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顿吸捻逗弄、轻咬厮磨。

    弦音难耐地仰起头,身子扭动着,几乎要承受不住,他才将她的那一粒吐出,凑到她的脸前,与她鼻尖相触,坏坏地左右轻磨,哑声暧昧吐息:“真涨回去了。”

    弦音早已七荤八素的,体内火热乱窜,哪还听得到他在说什么,直接张嘴咬了他的薄唇一下。

    都是他,让她难受得不行!

    谁知他顺势将她的唇反咬住,随之就加深了那个吻。

    一边狠狠地汲着她口中的气息,一边大手不闲,在她丝绸般的肌肤上游弋探索,抚过她玲珑的曲线,攀上她身前的风景。

    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就算已经没了奶水,还是较以前大了不少。

    已经情动的身子哪经得起他这样撩拨,弦音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不断胀大不断胀大的热气球,都快要炸了,却找不到一丝出口。

    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张开两腿,圈住他的腰身,双臂攀上他的背,将自己更紧更进一步地送给他。

    是因为刚刚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自己心里发生了变化,导致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吗?还是因为生过孩子,自己身体的需求变大变强烈了?弦音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急切和渴望过,就像是吃了情药一般,就差开口央求他快点给她了。

    好在对方也似乎早已按捺不住了,伸手探了探她那里,见她的身子已经做好了准备,便抱了她一只腿,将她的身子打开得更大,腰身一挺,将她结结实实占据。

    **

    考虑到弦音这几日定然没有好好休息,卞惊寒只要了她一次,可一次已经累得她够呛,而且,她才闭上眼,天就亮了。

    因为她是枕着卞惊寒的胸口睡的,所以,卞惊寒晨起的时候,虽然动作已经放到了最轻,她还是醒了。

    卞惊寒让她再睡会儿。

    她本也打算如此,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忽然想起昨夜厉竹说的话。

    “你今日要随神医去见什么人吗?”

    “嗯,以前服侍过我母妃的一个嬷嬷,我想找她了解一些情况。”对她,卞惊寒也不隐瞒。

    弦音便撑着酸痛的身子坐起来:“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说不定我的读心术能派上用场。”

    “不用,你在家好好休息。”卞惊寒自是不忍,昨夜将她折腾得不轻,然后又连半个时辰都没睡到。

    “没事,一会儿马车上可以休息。”弦音扯过衣服就穿。

    见她坚持,卞惊寒便随了她的意。

    简单地用了些早膳,两辆马车就直奔城郊而去。

    弦音上车就枕着卞惊寒的双腿躺下了,马车一摇一晃,又加上男人就在身边,她的一颗心特别安定,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又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窒息感,她惺惺松松睁开眼,发现卞惊寒又在吻她。

    汗。

    刚想推他,他已先她一步将她放开。

    “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地睡一觉吗?”弦音撅嘴,不满地嘟囔。

    卞惊寒无辜挑眉:“我只是想告诉你,到了,唤你没反应、推你不见醒,一亲你,你就醒了,我发现这种叫醒方式,屡试不爽。”

    弦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