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臣想保聂弦音一命,求父皇能饶过她,还有,儿臣想给她一个名分,毕竟她是儿臣女儿的母亲,儿臣不想自己的女儿因为出身被世人诟病,恳求父皇成全!”

    卞惊寒俯首一拜。

    皇帝睇着他,静默了片刻,才挑挑眉尖启唇:“朕有说过要杀她吗?”

    卞惊寒缓缓抬起头,微抿了薄唇,也不惧,将心里话实话实说了出来:“父皇是没说过要杀她,但是,父皇也没说过,不杀她,儿臣就想求父皇的不杀之恩。”

    他了解他的这个父亲,以聂弦音毫无背景的出身,一个下人、一个通房丫头的出身,他断然不会留她。

    而他一个帝王,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利,想要杀一个人,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留女杀母的事绝对做得出来。

    他不能赌,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聂弦音是这个男人夜游的幌子,这个男人就不会杀她上。

    聂弦音失踪了这么多月,他依旧帮他弄到了药,换句话说,在这个男人的眼里,聂弦音已失去非留不可的意义。

    他必须确保。

    “你且说说看,朕为何要杀她?”皇帝不徐不疾,又将问题抛给了他。

    卞惊寒眉目轻敛。

    因为她的出身,因为各种传言,因为你太信鬼神乱力,因为你杀人从来也不需要理由......

    对她不利的原因太多了。

    当然,他不会这么讲。

    “因为我们犯下的错误,儿臣今日说,儿臣女儿的亲娘已难产而死,实则她还活着,虽然儿臣并非有意欺骗父皇,儿臣只是有诸多顾忌,只是想保全,但是,欺君就是欺君,再有缘由、再迫不得已,也是欺君。”

    “还有聂弦音,她一直没有以真面目示人,长期缩骨,面圣的时候亦是,虽然,她并非刻意隐瞒,同样有不得已而必须如此的原因,但是,也同样是欺君。这些错误,儿臣和她都已经深深地意识到,所以,儿臣才进宫来求得父皇原谅。”

    卞惊寒说完,抬眸看向皇帝。

    皇帝并未立即回应,而是伸手端起桌上的茶盏,一手执盏,一手执盖,掀盖准备喝,发现茶已温吞,又将杯盏朝边上一放,唤:“单德子。”

    单德子见状,连忙上前,端了杯盏:“奴才这就去给皇上换一杯。”

    待单德子出了龙吟宫内殿,皇帝才徐徐开口:“所以,这就是你说的,过不去的坎儿,所以,你就拿这小铜箱来换?”

    “是!”卞惊寒颔首。

    皇帝点点头。

    又伸手指了指面前的铜箱:“可你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儿臣不知。”

    “不知就拿来换?”

    “儿臣虽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但是儿臣知道,一定是分量很重的东西,不然,母妃也不会同儿臣那样讲。”

    “看来你没明白朕的意思,朕的意思是,既然不知里面具体是什么,却又深知是分量极重的东西,你就这般轻易拿来交换?换句话说,如果,如果这里面装的东西,比你想交换的,更贵重百倍千倍,你还要拿来交换吗?”

    卞惊寒垂眸颔首:“是!”

    未做一分犹疑思索。

    “在儿臣看来,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儿臣活着、儿臣的女人活着、儿臣的女儿活着。”

    皇帝怔了怔,不意他如此回答,微微敛了眸光,唇瓣轻抿。

    一时未做声。

    沉默了片刻,皇帝坐起身,将手朝那个小铜箱上一搭,深深呼出一口气:“好,朕承诺对聂弦音不究、不杀,但是,以她的身份,朕没法让你给她名分,否则,于理不合,你一人带头,后面大家肯定有样学样,那岂不是要乱了礼法,没有尊卑贵贱之分?”

    “儿臣有一想法。”

    “讲!”

    **

    单德子端着新茶进来的时候,龙吟宫里只剩下皇帝一人了,卞惊寒已经离开。

    偷偷睨了睨皇帝脸色,他端着托盘躬身上前。

    他隐约觉得皇帝让他去换茶,有部分原因,也是想将他支开,他便故意在茶水间里等了半响,听小太监说卞惊寒已经离开了,他才进来。

    “皇上,请用。”

    将茶盏自托盘里端出,放在皇帝手边的桌上。

    皇帝回过神,将视线从铜箱子上移开,瞥了他一眼,“去将朕放龙扳的小木匣拿来。”

    单德子怔了怔,瞄了一眼皇帝右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心想,龙扳不是正戴在手上吗?取木匣作甚?

    也不敢妄自揣测,主子吩咐,他照做便是。

    去专门放饰件的抽屉里取了放龙扳的空匣子,拿回来交给皇帝。

    皇帝扬手,示意他退下。

    他颔首,躬身退了出去。

    单德子离开了内殿,皇帝才打开那个朱漆小木匣,拿掉里面的明黄垫布,再取掉木匣下方的一块垫板。

    夹层里一枚铜黄钥匙静陈。

    他将其捻起,拿在手上看了看,伸手将方才卞惊寒拿来的那个小铜箱朝自己面前一移,以匙开锁。

    大概是年数已久的缘故,铜锁有些锈掉,锁孔转动不是特别顺滑,但还是没费什么力气就打开了。

    取下锁,放置一边,他打开铜箱箱盖。

    箱子里面一枚卷轴映入眼帘。

    他伸手拿出,徐徐展开。

    卷轴的布帛因为时间太长的缘故显得有些褪色陈旧,但是,上面龙飞凤舞的字却是一字一字清清楚楚。

    其实也没有几个字,只有一句话。

    【大楚建隆十六年,废太子、立新储,新储为三子卞惊寒。】

    微微眯了眸子,他不禁想起当初写下此话时的情景。

    那时他刚登大宝,天下初定,面对朝中各方势力,皇位岌岌可危,皇后娘家势力,也就是当朝右相一族,成为了他当时最大的倚仗。

    没想到一晃,竟十四年过去了。

    所以,这样的东西,他那个儿子也不在乎是吗?也要拿来交换聂弦音那丫头一命和一名分是吗?

    可他那个儿子是否知道,就这一张布帛,就这一句话,就这一个承诺,当初他母妃是以怎样的代价才换来的?

    也好。

    如此也好。

    他拾起桌上的一个火折子,吹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