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毒,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假死药,她甚至顾不上去想,自己如果真的心跳止、脉搏停会不会灵魂出窍、穿越回现代去,她只知道好痛,五脏六腑都被钢刀铰、都被钝器剜的那种痛,直到她再也没有一丝意识。

    再次醒来是在一间密室里,看到密室里除了自己,还有皇帝,且只有皇帝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终于取得了他的信任。

    其实,今日早朝,现在应该说昨日早朝了,当时,她就在龙椅的后面。

    皇帝下旨将她处以斩首之刑时,她透过椅背图案之间的缝隙,观察着众人的反应、读着大家的心里。

    真是各人眉眼、各种心思。

    当然,其间的两人最为让她印象深刻。

    一人便是卞惊寒,他不知她就在龙椅之后,更不知这只是皇帝之计,他以为皇帝真的要处死她,各种与皇帝求情和力争。

    看着他的样子,她恨不得就从龙椅后面出来了,但是,她强自忍住了,她不能冲动,否则皇帝怪罪、前功尽弃。

    另一人便是卞惊卓。

    她第一次看到他温润的外表下,眼底凝上阴笑的样子,她也看到了他的心里,那让她意外又惊错的心里。

    【只要判了聂弦音死刑,卞惊寒必反,就算他不反,本宫也会助他一臂之力,培养李襄韵多年,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她意外的是,没想到幕后黑手是他。

    他已是一国太子,将来皇位便是他的,他做什么还要如此害她害卞惊寒?

    而让她惊错的是,李襄韵竟然是他的人。

    李襄韵是拥寒门门主,那就说明,拥寒门真正的主人是他!

    还有,什么叫就算卞惊寒不反,他也会助他一臂之力?

    她很想将这些告诉卞惊寒,很想偷偷传递个消息给他。

    虽然皇帝说故意赐她斩首之刑,是将计就计,揪出真正杀死顺六子的凶手,但是,她知道,皇帝的目的不仅仅这一个。

    皇帝是想一箭双雕,不仅将计就计,还以此来试探卞惊寒的忠心,看他会不会为了救她而做大逆不道之事。

    又加上窥得卞惊卓如此可怕的心里,她更是心焦如焚。

    卞惊寒真是四面楚歌,处境太危险了。

    但是,她没有机会,没有任何传递消息的机会。

    全程都在皇帝的视线之下,除了在龙椅之后,她就一直被关在密室。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虽不能将消息传给卞惊寒,但是,她可以一五一十将从卞惊卓眼里看到的,告诉皇帝。

    至少,后面若真出了什么事,皇帝至少知道李襄韵真正的主人是谁,拥寒门真正的主人是谁。

    是他卞惊卓,而不是卞惊寒。

    饶是如此,她还是很怕卞惊寒为了她做出冲动之事,毕竟他韬光养晦多年,也有自己储备的力量。

    她一直提心吊胆。

    好在她担心的事没有发生。

    也是,精明如他,或许早已参透其中,不然不会一直保持沉默,静观事态发展。

    场中众人一个一个还在那份震惊中回不过神。

    震惊太子卞惊卓是黑风,是事件的始作俑者,也震惊弦音会被皇帝藏于龙椅之后听政。

    有一人冷汗涔涔。

    那就是大太监如清。

    他常侍帝王身侧,长伴帝王左右,他竟然都不知道聂弦音还活着,明明皇帝已经毒死了她,明明她在他眼皮底下落的气,谁知到头来这一切竟只是假象。

    这让他不由地觉得,皇帝对他可能并不信任。

    不然,为何没有告诉他这些,不仅没有,他想想天牢里这丫头“中毒身亡”后,皇帝甚至破天荒地跟他说了许多其他。

    说自己为何要这样毒死这丫头啊,如何处置这丫头的尸体啊,等等等等,讲得很详尽。

    会跟他一个奴才讲这些,这并不是这个男人的作风。

    现在想想,是故意的吧?

    故意试探他的忠心?

    看他会不会将消息透露出去。

    好在,他忠心可鉴。

    皇帝或许也打消了对他的怀疑,才会将刚刚下给禁卫统领,让其去太子府寻面具的圣旨,放心地交给了他。

    虽然皇帝起初对他的不信任,他表示理解,毕竟他接替单德子的大太监一职不久,而且,他去寻月禾,月禾就落湖死了,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句。

    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前方,大概是见太子卞惊卓半响不出声,既不替自己求情,也不替自己狡辩,一副认定事实、无话可说之态,皇帝开了口:“老五,你为何要这样做?”

    这个问题是所有人疑惑的,刚刚李襄韵也问了,卞惊卓没有回。

    弦音也一直不明白这点。

    她便也循着众人的视线一起,看向卞惊卓。

    卞惊卓垂眸弯唇:“为何?儿臣为何这样做,父皇难道不知道吗?”

    “朕应该知道吗?”皇帝当即反问,“朕只知道,朕对你不薄,你的母后和你的弟弟出了那样的事,朕也没有因此迁怒于你,废掉你的太子之位,你还要怎样?”

    卞惊卓闻言,嘴角的笑意不减,反而更加放大了几分。

    “是吗?父皇对儿臣真的不薄吗?”他笑问向皇帝,整个人有些摇摇欲坠。

    皇帝面色沉沉:“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语气跟脸色一样沉。

    “父皇没有废掉儿臣的太子之位,到底是父皇对儿臣不薄,没有因母后的事迁怒儿臣,还是因为废立的日子还未到,还未到建隆十六年?”

    皇帝面色明显一滞,深邃的眼底掠过难以置信。

    卞惊寒瞳孔微微一敛,眼底同样划过一丝讶然,不过,瞬间就被他敛去,恢复如常。

    全场众人自是震惊又莫名。

    什么日子未到?什么未到建隆十六年?

    难道当今皇帝说过建隆十六年废立太子之位了吗?

    皇帝微微眯了凤目,带着几许探究、几许危险,一字一句,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你什么意思?”

    “儿臣没什么意思,就字面上的意思,父皇应该比儿臣更心知肚明,儿臣就想问父皇一句,到了建隆十六年,儿臣还会是太子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