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既然如此,那他再怎么否认、再怎么说自己是被人栽赃陷害的,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他的这个父皇不会再相信。

    或许,他父皇早就知道这一切是他所为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只是等他的这顶青铜面具的证据。

    意识到这一点,他身形一晃,就像是兜头一棒,让本在云端的他一下子跌落到了地上,摔得头破血流、摔得心念如灰。

    这厢,弦音提着长长大大的裙摆,开心地快步拾阶而下,跑到卞惊寒面前朝他眉眼一弯:“卞......”

    惊寒二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她猛然意识到这是在金銮殿上、众目睽睽,连忙紧急改道:“三爷。”

    那一声“卞三爷”差点让卞惊寒没绷住。

    若不是长剑在脖,他恨不得一把将面前歪着脑袋、笑得如同春日破晓的朝阳一般明媚的小人儿揉进怀里。

    小人儿紧接着又笑靥如花地开了口:“侍卫大哥,你的剑是不是可以收了?”

    带刀侍卫怔了怔,征询的目光看向前方高座上的帝王,帝王几不可察地点点头,侍卫便手臂一缩,将横在卞惊寒颈脖上的长剑收起,“唰”的一声插于腰间的剑鞘里。

    弦音甚是开心地站在了卞惊寒的边上,紧挨着他的手臂。

    两手握。

    十指相扣。

    跪在不远处的李襄韵看着这一切,脸上一阵白,一阵青,眼底的灰败藏匿都藏匿不住。

    众人亦错愕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明明是死囚,明明已被赐斩首之刑,为何不仅好好的,还被皇帝掩于龙座之后,让其上朝听政?

    古有垂帘听政,那也只是太后垂帘年幼帝王,从未听说过有帝王让不相干的小毛孩幕后听政的,虽然她并非真的小毛孩,只是缩骨而已,却也绝对没有先例,何况她还是戴罪之身!

    弦音不用看大家的心里,都知道大家在想什么。

    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好不真实,到现在,她还觉得自己晕乎乎的,不敢相信。

    这件事还得从昨夜皇帝去天牢给她送那顿好吃的说起。

    她知道饭菜里有毒,皇帝眼中的心里已经告诉她了。

    她不仅知道饭菜有毒,还知道是哪一盘菜有毒,她亦是从皇帝的眼中读出来的。

    她也惊错,她也吓得不行,没有办法,她强自让自己镇定,她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卞惊寒不在,她只能靠自己,她快速思忖着该如何自救?

    很快,她就发现了疑点,皇帝跟她视线对上的时候,想的是哪一盘菜有毒,而且,只想这个,再无其他关于毒的。

    想哪一盘菜有毒,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除了这一条心里,她读不出任何其他关于毒的心里。

    比如,正常人既然想了哪盘有毒,不是也会想一想她会不会不食那一盘,他都没有。

    这就让她不得不觉得他是在刻意。

    而且,他堂堂帝王,想要她死,直接赐死就好了,又何须用这种偷偷下药的方法?

    就算不想让外人知,他也可以直接来牢房里赐她毒酒一杯,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她还不是得喝。

    横竖是死,死了横竖是无人知,他又何须如此麻烦?

    她想了想,只有一种可能,他在试探。

    试探她说的她的读心术只对三十五岁以下的人有用,她看不到他的心里。

    既然是试探,那就不是真的想要她死,所以,她决定赌了。

    那样的情势,不赌也是死。

    所以,她每一盘菜都吃了,包括那盘毒菜。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