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嘴,她还想再说什么,却已发不出声音,随着唇的抖动,反而让原本就止不住的鲜血更是汩汩往下淌。

    终于,身子彻底委顿于地,抽搐了几下,便再无了声息。

    如清看着这一切,看着地下一大滩殷红,看着女人的死状,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污的死状,只觉得背脊生寒。

    静谧,良久的静谧。

    皇帝坐在蒲团上一动未动。

    皇帝不动,如清便也不敢妄动。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皇帝才转眸朝他看过来,示意他:“去看看人死了没有?”

    如清领命,微微紧了呼吸,小心翼翼上前。

    缓缓伸手探于女人的鼻尖下面。

    哪还有一丝气息?

    如清一阵心惊,薄颤着将手收了回来,对着皇帝一鞠:“回皇上,人,已经没了。”

    皇帝不知在想什么,听到他开口,回过神。

    “当真没了吗?”

    如清再探,且探了不短的时间,末了,又摸向她颈脖处的大脉。

    “回皇上,确实没了。”

    半响,皇帝点点头,“嗯”了声,随之又活动了一下酸痛的颈脖,似是疲惫至极,“死了就好,死了就好啊。”

    见皇帝作势就要自蒲团上起身,如清连忙躬身上前伸臂虚虚扶了一下皇帝。

    “请问皇上,这尸体要如何处置?”

    皇帝瞥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天牢里不是有那种隔离密闭的牢室吗?先将尸体移过去,不要走漏了消息,等朕明日早朝下令赐死,等朕指示,再将她已在牢中服毒自杀的消息散播出去。”

    如清怔了怔。

    皇帝的话信息量太大,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细细将他的话咀嚼了一番,除了听懂了,到时对外就说是此女服毒自杀,而不是他下药毒死,其余的,他什么都没懂。

    大概是见他愣在那里,皇帝瞥了他一眼:“不明白?”

    如清颔首,如实回道:“奴才愚钝。”

    “那朕就告诉你,这个女人必须死,但是,老三,三王爷肯定不会让她死,就算朕下令赐死,也指不定老三做出什么举措来,反了朕这个老子也未定,可如果人已经死了,且还是自尽的,与朕无关,那情况就不同了。”

    如清点点头,其实还是似懂非懂。

    他懂的是,这个男人的意思,人如果没死,就有各种可能,只有死了,一切才是定局。

    他没懂的是,既然想撇清自己,不想担责任,完全可以赐死都不用赐啊,直接将她服毒自尽的消息传出去。

    这般想着,他便这样问了。

    “皇上大可以不用赐死的,反正......”

    “因为朕也想借此看看老三的忠心,”他还未说完,皇帝就已经出声了,“明早朕赐死她,比如两日后执行,朕要看看,朕的这个儿子,会不会为了救这个女人真的弑父造反?”

    原来如此。

    这次如清才算彻底懂了。

    这个男人的意思是,首先,这个女人必须死;第二,以防万一,所以先下手为强,让她的死成为定局,第三,故意下令赐死这个女人,缓两日执行,来试探三王爷是否谋逆。

    只是,这招棋险啊,万一三王爷真的反了呢?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瞎担心。

    既然这个男人如此设计,必定早已做了万全准备、成竹在胸。

    换句话说,如果三王爷此次未反便罢,如果真反了,这个男人必定早屯兵静候,只等瓮中捉鳖,是这样吗?

    帝王之术,真真可怕啊!

    如清冷汗涔涔,躬身:“奴才这就去找天牢掌事安排密牢。”

    “嗯。”

    将一切悄无声息地处理妥当,主仆二人便出了天牢。

    此时,外面天已经彻底黑了。

    两人走在空旷广袤的宫道中,一前一后。

    如清心中其实还有一个疑问。

    拾步跟上皇帝,见对方面色还好,他便问出了口。

    “皇上,所以,顺六子真的是聂弦音杀的?”

    “不是。”

    不是?

    那也就是聂弦音是被人陷害的?

    “那......恕奴才斗胆,那皇上此举岂不是遂了凶手的愿,对方想要的,可不就是聂弦音死。”

    “嗯,朕就是要将计就计,遂了他的愿,看对方接下来到底意欲何为?”

    如清点头。

    好吧,原来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握之中。

    一阵夜风吹来,透体的凉,如清打了一个寒颤。

    刚刚还暖烘烘的,竟然就起风了。

    他抬头望了望天。

    天上一颗星子都没有。

    看来,要变天了。

    **

    翌日清晨,天阴沉沉的。

    卞惊寒一身朝服走在皑皑晨雾中,管深迎了过去,见对方眼中布满血丝,怔了怔,才躬身道:“王爷,上朝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嗯,”卞惊寒脚步未停,“神医今日还要出去找人,让薛富陪她一起去,保护好她的安全。”

    “是!”

    “还有,”卞惊寒脚步一顿,回头,左右看了看,才压低了声音跟他道:“本王今日进宫,不知什么情况,你秘密召集好我们的人,等本王指示。”

    管深一愣。

    与其说一愣,不如说震惊。

    召集好我们的人,等本王指示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要举事了吗?

    所以,昨夜他一宿未眠,就是做了这个决定?

    其实,自从跟随这个男人,并得知他在暗中培养各种势力时,他就知道有这一天,也等着这一天,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突然。

    男人似是说得很轻巧,但是,他知道,走出这一步有多难,他一定是经过了煎熬和挣扎,才做的决定。

    一双布满血丝的眼,就是最好的证明。

    昨夜一宿未眠吧?

    管深颔首,响亮回道:“是!”

    卞惊寒转身,准备继续出门,却又再次顿住脚,回头:“切记两点,一,这件事必须秘密进行,不得走漏任何风声,二,告诉他们几个头领,一定要等本王指示再动,就算本王身陷困境,本王也会有办法通知到你们,切不可擅做主张、贸然行动!”

    管深怔了怔,“是!”

    卞惊寒这才敛了眉目,朝服轻荡,拾步出了门。

    **

    【亲爱滴们,素子晚上要去参加个聚会,今天就两更哈,请见谅,么么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