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义一个抬眸自是也看到了厉竹,脚步微微一顿,却也只是一瞬,旋即就恢复如常,大步流星走了进来,笑道:“你是神医,还是神算啊,怎么知道我今日回来?”

    厉竹什么都没有说,拾步迎上前,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将秦义的脸扇得一偏。

    八一八二都吓住了。

    秦义唇角的笑意也微微僵硬,他转眸看向厉竹。

    厉竹冷着脸:“聂弦音是不是你囚的?”

    秦义怔了一下,便甚是无谓地耸耸肩,不答反问:“不是大楚六王爷囚的吗?”

    “是吗?”厉竹摇头轻嗤,“别以为你做的事我不知道,你利用......”

    “哟,厉大神医也在啊!”厉竹的话没有说完,一道熟悉的男声骤然自门口响起,将她的话打断。

    院中四人皆是一怔,循声望去。

    一袭绛紫色华服的秦羌自门口走进来。

    见他进来,秦义就笑了:“二哥也是神算吗?”

    秦羌唇角轻勾着一抹冷意的弧度,边衣袍轻荡走近,边不徐不疾道:“若是神算,本宫就不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凉凉地瞥了一眼厉竹。

    厉竹没做声。

    他的言下之意那么明显,她又岂会不明白?若知道她在,他才不会来,是这意思么。

    转身作势就要离开,又听得秦羌开了口:“对了,正好大家都在,八弟,你自己问厉神医拿银子吧,那夜,本宫冒充你去送药给她,忘了你字条上写的要跟她拿银子了。”

    秦义面色微微一滞,不意秦羌突然提这个,而且还主动承认自己是冒充的。

    睃了睃厉竹,见她并无有多少讶色,想必是已知道此事。

    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否认什么了。

    眉眼一弯,他嬉皮笑脸道:“我怎么觉得这银子还是得二哥出呢?”

    “是么?”秦羌唇角依旧一抹冷弧浅浅:“所以,八弟的意思是,本宫被八弟利用,本宫还得上赶着给八弟送银子,感谢八弟的利用?”

    秦义面上的笑意微微一僵,下一瞬却又再次放开来:“看二哥这话说得,这世上有几人能利用二哥呀,但凡利用到了,那也只可能是二哥自己愿意的不是吗?”

    秦羌的脸瞬间就黑了。

    “秦义,以后不要再将你的那些小聪明用在本宫的头上,此次,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本宫就放过你,若有下次,本宫定不轻饶!你好自为之。”

    他放过他,也自有人收拾他!

    见他这般,秦义也不悦了。

    多日来的委屈、不甘、愤懑、难过、惶惶不安全都一下子涌了上来,他便也没绷住,怒了。

    “我这刚回,还没进屋呢,你们就一个一个兴师问罪来了,我做了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你们又是打又是骂的?我不就是让你冒充我,给她送了一株草药吗?”

    秦义扬手一指,指了指秦羌,又指了指厉竹,胸口起伏得厉害。

    声音未停,继续道:“我不就是将聂弦音带到一处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好吃好喝地伺候了她几月吗?我讨到了什么好吗?什么都没有,于聂弦音、于卞惊寒、于你,还有你,我都是罪人!还有父皇,想必我这个庶人是要做到地老天荒、做到死了!”

    “那也是你咎由自取!”秦羌当即回了他一句。

    厉竹亦是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陌生地看着他,就像是完全不认识他一样:“你倒是说得轻巧!带到一处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好吃好喝地伺候了人家几月?你可知人家怀着身孕,你可知别人有多担心,你可知......”

    “我只知她害死了绵绵!”秦义猛地扬臂嘶吼,将厉竹的话打断。

    厉竹和秦羌皆是一震。

    八一八二亦是,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她们不是同一人吗?”厉竹拢眉。

    一个是失忆前的,一个是失忆后的。

    看来这个男人真是偏执得不轻。

    秦义笑,咧着嘴笑,笑得厉竹越发觉得陌生。

    “你跟她不是两肋插刀的好友吗?怎么?她没告诉你吗?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过如此而已。”

    秦义转身就朝里走。

    “我要去换身衣服,进宫见父皇,恕不奉陪了,二位请便!”

    话落,人已经上了屋檐边的回廊。

    八一八二瞅了瞅厉竹,又瞅了瞅秦羌,再互相看了看,连忙拾步跟上自己的主子。

    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厉竹和秦羌两人。

    厉竹也转身朝大门口走,看也未看秦羌一眼。

    刚出大门,随她一起前来、给她赶车的车夫就迎了过来。

    “还回神医府吗?还是直接去大楚?”

    “直接去大楚吧,三王爷飞鸽传书让我去,想必也是有急事。”

    “好。”

    厉竹刚提了袍角,一脚踩上马车的踏脚凳准备上车,就蓦地听到身后男人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曾经以为聂弦音不是你爹就是你娘,但凡她有点芝麻大的事,你跑得比谁都快,如今看来,是本宫错了,让你不辞辛劳、不远万里、甘愿奔波、甘之如饴的,其实是聂弦音的男人、大楚三王爷卞惊寒吧?果然不愧姓厉,着实厉害呢,这网撒得够大啊,遍布多国,且每个男人都是人中龙凤。”

    厉竹眸光微微一敛。

    没有理他,轻抿着唇瓣,弯腰上了马车。

    马车绝尘而去,留下秦羌一人站在那里,越想脸色越难看。

    **

    竹林深处,茅庐内

    李襄韵坐于桌边,猛地将手中的杯盏重重往木桌上一置,杯盏里面的茶水被震得撒泼出来,溅了她一手背,也溅得桌上到处都是。

    “黑风,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啊?当初,我让你想办法,你说让我避避、避避,将精力放在发展拥寒门上,我都听你的,现在好了,拥寒门是发展得如日中天了,可他跟别的女人连孩子都生下来了,我将拥寒门发展得再强又有何用?”

    一袭青衫的男人就站在她附近的窗边。

    一顶青铜面具掩面,故也看不到脸上表情,男人朝她双手比划起来。

    【不好意思,今天好忙,接下来的更新十点哈,爱你们】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