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天牢,皇帝走得极快。

    耳边不停回荡着弦音的声音:“奴婢怕,怕死,奴婢不想死,不想离开小郡主,不想她那么小就没有娘......”

    一直在盘旋不去,盘旋着、盘旋着,就与另一个声音合为了一体,不,是变成了另一个声音。

    “孩子,母嫔对不起你,这几年不认你、没有善待你、甚至抱你都未抱过一次,母嫔是觉得,这样对你好。母嫔一直是母嫔,一直是你的娘,不是兰婕妤,这几年母嫔装兰婕妤,也只是想在这深宫之中,我们母子的日子能好过一点,你的日子能好过一点,母嫔如果真的不认你,母嫔早就逃出宫去了,母嫔整日守着这冰冷的宫殿,就是因为只有在宫里,才能看到你。”

    “母嫔不想死,不想离开你,不想你小小年纪就没了娘,但是,如果母嫔死了,你可以过得更好,那母嫔愿意赴死,你手里端的是什么,母嫔知道,来,药给母嫔吧,母嫔自己喝,记住,是母嫔自尽,不是你杀母,母嫔不希望你今后的人生要去承受这一份不能承受之重......”

    皇帝抿紧唇,脚下的步子越走越快。

    如清跟在后面,必须小跑着才能跟上。

    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跟聂弦音在牢房里谈了什么,只知道这个男人此时此刻心情很糟糕。

    因为脸色非常难看。

    像是生气,又不像是生气,很复杂的表情,说不上来。

    **

    牢房里,弦音也是怔怔跪坐在那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这才感觉到一对膝盖的刺痛。

    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她坐到那方蒲团软座上,轻轻撩起自己的裤管。

    靠,难怪那么痛。

    本就摔破了皮,又被自己为了催泪狠命一蹂躏,一双膝盖都伤得不轻。

    看来,暂时就还是缩着骨吧,如果这个时候恢复,伤口一撑,更要痛得厉害,也不好痊愈。

    目光触及到地上的笔墨纸砚,她低低叹。

    哎,有文房四宝,却不能给卞惊寒写信。

    她是真的很想将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一声,但是,没有可靠的能给她传信的人,她就不能轻易动笔,以免落人于柄。

    吃一堑长一智,她绝对不能再冲动行事。

    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为何会出现在龙吟宫里,他如何查呢?

    所以,她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卞惊寒那边。

    皇帝喜怒无常,随时都可能杀了她,最主要的,如果那个陷害她之人,又弄出个什么实锤来,怎么办?

    所以,她也得想办法。

    咬唇看着那笔墨纸砚,她蹙眉思忖,忽的眸光一动。

    对,从那个宫女下手。

    虽然她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是,她记得她的模样。

    再次跪伏于地,她摊纸,泼墨挥毫。

    所幸她画功功底不错,很快,一张女子的画像就画好了。

    看了看,还算满意,她便一笔一划在边上写了一行字。

    【能否恳请皇上帮忙查一下此宫女是谁安排在龙吟宫的棋子?】

    **

    【孩纸们,本月就剩明天最后一天了,月票快出手、快出手、出手,哈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