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走后,弦音抱着小家伙玩了一会儿,小家伙又睡了过去。

    她便拿了梳子,轻轻地梳小家伙头顶已经浸透发软的胎垢,一点一点将其梳下来。

    梳着梳着,她又想起了皇帝,想起她问卞惊寒,皇帝还好吧,卞惊寒说,不太好。

    其实昨夜之前,她被关的那两日,她就发现皇帝的状态不好了。

    昨夜之事,应该只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艾玛,皇帝是兰婕妤的儿子这件事,她竟然忘了跟卞惊寒说。

    这么个惊天大奇闻,她竟然忘了跟卞惊寒说!

    也是一连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桩桩不小,她才一时忘了说这个,此刻想起来了,她天生急性子,就恨不得跑去如意苑告诉他。

    好在没多久卞惊寒就回来了。

    脚刚踏进门,她就激动地叫道:“卞惊寒卞惊寒,有个特大特大新闻忘了跟你说。”

    “什么?”

    “你知道兰婕妤,就是那本《景康后妃史》里面的那个兰婕妤,跟我一样穿越的那个,她是你的谁吗?”弦音故作神秘地卖起了关子。

    “我的谁?”卞惊寒听得有些懵,一头雾水,“我跟她有关系?”

    “嗯,有关系,很大的关系。”弦音点头。

    卞惊寒思忖了一瞬,摇摇头:“不知道。”

    “就知道你肯定想不到,她是你的———亲祖母,换句话说,就是奶奶,是不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卞惊寒震惊。

    “你是说......父皇就是兰婕妤的那个儿子?”

    “对头!”

    卞惊寒难以置信。

    想了想今日皇帝跟他说的话,问他想不想他母妃,说自己有些想娘了,说他是九岁失去母妃,自己是五岁。

    五岁?

    兰婕妤可不就是生下皇子五年后去世!

    “你是怎么知道的?读了他的心里吗?”

    “嗯,就是因为读到了这个,我才敢告诉他,我是从另一个地方来的。”

    卞惊寒怔了怔。

    难怪。

    难怪那般迷信的一个人,在卞惊卓说她是妖女的时候,一丁点都不为所动。

    “李襄韵她娘找你过去,是不是想让你帮李襄韵求求情?”

    卞惊寒回过神:“不是,她是跟我告辞的,说想回自己府去住。想来是因为李襄韵的事,她觉得不好意思再住在三王府里。”

    弦音有些意外。

    “你同意了?”

    “嗯,既然她执意,便让她去吧,其实,在我这里,李襄韵是李襄韵,她是她,不过,既然她执意,便让她去吧,如意苑的几个婢女也都给了她。”

    “嗯,”弦音点点头,“现在想想,卞惊寒,你那时没有收李襄韵的那个拥寒门的令牌真是太明智了,不然,想说自己跟拥寒门没关系都不行。”

    “其实,我早就怀疑她的拥寒门不简单,她一个女子,没有身份没有背景,也没有出众的能力,怎么可能两三年就建立起这么一个江湖组织?背后一定有人。我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卞惊卓。”

    弦音朝他竖了竖大拇指:“思涵她爹棒棒哒!”

    **

    【本章过度哈,另外会有两三章甜蜜,然后下一个事件,在收尾哈放心,还有,明天素子要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更新直接下午五点来刷哈,素子就不留言通知了,谢谢你们的理解包容,爱你们,么么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