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不明其意,怔了一下,才拾步上前。

    皇帝朝他伸出手。

    卞惊寒便更不懂了。

    “父皇......”

    刚准备开口询问,皇帝直接一把握了他的手。

    卞惊寒惊得微微一颤,好在他擅藏匿情绪,旋即便让自己恢复如常。

    意识到对方只是想握自己的手时,卞惊寒的心里更是讶异到不行。

    虽只是一个牵手的动作,他却从未见到他对哪个儿子做过,谁都没有,他小的时候,他母妃最受宠的时候,他都没有牵过他的手。

    所以,他才会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才会被他的举措惊到。

    皇帝是坐着的,他是站着的,拉着手很奇怪,他便蹲了下来,最后干脆跪了下去,跪在他的脚边。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他,也第一次发现,他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也会老、也会失败,也想要温暖。

    意识到这一点,他便做了一个大胆的举措。

    反手握了他的手,并伸了另一只手过来,一双手将他的那一只手裹在掌心。

    这是他第一次碰这个父亲的手,也是第一次看清他的手。

    很干,像干枯的树枝一样,根根青筋突起,裹在掌心都有些硌手,掌心的茧子也很厚,看得出,一些茧子是常年拿刀拿剑所致,而一些茧子是常年拿笔所致。

    手背上甚至有一道很深的疤痕,疤痕很陈旧,想必年数很久。

    关于他们那一辈的夺嫡,虽然史书是已无多少记载,有记载的,大都是几个失败的老王爷如何多行不义必自毙的。

    但是,就冲那场夺嫡,死的死,伤的伤,就不难想象当时的惨烈。

    这个男人是如何拼荆斩棘、拼出一条血路一步一步登上宝座的,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能在夺嫡中胜出,定然不是常人,定然吃了不少苦头。

    “父皇,厉神医就在外面,要不要宣她进来给父皇请请脉?父皇放心,她能在只触到父皇脉搏的一瞬就能知道父皇是中蛊,肯定会医好父皇的。父皇知道吗?刚刚儿臣进宫之前,她就只是给聂弦音施了几针,聂弦音不缩骨的时候,也能讲话了,她的医术真的是让儿臣叹为观止。”

    皇帝垂眸,似是弯了弯唇,又似是没有,没有做声。

    见他如此,卞惊寒作势就准备起身:“儿臣去让她进来。”

    “朕已经让中书舍在拟旨,朕退位,你继位。”

    卞惊寒震惊。

    当然,也不信。

    他猜到,他会将皇位传于他,但是,不是现在,他以为,目前的情况,他最多只是先立他为太子。

    毕竟他五十岁都未到,而且,他有多在意这个皇位,他知道,不可能轻易放手,那绝对不是他的作风。

    所以,是在试探他,对吗?

    “父皇,儿臣带神医前来,就是给父皇看病,治蛊,希望父皇龙体早日康健,儿臣并无任何非分之想。”

    “朕有说你非分之想了吗?”皇帝反问。

    卞惊寒一时语塞。

    皇帝轻叹:“朕老了,也累了,不想管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