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卞惊寒回来的时候,弦音正在云随院的院子里帮下人们修理那个木质洗衣机,因为时间长了,木齿轮卡了。

    几个下人围在一旁,看得专注,其实,并非看弦音如何修的,而是在看弦音。

    真的是好美的女子。

    本就眉目倾城,又着一身特别显肤色显嫩的浅黄,让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这春日的阳光一样明媚照人。

    此刻的她又高挽袍袖,露出一大截洁白的皓腕,倾身伏在桶里捣鼓着,小脸上都是专注,额前的一缕碎发被清风吹得轻轻浮动,说不出的迷人。

    几人都看着她,自然就没有看到拾步走过来的卞惊寒。

    直到卞惊寒也倾身凑过去看弦音到底在弄什么的时候,大家才惊觉过来。

    连忙行礼:“王爷。”

    与此同时,弦音也蓦地感觉到有人逼近,猛一抬头,差点撞到卞惊寒脸上,所幸对方眼快,动作也快,当即直起腰身,才险险避开。

    见到是他,弦音眉眼一喜,刚想说“你回来了”,蓦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哑巴,连忙闭了嘴。

    见她欲言又止、紧急刹车的娇憨模样,卞惊寒弯了弯唇。

    伸手攥了她的腕,将她的衣袖放了下来,牵着她便走,“这种事情让工匠弄就好了。”

    弦音示意他自己可以弄好,却是被他直接无视掉了。

    转眸吩咐几个下人:“去找胡木匠过来看看。”

    **

    一入厢房,卞惊寒就将她拉入怀中,轻轻拥住。

    弦音一怔。

    隐约觉得他心中有事。

    也未抬头,就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沉稳的心跳,轻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进宫处理的事情不顺利?”

    “没有,很顺利。”卞惊寒缓缓将她放开。

    她抬头望进他的眼。

    这样的时候,她真的好希望自己对他也能用读心术。

    他亦看着她,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拉了她的手:“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弦音撇嘴,还神秘兮兮卖关子呢。

    两人并肩走在府中,引来不少下人驻足远望。

    郎才女貌、一对璧人,大概就是形容他们这样的吧?

    正在花圃中劳作的佩丫自是也在遥望之列。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个黄毛丫头,那个她一直觉得毛都没长全的小黄毛丫头,竟然是如此绝色。

    也难怪,难怪彩珠不是她的对手,素芳不是她的对手,府里所有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当初是她自不量力了,还以为都是下人,她至少比那小丫头更像个女人,她就有希望,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

    卞惊寒带着弦音朝府门口走,并吩咐管深准备马车。

    管深其实整个人还有些飘。

    特别是看到弦音的时候,他就有些连路都不会走了,本想装作若无其事,却不想还是同手同脚起来,听到身后的弦音“噗嗤”一笑,他甚至差点摔跤。

    他今日已经花了很长时间来消化、来接受这件事。

    聂弦音是吕言意,吕言意是绵绵,绵绵就是聂弦音。

    他想起了去午国时的种种,关于聂弦音的种种,关于吕言意的种种,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家王爷早就知道两人是同一人。

    只有他傻乎乎地,为聂弦音打抱不平、对吕言意仇视愤慨。

    所以,这个女人,不仅会读心,还会缩骨?

    太让人震惊,也太让人害怕了。

    **

    快到府门口的时候,碰到从外面回来的薛富。

    “王爷。”见到卞惊寒,薛富就快步迎了过来。

    “什么情况?”

    “听说禁卫在紫枫行宫里并未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知道里面有人住过,连屋顶瓦片都重新修葺过,不过,他们却在山下的一处密洞里发现了一担已经坏掉的食材,在那批食材里面,有一小包已经烂掉的荔枝,在大楚,这个季节是吃不到荔枝的,买也是买不到的,前段时间,南国使臣过来拜访皇上的时候,有给皇上带了一些过来,因为不多,当时,皇上就只赐了一些给正好进宫请安的六王爷,所以......六王爷此次是人证物证俱全。”

    卞惊寒听完,没有多少表情,只点点头,淡“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果然是老奸巨猾,江良这心思动得蛮快,手脚也快。

    示意薛富去忙,卞惊寒便带着弦音出了府。

    府门口守门的两个府卫见到弦音,全都一脸的难为情和尴尬。

    弦音没做声,却是将他们的心里尽收眼底。

    当日卞惊寒跟秦心柔大婚,她从火场逃出来,就是这两人将她当成了鬼,拿刀砍她将她赶走。

    其实,不怪他们,弦音想想,自己也觉得好笑。

    上了马车,弦音主动坐在了卞惊寒的旁边,并挽着他的胳膊,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

    马车徐徐走起来。

    “卞惊寒,问你个问题。”

    “嗯。”

    “你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这幅身子?”

    卞惊寒微微一怔,侧首看向她。

    “为何这样问?”

    弦音抿了抿唇,幽幽道:“因为这幅身子长得好看呀,脸美、身材美,哪儿哪儿都美。”

    卞惊寒将视线转过去,眸色微深。

    却是唇角一勾笑道:“有你这样大言不惭的吗?”

    “我是说正经的,你没看到,方才我随你出门,一路走过来,我看到所有人的心里都是这样,都是‘难怪王爷对这丫头如此上心,如此与众不同,原来,她是如此绝色佳人’,上午的时候,十一爷也是这样说的,所以,我在想,你喜欢我,是不是因为......”

    “聂弦音。”男人忽的出声将她的话打断。

    “嗯?”弦音一怔,将脑袋从他的肩膀上抬起来,转眸看向他。

    “你难道忘了,你是什么时候才让我看到你长成这样的?是在行宫的时候吧,我们因为假水痘住进明宫,那时,你才让我看到你干干净净的脸吧?而不是用胭脂将自己的半边脸和下巴都涂满了红斑,可就在这之前,我们已经确定了关系不是吗?”

    男人说得一本正经。

    弦音怔怔想了想,好像是如此。

    “所以,还有疑问吗?”男人问她。

    【继续翻页,下一更一起发的】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