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他记得当初这个女人为了帮他脱困,骗他父皇说,他是为了找神医给他弄治疗夜游的药物时,他父皇问他,是你母妃告诉你的吧。

    所以,这世上,除了他父皇自己,他母妃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父皇夜游的人是吗?

    所以,他父皇才会每夜宿在他母妃这里,因为他母妃知道这个秘密,可以跟他母妃无所顾忌,甚至伤害,是吗?

    所以,铜箱里的那一纸承诺,是他母妃用长期以来的伤痛换来的,是吗?是他父皇对她长期深受其害的一种补偿,是吗?

    他甚至深深地觉得,自己身上的寒毒,那让他夜夜如同经历人间炼狱一般的寒毒,也跟这件事有着莫大的关系。

    刚开始发作的时候,他也受不住,毕竟那时他才九岁,他害怕、他恐惧,他觉得生不如死,他哭着问他母妃怎么回事,他母妃让他不要问,说牵扯太多,说知道他痛、知道他苦,但是,慢慢会习惯的,说他会慢慢习惯的。

    他的确慢慢习惯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夜,夜复一夜,他都会去经历一遍,都会去地狱走一遭,又怎会不习惯?

    垂眸,他弯了弯唇。

    边上的弦音见他一直不做声,疑惑地朝他看过来,便看到他唇角勾起的弧度,那似嘲似痛的弧度。

    “卞惊寒......”她唤他。

    卞惊寒才收回思绪,怔怔回过神,转眸看向她。

    却又蓦地意识过来什么,又将视线撇开了过去。

    但是,弦音还是看到了,看到了他眼角的微微潮红。

    她没有揭穿他,也没有追问,什么也没有说。

    卞惊寒却是出了声,声音有些哑:“母妃,你会理解儿臣、祝福儿臣的,对吧?”

    你不会怪儿臣的,不会怪儿臣就这样舍弃了你用伤痛,甚至生命换来的东西,对不对?

    是儿臣不孝,作为儿子,当年没有能力保护母妃,甚至对母妃的痛苦一无所知,如今,作为男人,作为父亲,儿臣只想尽一切所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否则,得了皇位又如何?纵有万里河山,终究是孤家寡人一个,终究是一个人,永远的一个人,最孤独的那个人,他的父皇便是。

    弦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他一定是在想事情。

    就在她在那里做着各种揣测的时候,他裹了她的手,“走吧。”

    弦音怔怔看向他,发现他早已恢复如常,面色如常,眸色亦如常。

    他起身,将她扶起,转身,正欲带着她离开,弦音忽然觉得自己也应该说点什么,连忙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抽出。

    双手合一,对着墓碑虔诚一鞠:“娘娘请放心,我一定会守护在王爷的身边,只要他不离,我便不弃。”

    卞惊寒回头看着她,显然没想到她会如此,她说完,朝他俏皮一笑,对上他的眼眸时,发现他眼睛里亮得就像是夏夜的星子。

    两人牵着手一起往回走。

    回到王府,卞惊寒去了听雨轩,弦音便去乳娘那里抱小不点去了。

    不缩骨、恢复自己的另一个好处便是,想见自己的女儿、想抱自己的女儿,不用再压抑、再藏掖、再找借口了。

    想见就见,想抱就抱。

    **

    龙吟宫

    单德子端着晚膳进来,发现皇帝还坐在那里,也没有批奏折,亦没有看书,就独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皇上,晚膳好了,奴才给你端上来了,皇上午膳也没吃多少,龙体要紧。”

    单德子端着托盘躬身走到龙案边。

    这个男人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刺激不小。

    从未见他这样过。

    “你说,这世上当真有两个天下吗?”皇帝突然抬头问他。

    单德子一怔。

    两个天下?

    什么两个天下?

    “奴......奴才愚钝,不太......不太明白皇上的意思。”

    “就是除了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上。”皇帝少有的没生气,还跟他解释了一句。

    然,单德子觉得,越解释他越糊涂了。

    世道不是只有一个吗?

    除非......

    “回皇上,奴才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读几句书,以奴才觉得,世道,应该只有一个,而如果非要说多道,奴才就只听说过‘六道’,天道、人间道、修罗道、畜生道、恶鬼道、地狱道,也就是世人所说的六道轮回,我们所处的世道,应该就是人间道,人间道只有一个,所以,世道应该也只有一个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若有人来自其他世道,那必定不是来自天道的仙,就是来自于其他四道的妖魔鬼怪?”皇帝睇着他。

    单德子蓦地想起今日赏花会时,六王爷卞惊安给皇帝的那张字条,皇帝回宫后一直盯着看了很久的那张字条。

    那个、那个不是已经搞清楚了,是卞惊安写的,故意陷害聂弦音的吗?

    难道这个男人还怀疑聂弦音是妖孽?

    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奴才......奴才其实也不知......”

    皇帝冷了他一眼,静默了片刻,忽的自座位上起身:“陪朕出去走走吧。”

    话音未落,人已拾步往外走。

    单德子一愣:“皇上不先用了晚膳再......”

    皇帝理也未理他,径直出了内殿的门,他只得赶紧放了托盘,紧步跟了上去。

    外面天色已黑,宫灯都亮了。

    皇帝走在前面,单德子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皇帝不做声,单德子就也不敢说话,主仆二人沉默地走着。

    单德子还以为他会去御花园,或者宫门口的城楼上,因为平素这个男人遇到烦闷之事,通常会去这两个地方。

    出乎意料的,今日并没有,走着走着,单德子发现,竟然走到了一处荒废的宫殿门口。

    此宫殿并非冷宫,而是听说,先帝时期,曾住过一位疯癫怪异的婕妤,且是被先帝冷落的婕妤,所以,后来,没有妃子愿意再入住,嫌此宫晦气。

    皇帝在宫殿前站了好一会儿。

    他以为他想进去,见里面漆黑一团,正欲上前询问是否要去准备一个灯笼,皇帝又突然转了身:“回龙吟宫。”

    【下更十点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