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澜略一沉吟,又开了口:“父皇,这就更加说明了有问题,不管他是逃了,还是被人杀人灭口了,都说明他有问题,他有问题,就说明的确是有人在陷害三哥。”

    皇帝敛着眉目,气场压得很低。

    半响之后,转眸,再度问向李襄韵:“那个黑风有何特征?”

    李襄韵咬唇想了想。

    “戴着青铜面具,跟民女在一起的时候,一直装哑巴,没有开口说过话,身高......”

    她回头,环顾殿内。

    “身形比较高大......”

    与殿内的不少人相仿。

    “除此之外呢?”皇帝又问。

    李襄韵摇头。

    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

    “所以,你要朕如何相信你的话?”皇帝语气沉沉。

    面色明显带着不耐,末了,又转眸问向自始至终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当事人卞惊寒:“老三,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卞惊寒一直被侍卫以长剑抵着脖子,也不便鞠首。

    “儿臣只想说一句,今日跪于龙吟宫外,是儿臣想以跪求情,并非父皇罚儿臣跪,既然儿臣想今夜举事,这是多么重、多么大的一件事,为何儿臣不回府自己组织、自己带领,而是让李襄韵一介女流来做这件事?”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觉得此话在理。

    皇帝却似乎并不这样觉得,“或许,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此事若成,你坐享其成,此事若败,你好撇清自己。”

    不少人又觉得皇帝说的这种也不是不可能。

    卞惊寒垂眸弯唇:“父皇要这样说,那儿臣实在无话可说了。”

    皇帝睇着他,没做声。

    忽的纷纷边上的如清:“伺候笔墨!”

    如清一怔,连忙躬身上前:“请问皇上是要拟旨吗?”

    皇帝依旧没吭声。

    见他没有否认,如清只得将皇帝面前龙案上的空白明黄卷轴摊开,并帮其准备好笔墨。

    心里却忍不住道:这拟旨之事不是都是中书舍做的吗?怎么还要自己亲力亲为了?

    是拟如何处置三王爷谋逆之罪的旨吗?

    殿下众人心中亦是纷纷猜测,大部分跟如清的想法一致。

    皇帝执笔挥毫、龙飞凤舞。

    末了,“啪”的一声将手中笔扔于桌上,将卷轴一推卷起,执起递给如清。

    就在众人以为是让如清宣旨的时候,却听得他道:“既然那个平二水是八公主宫里的人,她就也脱不了干系,让她无论如何将人找到!”

    如清一怔,众人也怔住。

    所以,这圣旨不是下给卞惊寒的,是下给卞鸾的?

    好吧。

    如清领命,双手接过圣旨,快速而去。

    殿中气氛再次陷入冷凝,全场鸦雀无声。

    这厢,如清来到卞鸾的宫里。

    出了这样的事,不久前还被禁卫过来找过人,卞鸾自是也早起来了,未睡。

    听说圣旨道,跪了一地接旨。

    如清打开明黄卷轴,准备宣念,龙飞凤舞的字入眼,他瞳孔一敛,刚张的嘴就紧急停住。

    这并不是给八公主的圣旨!

    而是......

    他震惊不已。

    不仅震惊皇上为掩人耳目的此举,更震惊圣旨上的内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