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弦音眉眼一弯,复又将小脑袋枕回到他的肩窝里面。

    男人的声音却还在继续:“所以,我喜欢的是你的人,跟你这幅皮囊无关。”

    弦音听得很开心,扭头在他的侧脸上落下一吻,嘻嘻笑道:“信你了。”

    男人自是很受用,展臂就揽了她。

    “卞惊寒,不用缩骨的感觉真好,虽然,在外人面前不能讲话,但是,还是很高兴,感觉做回了自己。”

    男人浅浅一笑。

    “我也很高兴,至少走在一起,不会让人觉得我们是父女,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弦音闻言,忍俊不禁。

    想起今日的事,又低低一叹:“只是,今日太险了。”

    她知道,他也是被逼到了绝境,才不得不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

    “没事,都过去了。”男人抬手,抚了抚她的发顶。

    这样也好,除了他们走在一起,他不再有那种带着女儿的罪恶感,外界对她的威胁也会少很多。

    小孩子,谁都想欺负一把,就连佩丫那种老实本分的人,都会觉得不甘,都会动了肖想。

    最重要的,再去对付那些知道她缩骨的人,他就不要顾忌那么多。

    比如秦羌,比如秦义,缩骨是秘密的时候,就是短柄,握在别人的手上,缩骨成了世人皆知的事,那就没有任何威胁的价值了。

    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弦音窝在卞惊寒的怀里都快要睡着了。

    惺惺松松睁开眼,“到了?”

    “嗯。”

    一起下了马车,弦音才赫然发现,他们到了一处墓地,到处都是坟墓。

    不对,不能叫墓地,因为每个陵墓修建得极其奢华的,且占地广袤。

    所以,皇陵?

    卞惊寒拉着她手带着她往前走。

    经过一处小房子前,房子里还有一人跑出来跟卞惊寒行礼:“三王爷。”

    卞惊寒扬手止了对方,然后带着她继续往前走。

    “方才那人是守陵的吗?”

    “嗯。”

    一直走到一处陵墓前停下。

    弦音看了看墓碑上的字,不知用的是什么体,龙飞凤舞的,她一个字都没认出来,不过,她心里已经大概猜出了是谁。

    果然,听到了边上的卞惊寒哑声唤了声:“母妃。”

    然后,便撩袍跪了下去。

    弦音赶紧也拂裙跪在他旁边。

    “儿臣今日前来,是特意带她来见母妃的。”

    卞惊寒转眸看向弦音,再次握了她的手,复又转眸看向墓碑。

    “她叫聂弦音,是儿臣爱的女人。”

    弦音呼吸一颤,这样的介绍让她猝不及防啊。

    心跳得好快,瞬间“扑通扑通”起来。

    “对了,儿臣做爹了,母妃做祖母了,是个女孩,小名叫思涵,大名煜泱,现在还太小了,等她稍微大点,儿臣会带她一起来见母妃。她,就是思涵的娘,是母妃的儿媳,父皇已经答应儿臣,让儿臣娶她了,娶她为妃,母妃,你也会祝福儿臣的对吗?”

    弦音浑身一震,愕然转眸。

    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皇帝已经答应他了?答应他娶她,娶她为妃?

    这怎么可能?

    “我......我一个下人......这样......”

    完全难以置信,弦音有些语无伦次。

    卞惊寒转眸看向她,“我跟父皇说,让冯老将军收你为义女,父皇同意了。”

    弦音怔了怔。

    所以,之前他进宫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所以,她就可以以将军之女的身份嫁给他做王妃是吗?

    弦音还是有些缓不过神来。

    见她愣愣看着他,他弯唇拍了拍她的手背:“放心,老将军会同意的,他跟将军夫人都膝下无儿无女,将军对你又甚是喜爱,只要我提出,他一定允,现在就只等他们夫妻二人游玩回来。”

    弦音摇摇头。

    她不是担心这个。

    她只是觉得难以相信,觉得蹊跷,老皇帝怎么可能会同意?

    出了今日这样的事,她甚至担心老皇帝会杀了她,他又怎么会同意这些?

    是卞惊寒跟他做了什么交易吗?

    蓦地想起方才出府前卞惊寒让管深准备马车时,她从管深眼里看到的那条心理。

    【咦,带着铜箱子入宫,怎么没将铜箱子带回来?】

    所以......

    她瞳孔一敛:“卞惊寒,你是不是将你的那个铜箱子给皇上了?”

    卞惊寒稍显意外,意外她怎么会知道,不过,旋即就明白了过来,定然是从管深的眼里看到的。

    便也不否定,点点头,“嗯。”

    弦音当即就激动了:“所以,你用那个跟皇上交换,换你娶我,给我名分?”

    “不行吗?”相较于她的激动,卞惊寒一脸平静。

    “那里面是什么?”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她刚到王府的时候,那个箱子是藏在鸢尾园的湖底的,因此,她的背上还挨了一刀。

    后来,他对她还几番试探,看她会不会将此箱子说出去。

    而且,他还明确告诉过她,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关乎他的命运的东西。

    再后来,就被藏于垂花石拱门的青砖里面。

    如此藏匿,如此在意,一定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就如他所说,关于他命运的东西。

    卞惊寒却是摇摇头:“不知道,我只负责保管箱子,钥匙在父皇那里,我打不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母妃当初告诉我,关键时候,可以用来换父皇恩典。”

    卞惊寒说得云淡风轻,撇开视线,看向前面的陵墓。

    弦音看着他的侧脸。

    自是不信。

    “你当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卞惊寒略略垂了眉眼,“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

    一张两年后废太子,立他为储的圣旨么。

    他知道。

    当然,并非他母妃告诉他的。

    他母妃的确只告诉他今日在龙吟宫里,他跟他父皇说的那些。

    他是自己看到了。

    这张圣旨还没被放进箱子之前,他就看到了,当年,他九岁。

    他也并非是有意偷看,而是无意中看到的。

    因为那日,他父皇写这张圣旨的那日,他,就在桌子底下,就在桌幔委地的桌子底下。

    十四年过去了,再想起来还像是昨日发生的事情一样。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