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两人都噤了声。

    卞惊安忽的又想起什么,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急道:“对了,那个女人不是哑巴,在行宫的时候,还跟我说过话,不信,可以问十一弟,当时,十一弟也碰到的.....”

    话没有说完就戛然顿住,因为说到此处的时候,他又绝望地意识到,卞惊澜也是卞惊寒的人。

    “父皇,反正儿臣是无辜的,儿臣......”

    “闭嘴!”皇帝再度沉声呵斥。

    卞惊安便没了声音。

    全场四寂,一个一个大气都不敢出。

    皇帝脸色黑沉,紧紧抿了唇,闭眼,鼻腔深深呼出一口气。

    “来人!”

    随驾的两带刀侍卫上前。

    “将六王爷带下去,带回宫,先关入天牢,听候发落!”

    卞惊安一听,吓得魂飞魄散:“父皇,儿臣冤枉,真的不是儿臣所为,儿臣是被人陷害的.......”

    皇帝沉声:“这件事朕会彻查清楚!”

    话落,再吩咐另外两个侍卫:“去,去紫枫行宫,看看什么情况!”

    两侍卫领命而去。

    卞惊安还在急急磕头:“请父皇明察,请父皇一定要明察......”

    皇帝皱眉扬袖:“带下去!”

    两个侍卫连挟带拖,将卞惊安带走,老远还能听到卞惊安声嘶力竭、鬼哭狼嚎的叫嚷喊冤声。

    一直到声音远去,彻底听不到了,皇帝才扬目看向场下众人,凌厉威严的目光在弦音身上略一盘旋,再瞥向卞惊寒和江良。

    全场雅雀无声。

    皇帝又垂眸沉默。

    神色莫测、情绪不明。

    好半响,双手一拍软椅的椅把起身:“时辰已过,今日的赏花会就到此为止吧,单德子,摆驾回宫!”

    众人一怔,就这样结束了?

    卞惊寒微微抿了唇,眸色微深。

    “是!”大太监单德子一甩拂尘上前,朗声唱喏:“皇上起驾回宫———”

    众人纷纷站起、离座行跪礼。

    “恭送皇上(父皇)!”

    皇帝拂袖转身,经过弦音身边时,脚步微微一顿,垂眸瞥了她一眼,继续拾步离开。

    一场大戏终于落下帷幕,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纷纷起身。

    江良看了看卞惊寒,见卞惊寒没理他,兀自拂着袍角上的灰尘,一副也没有打算理他的样子,便硬着头皮上前一步。

    “多谢三王爷保全小女。”

    卞惊寒这才眼梢轻掠,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道:“江侍郎莫要谢得太早,能否保全还未定不是吗?”

    江良一怔。

    这时,宾客们纷纷过来告辞,卞惊寒便又笑脸送客去了。

    江良站在那里反应了一下他的话。

    是说皇帝还在查这件事吗?

    其实有他这个证人在,卞惊安再翻案的可能性不大,毕竟皇帝也很清楚,他跟卞惊安的关系,更知道,他不是卞惊寒的人,应该不会帮卞惊寒作伪证。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既然还在查,万一卞惊安还有翻身的可能呢,一旦卞惊安翻身,他这种背叛之人,又岂会有好日子过?

    所以,必须再落实锤,将卞惊安的罪名彻底坐实,是吗?

    那得好好想想了。

    好在他了解那个沐辰将聂弦音囚禁的始末,也了解卞惊安的一切,要想做点文章,总能想到办法。

    所有宾客经过弦音的身边时,都会打量她一番,多看她几眼。

    韦蓉和江语倩两人甚至直接站在了她的面前。

    只不过,相对于其他宾客或欣赏、或艳羡、或好奇、或叹息的目光,唯有她们二人是气鼓鼓的。

    所不同的是,韦蓉气的是自己,自己的不甘、自己的嫉妒、自己为何没有这个女人的倾城之姿、自己以后跟卞惊寒的彻底没戏。

    而江语倩气的是,这个女人当初竟然骗她,没有跟她说实话,说自己无父无母、无家可归,叫聂双双。

    气归气,碍于双方都在边上,两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弦音反正是哑巴,也无需回应,只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含笑静静欣赏着她们眼中波涛汹涌的心里。

    两人盯了她好一会儿,双双被各自的父亲喊了离开。

    待宾客散去,十一跑过来,围着弦音转了几圈,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打量她。

    “哇,聂弦音,你能耐啊,人家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你这是大大隐啊,野也不知,市也不知,朝中众人亦不知,厉害!”

    十一边说,边朝她竖起大拇指。

    “难怪那日以为你被大火烧死了,三哥难过成那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跟父皇干起来了,后来还哭了,本王还在想呢,你一黄毛丫头,就算深得三哥喜爱,也不至于让三哥那样的男人,肝肠寸断成那样吧,就像是剜了他的心一样,原来,竟是个倾城色啊!”

    十一边说,边“啧啧”,依旧觉得惊奇得不得了。

    弦音弯唇,朝卞惊澜伸出手。

    卞惊澜怔了怔:“做什么?”

    弦音扬扬眉,示意他将手给她。

    卞惊澜反应过来,疑惑照做。

    弦音便摊开他的手掌,伸出右手食指的指尖在他的掌心一笔一划写了起来。

    【你不要将你三哥说得好像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一样。】

    卞惊澜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吧,何况三哥还是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卞惊澜边说,边还一瞬不瞬打量着她,就像个孩子一样,满眼新奇。

    “也难怪当初在行宫,六哥就差没将行宫翻个底儿朝天了,就是找不到你,啧啧,”忽的想起什么,“对了,你是真的不缩骨就不能说话吗?”

    方才他六哥说,在行宫时他们两人说过话的,他没有什么印象了。

    弦音将他的心里尽收眼底,安全第一,她还是点点头。

    再次以指尖在他掌心写道:【六王爷瞎说,我并没有说话,不然,我撞到十一爷,为何道歉都没道歉就跑了......】

    弦音还在写着,突然一只银色衣袖伸了过来,从两人的手下方往上一挥,“啪”的一声打在卞惊澜的手背上。

    卞惊澜吃痛“哎唷”一声。

    弦音亦是一怔。

    二人转眸,便看到面色不善的卞惊寒。

    伸手将弦音往自己边上一扯,卞惊寒冷眼瞥着卞惊澜:“做什么?”

    卞惊澜汗。

    “她不是不能说话吗?所以,就在我手上写给我看呀。”

    “你们有什么好说的?”卞惊寒面色不改,问。

    卞惊澜:“......”

    他是真的无语。

    他们怎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们也是朋友好吗?

    而且,他过来的时候,他可不在说话,是聂弦音在他手里写东西,是聂弦音跟他说好吗?他要将他们的两手打开,也应该是从上往下拍吧,聂弦音的手在上面,他的手摊开在下面,他竟然为了不让聂弦音受痛,特意从下面往上打他的手。

    聂弦音是血肉之躯,他也是血肉之躯,聂弦音会痛,他也会痛好吗?

    哪有这样重色轻弟的?

    “三哥,我怎么觉得,聂弦音不以真面目示人,长期缩骨,并不是因为不缩骨会哑,而是因为三哥不让呢。”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她不缩骨,三哥不放心啊,会觉得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敌人。”

    卞惊寒冷了他一眼,“你是吗?”

    “我当然不是。”

    “你难道不是男人之一?”卞惊寒说完,带着弦音就离开了。

    卞惊澜:“......”

    什么意思?

    说他不是男人?

    不是,这个男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呀,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反而用他的话将他给绕进去了。

    他问,你是吗?是敌人吗?

    他应该如何回答?

    说不是,那他就不是男人。

    说是,那他就是敌人。

    好绕!

    好晕!

    **

    回云随院的路上,见周边没人,弦音便忍不住开了口:“卞惊寒,你也太夸张了吧,我跟十一......”

    “以后不许在别的男人手心写字!”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卞惊寒打断。

    呃。

    弦音本想回他两句,看了看他,见他一脸正色,丝毫笑意都无,便抿了抿唇,没再接话。

    到了云随院的门口,卞惊寒停住脚,牵着她的手,转身面向她。

    “你先回,我进宫一趟。”

    弦音一怔。

    皇帝刚走,就要进宫?

    “是因为今日这件事吗?”

    虽然有惊无险,事情已经解决了,可她总觉得不放心、不踏实。

    “嗯,但是,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去跟父皇解释几句,方才人多,有些话不便讲。”

    弦音点点头。

    见他不想多说,她便也不多问。

    卞惊寒弯唇抬手,非常流畅自然地捏了捏她的脸,转身走了。

    弦音汗。

    她缩骨的时候,他喜欢捏她的脸就算了,她都是大人了,他还捏她的脸。

    心里却是甜蜜得紧,一层一层涟漪荡开,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花径中,她才拾步入了云随院。

    前院,管深正在吩咐下人们将摆着装饰的盆栽搬回花圃,一个转眸见卞惊寒健步而来,并唤他:“管深。”

    他连忙放了手中的活儿,迎过去,“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将那个小铜箱取来。”

    管深一愣,不知他这个时候要那做什么,“王爷这是......”

    “进宫面圣。”

    【本章三千字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