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思,卞惊寒又岂能不明白?

    大手轻轻揉捏着她的肩:“聂弦音,相信我。”

    沙哑磁性的嗓音就响在她的耳畔,带着坚定,也带着几分无奈。

    弦音心口一颤,在他怀里缓缓抬起头。

    “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

    “没有只是。”卞惊寒哑声低头,吻上她的唇。

    不同于平时的霸道强势、贪狠汲取,这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吻,如春风细雨,温柔缱绻。

    弦音还是很快就气喘吁吁起来,他缓缓将她放开,深眸如曜,凝着她,启唇,灼热暧昧的气息轻撩在她的面门上。

    “寒毒,和没有你,我更不能忍受的,是后者。”

    字字句句清晰入耳,弦音怔住。

    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以及他说了什么之后,弦音的一双长睫颤动得特别厉害。

    比长睫颤得更甚的是一颗心。

    怔怔看了他片刻,她忽然展臂将他的颈脖一圈,跺脚嗔叫道:“哎呀呀,烦死了,卞惊寒,你要不要这么会说情话呀?说得人家都快要哭了。”

    很受用她撒娇的样子,卞惊寒唇角一勾:“别哭,我那不是情话,我那是亲身经历之后的肺腑之言。”

    弦音心里自是欢喜得紧,丝丝甜蜜就像是涟漪一般一圈一圈在心底深处荡漾开来,嘴上却是不满地嘟囔着:“哎呀,还说!嘴上是不是抹了蜜呀?”

    “亲我一下。”他指了指自己的唇。

    “干什么?”嘴上虽这样问着,弦音还是很欣然地对着他的薄唇啄了一口。

    “甜不甜?甜就是抹了蜜,不甜就是没抹。”卞惊寒问。

    弦音汗。

    她那不是就一比方嘛,而且,他们两人刚刚才亲过不是。

    两人打打闹闹,时间过得也快,没多时就到了三王府。

    下了车,也没有进府,卞惊寒征得厉竹同意,准备带她进宫给皇帝诊治,当然,他也很细心地让弦音一起。

    弦音知道他的用意,让她一起,尽量避免就只有自己和厉竹的单独行动,是吗?

    弦音又不是真的不放心他们二人,所以,没去。

    而且,她才不想进宫呢,皇宫那种地方,能不进,最好不进,每次进宫都没好事情。

    当然,她不去的理由是自己累。

    见她叫累,卞惊寒便也没有坚持,让她回府好好休息。

    **

    回到三王府,弦音就直奔乳娘那里去看小思涵。

    小家伙正好醒着,她从乳娘手里接过来,抱在怀里。

    大概是真的母女连心,小家伙一到她手上,就朝她笑,粉雕玉琢、眉眼弯弯的小模样,让她一颗心瞬间晃动得厉害。

    晃得她眼角干涩,晃得她鼻尖发酸。

    吸吸鼻子,她问乳娘:“她几时吃过的?”

    “回姑娘话,小郡主刚刚吃饱。”

    “那我先抱去云随院了,一会儿她饿了,我再送过来。”

    奶水被涨回去了,她已是自责得厉害,现在自己有时间,她还是希望能多自己带。

    **

    龙吟宫

    卞惊寒让如清进去内殿通禀的时候,只说了自己求见。

    他得先将情况跟他父皇说清楚了,再让厉竹进去探病,不然,这个男人如此多疑谨慎,想必也不会轻易看。

    卞惊寒进去的时候,皇帝正躺靠在内殿的躺椅上,似是在小憩。

    见卞惊寒进来,才缓缓坐起身。

    卞惊寒发现,才几个时辰不见,这个男人似是又一下子苍老了不少,整个人没有什么精气神儿,特别憔悴,也特别颓废。

    卞惊寒心口竟微微一疼。

    他知道,昨夜的事给他打击不小。

    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里上的。

    轻拢了眉,他撩袍跪下:“儿臣给父皇请安。”

    皇帝微微扬了扬袖,示意他起来。

    “父皇,儿臣找到了当年伺候母妃的一个嬷嬷,跟她大概了解了一下当年的情况。”

    卞惊寒便将从辛嬷嬷那里听到的粗略大概地跟皇帝禀报了一番。

    当然,是能说的,说,不能说的,他没说。

    比如,他母妃如此做的真正动机,又比如,他母妃手臂上伤口的真正来历,他都没有说。

    说完,他以为这个男人定然不会轻易信,定然会有不少问题再问他,也定然会让他将辛嬷嬷带过来见他。

    所以,跟辛嬷嬷告辞前,他已跟辛嬷嬷做好了交代。

    然而,出乎意料的,没有。

    皇帝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什么也没有问。

    只是叹息。

    “以前,朕夜游之时,都是你母妃咬自己手臂救朕,没想到,到头来,朕的命还是由她来救,她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女人啊,是朕对不起她,让她承受着不能承受之痛,让她苦不堪言去求死,朕也对不起你,让你小小年纪就备受摧残,让你整整受了十四年的寒毒之苦......”

    皇帝显然有些激动,声音异常苍哑,说到最后,甚至失声。

    卞惊寒有些怔住。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从来没有。

    在他的眼里,他从来都是那样强势、那样强硬、那样冷漠、那样无情。

    他几乎没见过他跟人说对不起,就算说,也丝毫情绪不带,从未见过他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还跟他说对不起。

    不仅意外,他还很触动。

    看来,昨夜的事对这个男人的打击是致命的。

    他从他的眼里看到了灰败。

    那也是从来没有从他身上看到过的。

    “父皇......”

    他发现自己也突然找不到语言。

    “老三。”皇帝突然唤他。

    “儿臣在。”

    还以为他要有何吩咐,不料却听到他问:“你想你娘吗?”

    卞惊寒一怔。

    不意他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更不意他用的是娘,而不是母妃。

    启唇刚准备回答,却又听到他的声音先响了起来:“你是九岁没了娘吧?朕......是五岁。“

    末了,也未等他反应,忽的一声轻笑:“看来,朕真的老了,竟突然有些想自己的娘了......”

    卞惊寒再次怔住。

    不仅为他说的话,也为他那自嘲又苦涩的轻笑。

    那样子,就像是承载了千年的风霜一般,让他觉得很难受,说不出的难受,就像是什么堵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父皇......”

    “过来。”皇帝朝他招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