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卞惊寒瞳孔巨敛,起身站起,望向噪杂的方向。

    龙吟宫门口传来动静,他循声侧首,见皇帝出来,他作势就要上前,眼前蓦地寒光一闪,带刀侍卫的长剑已横在了他的颈脖上。

    皇帝睇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快步拾阶而下,身上的龙袍都没穿好,腰带都没有系,就散开着披在身上。

    如清着急地在后面叫:“皇上这是要去哪儿啊?皇上,外面乱,皇上还是待在龙吟宫里安全,皇上......”

    的确很乱。

    虽然还没有杀到龙吟宫这边来,但是,厮杀的动静很大,隔那么远都能听到兵器交接的声音,以及看到那边的光亮,火把熊熊,似是要燃亮了半个夜空。

    皇帝一直行至一广袤开阔处,才停住脚步,纵身一跃,飞身上了一处风灯柱子的顶端,迎风而立,扬目远眺着宫门口那边。

    见他如此,如清更是吓得不轻,急得在下面仰着头围着柱子直转:“皇上,皇上下来吧,那么高,皇上这要是摔着了可怎么办啊?”

    虽然知道这个男人会武功会轻功,可毕竟年纪在那里了,不能比年轻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而且,现在两军交战,万一有个流剑什么的怎么办?

    可皇帝又岂会听他的话?恍若未闻。

    微微眯着眸子,薄唇紧抿,一瞬不瞬望着远方。

    如清见自己嗓子都哑了,皇帝也没有反应,便只得作罢,任由了他去。

    好在没多久禁卫统领就来了。

    急急从他身边而过,若不是他喊住,对方都未发现皇帝。

    仰头见皇帝站那么高,还是一根独柱上面,脚边就是风灯,禁卫统领也是抹了一把冷汗。

    “皇上......”

    “已经拿下了吗?对方似乎人马不少啊!”还未等禁卫统领开口,皇帝负手立于柱上冷然先出了声。

    “回皇上,对方的确来势汹汹,不过,好在皇上有先见之明,早已部署好一切,让末将带领禁卫军驻宫内,常将军带军队伏宫外,纵然对方人数不少,却也经不过我们这样里外夹击,如今,对方头目已擒,大部分人也已缴械投降,部分人负隅顽抗,成不了气候,常将军正在收拾他们,恐皇上担忧,让末将前来先禀报宫门口情况。”

    “嗯,”皇帝翩然从灯柱上飞下,一个旋身,落于禁卫统领面前,拂袖转身:“剩下的事情你们办好。”

    话落,拾步就走,边走边吩咐如清:“通知每日上朝的那些人前去金銮殿!”

    如清一怔,现在吗?

    “是,奴才这就马上让人去通知。”

    忽的又想起什么,“那三王爷......”

    “自是更要押去!”皇帝头也未回。

    如清又是一怔,为那个咬得不轻的“更”字,颔首领命:“是!”

    **

    没多久,众人齐聚金銮殿。

    平素都是凌晨上朝,这还是头一回午夜急召,所以也没有人敢有一分耽搁。

    宫人们将金銮殿里所有的宫灯壁灯都点起,虽是深夜,金銮殿里还是亮如白昼、金碧辉煌。

    大家如同寻常一样分立两旁,气氛却与寻常全然不一样,虽然平素也都是肃穆得很,可此时此刻,除了肃穆,更多的是冷凝,整个金銮殿都笼罩在一片低气压当中。

    夜里发生了什么,他们自是都已知道。

    都不用听说,进宫的时候,他们在宫门口都已经看到了,虽然那时战事已停、硝烟已散、侍卫宫人们正在收拾,虽然尸体已经被紧急清理掉了,但是,那歪倒的旗帜、那满地还未来得及冲洗掉的血水、那凌乱于城楼和地上的羽箭,还偶有未清理掉的残肢断腿,无一不说明,不久前,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

    卞惊寒竟然反了!

    卞惊寒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反了!

    有人震惊,有人惋惜,有人不能理解,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阴笑在心。

    当然,大部分都是第一种,惊错。

    这幸亏皇帝有先见之明,不然,岂不是要一夜变天?

    太可怕了!

    皇帝威严高坐正前方,脸上神色不明。

    场下众人大气不敢出。

    当带刀侍卫长剑相架挟着卞惊寒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落于他身上。

    皇帝扬目,扫过殿下众人,示意殿边待命的禁卫统领:“将叛贼的头目带上来!”

    “是!”禁卫统领领命。

    众人心中纷纷猜测开了,会是三王府的谁呢?

    片刻,殿门口传来动静。

    所有人都循声望过去,包括卞惊寒,哪怕脖子上横着长剑,他亦是迫不及待地扭头去看。

    赫然是一个女人!

    虽身上着利落的黑色劲装,但是一头凌乱下来的长发特别打眼,一眼就能看出是一个女人,因为此时是深夜,外面光线极暗,光影偏逆,一时看不到女子的脸。

    直到随着她被禁卫钳制着进入金銮殿,走进烛火的光亮中,也走进众人的视线,大家这才彻底看清女子的眉眼。

    不少人震惊,也有人不识。

    卞惊寒眸光敛紧。

    卞惊澜难以置信。

    因为女子不是别人,是卞惊寒和卞鸾乳娘的女儿,李襄韵!

    女子面色苍白,唇瓣也没多少血色,怔怔看着众人,忽的看到卞惊寒,眸光一亮,下一瞬,又眼圈一红,哑声唤了句:“三爷......”

    卞惊寒睇着她,薄唇紧抿。

    前方皇帝出了声:“不知大家听说过江湖组织拥寒门没有?”

    众人一震。

    拥寒门?

    大家虽在朝为官,江湖之事涉之不多,但是,这个门派,近几年发展迅速,在场的众人基本都有所耳闻。

    “她,便是拥寒门的门主。”

    皇帝扬手一指,直直指向李襄韵。

    众人再次震惊。

    不仅震惊这么个柔弱女子竟然会是拥寒门门主,更震惊今夜帮卞惊寒举事的人竟然是拥寒门的人。

    一直还以为拥寒门只是一个江湖帮派,离朝廷很远,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卞惊寒的势力。

    这个男人藏得还真够深啊!

    其实,想想拥寒门的名字。

    拥寒门,拥寒门,拥护卞惊寒,可不就是说明了一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