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卫钳制着李襄韵来到殿前。

    见其站在那里没有下跪的意思,禁卫推了推她。

    她僵硬着身子,就是不跪。

    禁卫抬脚就朝她的膝盖弯里踢了一脚,她猝不及防,被踢得整个人朝前一踉,“咚”的一声跌跪于地的同时,有什么东西从袖中甩了出来。

    白白的、小小的、毛茸茸的。

    是一只小貂儿。

    只是,是死的吗?还是假的?怎么会一动不动?

    李襄韵也意识到这一点,连忙扑上去,将其拾起来。

    赫然发现,小貂儿嘴里还有一些褐色残物,嘴角流着一抹黑血,早已没了声息。

    李襄韵瞳孔一敛,疑惑,伸手探进自己袖中掏了掏。

    错愕、震惊、难以置信!

    完全难以置信!

    脸色大变、目眦欲裂、胸口起伏,她再次在袖中掏了再掏,又再次拿起那只小貂儿细看。

    确定,袖中空无一物,确定,貂儿已亡。

    就像是瞬间被什么东西击中,李襄韵身子一晃,手中貂儿跌落,而她整个人就像是一下子被抽走了所有生机一般,跌坐在自己腿上。

    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惨白如纸,就像是被车轮碾过,一丝血色都没有。

    所以......

    所以......

    她怔怔转眸,看向卞惊寒,眼泪忽的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汩汩冒出来,唇瓣薄颤,她哑声低喃:“对......对不起.....,”

    所有人都看着她。

    只见她忽然看向前方的皇帝,并猛地伏地“咚”的一声磕了个响头。

    “皇上,请皇上恕罪,此事跟三王爷无关,民女被人设计了,都是民女的错,都是民女糊涂,民女真的被人设计了......”

    那俯首磕头与声泪俱下的样子,与先前那个下跪都不愿的女人完全判若两人。

    并没有人对此表示同情。

    在大家的眼里,觉得她现在突然搞这一出,无非就是见兵变落败,弃卒保车,为了保护主子卞惊寒,自己担下这一切。

    皇帝扬目看着她,自是也不信,轻嗤:“你堂堂拥寒门门主,谁能设计于你?”

    “民女句句属实,请皇上明鉴......是黑风,是黑风他.....”李襄韵有些激动,当然,不是激动皇帝不信她,而是激动自己直到此刻才明白过来的真相。

    “黑风跟民女说,皇上囚了聂弦音,且已下旨判了她斩首之刑,三王爷求情未果,还被皇上罚以在龙吟宫门口长跪,为救聂弦音,三王爷已动了反心,甚至......甚至已通知王府的人,让他们子时动手。”

    “黑风知道民女一心为三王爷,一心向往三王爷,便跟民女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个王府能有多少人,就算三王爷暗中储备力量,也绝对不是皇上的对手,皇城光禁卫军就有五万,还有常规军,至少十万以上,三王府的府兵跟这些人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可若能得我拥寒门相助,那就不同了,此次若能助三王爷宫变成功,帮其救下聂弦音,三王爷定会对民女刮目相看,且欠下民女一个大大的人情,所以,民女就......就......”

    主要是这些年,黑风为她出谋划策、为她鞍前马后、一心一意为她,所以,她深信黑风、依赖黑风,从不疑黑风。

    “其实,方才在宫门口,一个三王府的府兵都没有看到时,民女就觉得不对劲了,而且,皇上的禁卫军和常将军的人马显然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民女前来一样,就等着民女前来送死一样,但是......民女也没有多想......”

    她怀疑任何人,也绝对不会怀疑黑风。

    “直到方才民女看到这只貂儿,看到这只中毒而亡的貂儿......”

    李襄韵垂眸看着地上的那只死貂,神情有些恍惚。

    “黑风今日给了民女一粒药丸,说是食用后可以让自己内力成十成百倍地大增,让她举事前食下,因为药效只有一个时辰,方才场面混乱、情况危急,民女一时忘了这个,原本小貂跟药丸民女是分别装在左右两只袖袋里的,刚才打斗之时,将小貂打了出来,民女没有多想,就揣在了那粒药丸一个袖袋里了,然后,然后大家也看到了,貂儿死了,食了那粒药丸中毒死了......”

    众人唏嘘。

    李襄韵垂眸,摇头苦笑。

    如果她没有忘,如果行动前,她食下了药丸,那么,此刻变成尸体的,就是她,是吗?

    太可怕了!

    如果这一切不是真切地发生在她的眼前,她真的无法相信,她怎么也无法相信,黑风,竟然会要她的命。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让拥寒门谋逆坐实,让卞惊寒谋逆坐实,然后杀人灭口,让她中毒身亡,那么,这世上就再无人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对吗?

    李襄韵神情悲伤又愤懑。

    众人看在眼里,却无法感同身受,因为无法理解,也不知道黑风是谁,听得一头雾水。

    皇帝没有出声,自是也没有人敢问,就只是听着。

    卞惊澜震惊李襄韵的这一切的同时,却也不禁暗自庆幸。

    庆幸自己今日幸亏多了一个心眼。

    真的幸亏啊。

    那个小太监说他三哥让他带话给管深,他其实并没有起疑,因为那话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若他夜里子时还未归,今日肯定是不会回了,让管深他们不要等。】

    让他起疑的是,管深在听到这句话时的反应和表情。

    浑身一震、愕然慌乱、又心神不宁、并有些闪躲的表情。

    一句普通的话,怎会让管深有如此大的反应,他想想不对劲,想想便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这是一种信号?他三哥在跟管深传递什么信号?举事的信号?

    他吓得不轻。

    他又想起他三哥跟他说过,除了父皇,谁也帮不了我,这件事,

    然后,他又想起在龙吟宫门口,他三哥跟他说过的话。

    【除了父皇,谁也帮不了我,所以,你切记不要插手。】

    切记?

    用如此严重的词,是不想他卷入此次事件中来,对吧?

    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哪里还坐得住?

    这件事有多大,他心里清楚,后果有多严重,他心里也清楚,一旦迈出这一步,就再无回头路可走,所以,他赶紧又入了宫,借给他父皇请安之际,偷偷跟他三哥确认了一下这件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