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那日,之所以会藏在桌子底下,他也并非故意,他是想偷他母妃的还魂丹。

    当时,他乳娘的儿子病重,药石无医,他想起他母妃有一颗还魂丹,是他父皇赐的,便想着偷去给他。

    没想到他父皇跟他母妃突然进来,他就只得躲到了桌子底下。

    那日,他在桌底待了一整夜,除了丑时寒毒发作的半个时辰昏死过去,不知道他父皇跟他母妃发生了什么,其余时间,他都是清醒的。

    他第一次看到他母妃哭,不对,不应该说看到,在桌底下被桌布所掩,什么都看不到,应该说听到。

    他寒毒醒来就听到他母妃在哭,嘤嘤嘤哭得很小声、很小心翼翼、很隐忍,似是极力想让自己哭得寂静无声,却还是发出了声音。

    他听到他父皇在跟他母妃说着对不起,说去拿药箱给他母妃上药。

    上完药,他听到他父皇来到桌边写东西,并将写的东西念给他母妃听。

    【大楚建隆十六年,废太子、立新储,新储为三子卞惊寒。】

    他听到他父皇还说,明日会将此旨装入一特制铜箱,铜箱他母妃保管,开箱钥匙他自己保管,待他二十五岁时,会将钥匙给他。

    他听到他母妃哭着谢恩。

    那时他小,在一个九岁孩子的认知里,他一直觉得他母妃是他父皇最宠爱的妃子,因为几乎每夜都会来,就算先去了皇后或者别的嫔妃那里,召了她们侍寝,却也从不留宿,一定会来他母妃的寝宫,然后宿在他母妃这里。

    所以,他从未多想,见他父皇连这种承诺,连二十五岁立他为储君的承诺都给了他母妃,他就更不会多想,那夜他以为,他真的以为,他父皇只是不小心哪里伤到了他母妃,只是不小心而已。

    直到第二年,他母妃服毒去世。

    对,他母妃是服毒去世的,并非是他父皇赐的毒,而是自己服毒自尽。

    服毒前,他母妃没有任何症状,依旧浅笑嫣嫣,只是将他叫到了面前,跟他说了两件事。

    一件,道歉,连着跟他说了好几个,孩子,对不起。

    另一件,就是将铜箱给了他,说里面装着一个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东西,是他父皇给的,箱子的钥匙在他父皇手上,让他一定要妥善保管好箱子,藏好,不能道于外人知,不能丢失,不能让别人夺去,待他过完二十五岁生辰,便可以问他父皇讨要开箱的钥匙。如果,还未到那日,却实在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了,也可以将这个箱子还于他父皇,换他父皇一个恩典。

    他隐隐觉得不对。

    他追问他母妃,为何要跟他说对不起?铜箱她替他保管就好,为何现在就将铜箱给他?

    他母妃依旧笑着,笑得很美,说,孩子,母妃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他没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他看到了他母妃凄美笑容下,眼底深处的恐惧和绝望,他逼问他母妃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母妃说他的团扇放在外殿了,让他先去帮她取来,她再跟他细说。

    他便飞快地去取了,飞快地回了内殿。

    可是,只是内殿到外殿,再从外殿到内殿的这么个距离、这么个刹那,就好像时光颠倒了乾坤,他还是晚了一步。

    他母妃已经落了气,唇角流着黑红黑红的浓血,倒在榻边的地上。

    他手中的团扇跌落于地。

    后来,他父皇来了,太医来了,太医说,他母妃是死于服毒自尽,剧毒。

    再后来,他父皇让人将他母妃入殓、下葬、入皇陵。

    原则上,嫔妃殁,只要不是冷宫嫔妃,都会风光大葬,何况生前还是帝王的宠妃,就更加会厚葬。

    但是,他母妃全部从简。

    匆忙入殓、匆忙下葬、匆忙入皇陵,低调入殓、低调下葬、低调入皇陵。

    宫里的人都说,因为他母妃死于自尽,死得不光彩,传出去有损皇室名声,所以如此。

    只有他知道,不是。

    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因为入殓的时候,他就躲在白绫的后面。

    他看到了她母妃的遗容,他听到了两个负责入殓的女官的对话,在帮他母妃换寿衣时候的对话。

    两人甚至都失控惊呼。

    “啊,你看她的手臂!”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伤成这样?”

    “有旧伤有新伤,痂摞痂,是长期割腕吗?”

    “不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

    “太可怕了,这么多伤,不是一日所咬吧?”

    “肯定不是。”

    待入殓之后,棺椁盖上,两个女官离开,他才从白绫后出来,他用了好大力气才推开棺椁的盖子,他撩起她母妃寿衣的衣袖,便看到了那让两个女官吓得惊呼的胳膊,惨不忍睹的胳膊。

    两条胳膊都是。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大夏日的,大家都穿着九分袖子的衣裙,他母妃从来都是长袖,且还是那种一直长到手背的长袖。

    那一刻,他也终于明白,他在桌底下的那夜,他父皇写下密旨的那夜,他父皇对他母妃的伤害,并非不小心。

    且,伤害不仅仅只有那一次。

    那年,他十岁。

    自那以后,他在宫里再也没看到当日替他母妃入殓的那两个女官。

    也自那以后,他不再跟他父皇亲近,当然,他父皇也不再跟他这个儿子亲近。

    他父皇一直以为,他怨他、怪他,是因为人走茶凉,他没有给他母妃应有的风光大葬,也不再善待他这个儿子,其实,他父皇不知道,他怨恨的,怎是这些?

    后来,他开始钻研医书,他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下,是什么病,会让一个人像个畜生一样去咬另一个人。

    他在一本《心神隐晦及心神极端录》上找到了答案。

    夫妻床笫之欢时,一方的特殊癖好,以伤害另一方来达到心里和身体的满足。

    比如,欢爱时,有人会绑缚与之交合的另一方的手脚,有人会用绳鞭抽打,而他父皇,会咬人。

    他一直以为是这样的,直到遇到了身边的这个会读心术的女人,直到她告诉他,他父皇有夜游之症。

    他才觉得,夜游可能才是真正的原因。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