千头万绪从脑子里划过,困扰在心里的那团乱忽然一下子清明,他微微眯了眸子,忽然抬手挑起她的下巴。

    想到他的手伤,弦音又伸手握住他的腕,将他的手拿开。

    “看着本王!”男人开口,声音微哑。

    弦音吸吸鼻子,抬起红红的眼睛。

    四目相对。

    弦音以为他是有话要说,谁知道他只抿了薄唇只字不语。

    两厢沉默,她等了等,他依旧没有开口,黑如琉璃、又深如潭水一般的凤目凝着她一瞬不瞬。

    她心中疑惑:“怎么了?”

    男人忽然扶额笑了。

    是那种非常会心的笑,甚至低低笑出声来。

    然后似乎很激动,还转过身去低笑了两声,再转过来看着她,眼角眉梢都是绵长的笑意,黑眸里也是从未有过的亮,就像是坠入了夏日的星子,点点星光随着笑意漾开。

    弦音彻底懵逼。

    尼玛,她哭,他笑?

    看到她哭了,他就觉得那么好笑?

    小脸瞬时就冷了。

    男人却还是很开心的样子。

    甚至也不顾手掌都那般样子了,还探进袖中掏了掏什么东西,握住,伸到她面前。

    “早上你不是说要奖赏吗?你猜猜看,本王手里握的是多少银子?猜对了,银子你就拿去。”

    弦音:“......”

    也更加懵了。

    跳跃实在有些大,她完全跟不上他的思维。

    刚刚在说手,说找吕言意,怎么突然又说到奖赏了?

    而且,奖赏就奖赏吧,还让她猜?

    换作常人,她可能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他这样的男人,几时见过他有如此无聊的举措?

    “王爷的手不疼吗?”她问。

    “疼,所以你快点猜。”男人一本正经回道。

    弦音便更加无语了。

    疼还这般无聊?

    “既然是奖赏,为何要我猜?奖赏就应该直接给,要我猜的话,我若猜错了,岂不是拿不到?那还叫什么奖赏?”

    “你就那么没自信?不敢猜?”

    尼玛,还激将上了。

    好吧,那就赌一把,奖赏这种东西,她本来就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的。

    垂眸看向他攥握的拳头,她心里分析了一番。

    虽然他的手很大,但毕竟是手,一手握终究有限,这般空间的话.....只能握一锭整银吧?

    可若是银票,那就说不准了,一张纸,面值大小天壤地别。

    她抬起他的手臂,左右前后端详了一遍他的拳头,想看看到底是银子,还是银票。

    然,丝毫都看不出。

    这让她怎么猜?

    算了,他的手伤成那样,让他这样拿着,她都替他疼得厉害,就随便猜一个吧。

    “五十两。”

    男人轻嗤一声,摊开手。

    一枚黄灿灿的大金豆赫然入眼,弦音眸光一敛。

    艾玛,竟然是金子!

    当即就嚷开了:“王爷误导我,王爷说,让我猜猜看王爷手里握着多少银子,王爷没说是金子。”

    男人笑。

    本王嘴里是没说,但是眼睛一直在告诉你。

    所以......

    他挑挑眉尖。

    “嗯,是本王误导你了,故,本王决定,这枚金豆还是赏给你!”

    说完,将手里的金子递给她。

    “真的?”弦音霎时眼睛就亮了。

    这么好?

    自是欢喜接下。

    “谢王爷。”

    笑嘻嘻将金子拢入袖中,又想起他手上的伤,小脸一下子又凝重起来:“那王爷的手.....对了,王爷在天泉茶楼找到吕姑娘没?”

    “没,”男人转身往里面厢房走,“进来帮本王擦药。”

    弦音怔了怔。

    进来?进哪里来?中房吗?

    可待她入了中房,发现中房没人,她才知道,他是让她入内室去呢。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